公共图书馆智慧学习空间系统架构探析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目 次 - 作者简介:廖波,E-mail: liaobo0202@126.com

廖波

遂宁市图书馆,四川 遂宁 629000

摘要: “互联网+”背景下,公共图书馆由传统图书馆发展为新形态的智慧图书馆,在空间再造过程中,服务方式和手段也在不断创新。文章概述了公共图书馆智慧学习空间的定位,提出了以读者为中心、一站式信息服务、社交休闲与学习研究融合、图书服务模式创新等系统架构目标。在此基础上,重点对智慧学习空间系统架构设计中实体层、虚拟层与支持层等 3 个层面进行了理论与实践上的探索,并探讨了各层面子系统的组成与配置。

关键词:图书馆;智慧学习空间;系统架构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8.03.013

中图分类号: G25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8)03-0051-04

Analysis on Intelligent Learning Space System Architecture of Public Libraries

LIAO Bo

(Library of Suining City, Suining 629000, China)

Abstract: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Internet +", public libraries are being developed from traditional libraries into new forms of smart libraries. In the course of space reengineering, service methods and means are constantly being innovated. This article gave an overview of the positioning of intelligent learning space of public libraries, and put forward the system architecture goals of reader-centered, one-stop information service, fusion of social leisure and learning and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of book service model. On this basis, the author mainly explored the three levels of the physical layer, the virtual layer and the support layer in the system architecture design of the intelligent learning space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 and discussed the composition and configuration of subsystems at all levels.

Key words: libraries; intelligent learning space; system architecture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全社会快速进入了数字信息时代。新技术引发的变革,不可避免冲击到了传统图书馆在文献资源信息交流传递的中介作用。为改变现状,从 2005 年起,我国图书馆界也开始了从数字移动图书馆到智慧(智能)图书馆的研究与实践。

传统图书馆原来拥有相对独立的书籍报刊借阅、公共电子阅览、咨询检索、自学自习等服务空间。随着服务需求的变化和增长,一些公共图书馆又陆续开辟第三空间,设置老年阅读区、听书区、数字体验区等。在新信息技术的集合下,图书馆各区块的系统管理软件、硬件配置、人员管理等的功

能界线逐渐模糊。新服务业态下,建筑与技术相融合,服务方式和手段得到创新升级。图书馆建筑体内部空间再造,融合或者说颠覆了各区块功能,呈现出为市民提供学习、交流和知识共享服务的一站

[1]

式数字虚拟和实体平台 。当下,我国公共图书馆有先行者已在网站链接学习中心模块,初步集合网上学习功能平台。在建筑实体共享学习空间再造中,深圳图书馆创建的经典阅读空间“南书房”项

[2]

目取得显著效益 。但就目前阶段,功能更复合的智慧学习空间( Intelligent Learning Space)建设在我国公共图书馆研究和业务实践中尚属新鲜事物。

1 智慧学习空间定位

20 世纪 90 年代初,美国的爱荷华大学图书馆

[1]

建立了“信息拱廊”服务模式 。随着时间的推

移,伴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以及互联网技术的大范围应用,“信息拱廊”逐渐演变为学习共享空间。与传统学习中心不同,智慧学习空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是“实体+系统”繁衍出的图书馆新服务业态,是基于信息技术发展,运用“互联网+”思维,整合既有资源,实现图书馆服务转型升级的结果。笔者认为,现阶段的智慧学习空间就是公共图书馆在“互联网+”背景下,在现有信息技术环境下,实现馆内外信息资源互联、检索、导航、咨询等体系建设无缝接入基础上,以用户泛在服务为中心,打造的灵活开放的个人或团体智慧学习物理环境。

2 智慧学习空间架构目标

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曾提出,到 2025 年,图书馆将成为知识中心、学习中心和交流中心。用一句话概括,图书馆不只是一栋建筑、一个机构,而是作为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助推器,图书馆与

[3]

社会各界之间的关联度将更为密切 。构建智慧学习空间,就是基于学习共享的理念,以读者为中心,构建协作学习和开放式资源获取环境,为读者提供一站式信息服务空间。同时注重服务,将图书馆建设成为学习研究休闲体验中心、当地知识中心、协同学习中心。

2.1 以读者为中心

印度图书馆学家阮冈纳赞提出,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图书馆需求的不断丰富和多样化,图书馆必须从读者和用户的角度考虑事业发展,“以人为本、服务第一”的思想是保证图书馆这个有机体不断保持旺盛生命

[4]74-75

力的思想灵魂 。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今天,读者对信息的获取方式有了较大变化,读者自身的信息需求日益旺盛。图书馆在发展中更需要从读者出发,注重支持交互式学习、协作研究,增强学习体验,促进读者信息素养提升。

2.2 一站式信息服务

图书馆最大的财富是资源,人们来图书馆的主要目的是查找和获取文献,图书馆业务工作大都与此有关。在新技术带动下,图书馆的功能不再是单纯罗列纸质文献或数字资源,等待读者检索使用[ 5],

而是要构建信息资源体系,将馆内、馆外及网上、网下的海量信息资源高度集成,建设能够全面感知、立体互联、共享协同、节能低碳、灵敏便捷、整合集群、无线泛在、个性互动的数字一站式服务

[6]

平台 。并且,读者也能利用联机公共目录查询系统( OPAC)检索,快速获取、发布及定制信息服务。目前而言,信息资源尤其是网络信息资源的整合,跨平台、跨库的资源共享,受制于信息资源网络建设的标准尚未统一。图书馆习惯于已有的格式,对其他领域的格式有排斥倾向,也不愿意采纳社会上通用的格式,导致图书馆的数据往往无法与社会数据共享。今后一段时间内,信息资源网络建设标准发展进度是制约公共图书馆向智慧图书馆升

[4]179-185

级的技术瓶颈 。

2.3 社交休闲与学习研究融合

公共图书馆具有很强的社会职能属性。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公共图书馆事业的社会职能也会有不同的侧重点。经济学家汤敏教授在评价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学习革命之间的关系时曾说:未来,酒吧还是酒吧么?咖啡厅还喝咖啡么?肯德基可不可以变成青少年学习交流中心?银行等待区域可以不可以变成新华书店[ 7]?毫无疑问,公益功能的图书馆也需复合化功能属性。智慧学习空间旨在自我求变,变中求新,将其赋予研究性质、学习属性、社交平台及休闲功能等社会职能,引导传统图书馆由被动静态功能向主动动态功能转变。

2.4 图书服务模式创新

重新定义的智慧学习空间再造,也是图书馆的一次服务革命。该项目的实施势必提升图书馆服务效能,催化传统图书馆业务内容与服务方式的创新,实现公共图书馆由学习中介机构向学习方式倡导者、学习项目策划者和学习活动的组织者、推动

[8]

者角色转变 。项目实施的结果,是达成图书馆服务效能绩效目标纸质文献使用量、服务咨询量、读者到馆率、数字资源利用率等指标量率齐升。

3 智慧学习空间架构设计

智慧学习空间是个宽泛复合的概念。探析架构设计,不但要考虑现有图书馆物理环境状况,还要充分考虑信息技术的融合发展,既要遵循现有公共图书馆基本服务项目,也要适应读者需求,在服务方式和机制上创新。架构设计中,实体空间不再简单的以服务功能区(物理环境)来区分,不再将信息技术作为辅助或提高服务效率来补充,而是将空间通过使用目的进行功能复合,在原有物理环境下,通过实体硬件软件和虚拟的技术系统综合保障,在相关人员、机制的支持下,架构全新的服务生态,满足公共图书馆服务空间的再造。在空间打

造中,我们将物理存在,包括建筑实体、图书报刊、IT(信息技术)设备等区划为实体层面;实体层面下,数字馆藏、智能管理等信息软件系统划归虚拟层面;二者之外,图书馆人员、经费、机制等构成智慧学习空间日常运行的保障,由此组成支撑层面。实体层、虚拟层、支撑层的划分,能清晰呈现智慧学习空间打造的内容、阶段与过程, 3 个层面相互有机融合,促成公共图书馆空间服务效能的大幅提升。

3.1 实体层

2011 年 10 月 18 日,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随即,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 2015- 2020年)》等配套政策,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加大了对公共文化领域的建设力度。截止“十二五”末

[9]

( 2015 年),县县有图书馆的目标基本实现 。公共图书馆物理环境(空间)已基本满足广大基层群众阅读需求。图书馆建好了,如何有效利用物理环境成为新的研究课题。笔者认为,新的信息技术条件下,图书馆物理环境的封闭协同、开放存取和智能硬件 3 个功能系统将被重新赋予新的内涵,图书馆亦演化为广泛互联、融合共享的信息平台。

3.1.1 封闭协同环境建设 智慧学习空间实体层架构中,首先要考虑设置功能相对独立,存在全部或部分物理阻隔的区间。这个空间区划中,拥有服务中心、创客空间(创新社区)、小组学习空间、动漫体验空间及学术报告厅、多媒体视听区、报告厅等功能模块(见表 1)。在功能设计上,封闭协同环境着力支持协同学习与小组研究。 闭的物理环境之间需要着重区划它们的服务特色、时间及主要服务对象,各组块相互协调配合、共同围绕目标齐心协力地运作,才能发挥出 1+1>2 的协同效应。

3.1.2 开放存取环境建设 与封闭协同环境相对应,智慧学习空间的开放存取环境重点在于支持个人学习行为。学习空间中设计数字悦读区,用开放式的空间、众多的数字资源与良好的环境交互营造学习氛围(见表 2);主题阅读区,具备报刊纸质阅读和分学科文献资源展列,通过不断丰富完善,逐渐形成全学科共享学习阅读区;个人学习区,为高端用户作为阶段性相对固定使用工作室;休闲区,承担文化沙龙、自由社交功能。 3.1.3 硬件 IT 及配置环境建设 在图书馆智慧学习空间再造中,应将先进的 IT 手段融入到图书馆的建设当中。整合智能语音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物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虚拟现实技术、大数据技术、智能家居技术等先进技术,分别从读者预约管理、人脸识别、OPAC、数字资源建设等角度建设相应模块,组合成智慧图书馆整体信息系统。在实体物理环境中,配置电脑硬件设备和专业类型软件,配备纸质文献信息资源满足不同需求,配上沙发、绿植、餐饮、软装等,建设功能齐全又温馨休闲的学习共享空间。

3.2 虚拟层

在网络环境下,图书馆将不囿于单指某个图书馆馆舍所构成的服务空间。现代化的图书馆,从网页(微博、微信)到进馆人流管理,从数字馆藏到网络获取,一个存在于实体馆之下的支撑或者说更智能的虚拟信息系统尤为重要(见表 3)。图书馆物理空间的智慧服务与虚拟层面空间的全面互联,可以达到资源高效整合、服务方便快捷、运转环保低碳,实现以人为本的智慧化服务和智慧化管理的

[10]

新型图书馆业态 。

3.3 支持层

空间、资源、网络等实体虚拟层面的环境建设

的目的是为读者提供更人性和舒适的阅读学习环境。而将实体物理环境与虚拟信息环境二者结合,服务于空间(同步共享服务)的人员是能实现智慧空间功能最大化的核心要素(见表 4)。随着社会发展和读者需求的不断变化,公共图书馆服务需要更灵活的机制相适应。科学合理的营运管理,创新的活动设计和组织,可以支持智慧学习空间保持活力,丰富服务内容,实现文献信息资源服务升级。 4 小结

智慧学习空间的构造将是图书馆创新发展、转型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新实践。公共图书馆智慧学习空间的架构涉及硬件与软件的融合,及现代图书馆管理和服务理念的转变。随着新技术不断引入到公共图书馆建设之中,图书馆实体层+虚拟层+支 持层的设计构想实践变得可能。公共图书馆搭建的智慧学习空间,将用创新的服务模式和良好的用户体验,实现广大读者泛在阅读学习研究工作的梦想,也将有利于将图书馆建设成当地的科研资源中心、文献信息中心、自主学习中心和学术支持中心,引导市民利用图书馆进行全民阅读和终身学习,彰显互联网时代下公共图书馆的存在和价值。参考文献

[1] 张欣.慕课时代我国公共图书馆学习中心发展研究[J].河南图书馆学 刊,2015,35(6):118-120. [2]张岩.从经典阅读到返本开新的文化建设——以深圳图书馆“南书房”经典阅读空间为例[J].图书馆论坛,2016(1):61-66. [3] 新华网.2025年,图书馆“长”什么样吴建中在中国图书馆学会2015 年会上的演讲 [EB/OL].(2016-01-23)[2017-12-17].http:// www.xinhuanet.com/local/2016-01/23/c_128658954.htm. [4]吴慰慈.图书馆学概论(修订二版)[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8. [5]刘金玲,强菁.论现代数字图书馆学习中心的构建[J].图书馆界, 2013(5):14-16. [6] 陈兴凤.“智慧校园”平台下的高校图书馆智慧化发展研究——以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为例[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7(1):130133. [7] 汤敏.利用网络,把优质教育资源送到乡村学校[J].留学生,2014(3): 21. [8] 奚惠娟.美国公共图书馆学习中心形态、功能与启示[J].图书馆学研究,2013(2):47-50. [9] 申晓娟.国家图书馆“十三五”发展规划概要[J].数字图书馆论坛, 2016(11):2-11. [10]邱圣晖.试论智慧城市背景下智慧图书馆建设[J].图书馆界, 2016(2):1-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