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出大唐开国11位重臣的山村老师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隋朝仁寿四年 (公元年), 二十岁的秀才王通向隋文帝呈上了自己的《太平十二策》,文中“尊王道,推霸略,稽古验今,运天下于指掌”的豪言,不但当场惊了朝堂,甚至二十三年后,也惊了刚坐稳龙椅的唐太宗李世民。大唐的贞观之治,就是从这篇天才政论开始。但放在此时隋文帝的朝堂上, 却是恶评扑天而来。一群隋朝的勋贵重臣们,听完就是集体愤怒:你忽悠皇帝搞“王道霸业”,那我们这些贵族往哪摆? 立刻群起声讨,唾沫星子瞬间就把王通淹在长安城。

哀叹过后的王通回到家乡,先埋头做了近十年学问,然后在家乡河东郡龙门县通化镇 (今山西万荣县通化镇)白溪河边开课收徒。 不出几年光景,这位多年前几乎被骂出长安城的落魄书生,教书竟教出了大业绩—— —他的“河汾之学”已然是隋朝金字招牌,在黄河汾河之间,遍地都是门下弟子,总数竟高达上千人。一个名号更是震动北方———王孔子!

被敬为“王孔子”的王通,在教书育人方面, 与孔子确有特别像的一条:孔 子的弟子们,编纂了记录孔子与弟子各种对答的《论语》。王通的弟子们,也编纂了一部记录王通与弟子们对话的 “教学笔记”:《中说》。正是这部极像《论语》的特殊读物,记录了王通突破前人的一大理念:知之者不如行之者,行之者不如安之者。 他认为,前代儒家追求的文章辩论, 其实都是空谈误国,最重要的却是“行”,只有学以致用的学问,才是学习应有的追求。

近一千年后, 王通的这一思想,也深深震撼了另一智者王阳明,终于在贵州龙场的暗夜里,演变成一句震撼东亚至今的格言:知行合一。

那什么才是王通追求的实际学问?在王通看来,最核心的就是“贯乎道”,他的课程不止讲诗词文章,甚至更讲科学数学,他把所谓的“竹林七贤”踩在脚下痛批,告诉学生们华而不实的学问给国家带来的灾难。他更大赞东汉张衡的《灵宪》,赞叹地动仪“好奇多艰苦”的辉煌! 独一号的思想,叫每个慕名求学的青年,高呼耳目一新,造就了后来唐朝 诸多实干英才。

在王通心中,学生之于他,甚至超越了亲人。 他的得意弟子董常去世时,王通连续多日痛哭不止,有朋友看不下去劝慰道:“就算亲人去世,你也不至于哭成如此吧!”王通悲痛回答说:“我的学生,在我心里不止是学生,更是志同道合的同道。”

在记录了他人生最后言行的典籍《天地》中,生命弥留时的王通,更给几位已经满师离开的弟子们,满怀深情的评价:魏征是“处贫贱而不慑”,李靖是“惠武而勇断”, 房玄龄是 “志精而用密”。 甚至就是 617 年,这个天下依然大乱的年月,他不但已经坚信,一个统一强大的盛世终会到来。 他更相信,这些被他倾注心血的学生们,更将“不减卿相”。这是一个欣慰的老师,对于被他视作“同道”的学生们,最后的祝愿。

而在王通离去的背影里,轰轰烈烈的唐朝开国战场上,那些曾经在白溪河畔与王通笑语欢声的学生们,开始了建功立业的辉煌人生。 以《文中子中说》里的记载,唐朝贞观年间 11 位文武重臣,包括名相房玄龄、杜如晦,浴血突厥的名将李靖等人, 都是曾在王通门下,虔诚苦学的弟子。

(摘自微信公众号“我们爱历史”)

经考证,中国水平最高的地震文章或许不是出自科学家之手,而是出自康熙皇帝。

顺治康熙两朝, 发生过次 8 级以上地震,1679 年的三河—平谷地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发生在首都区域内的 8 级地震, 当时死亡万人,故宫被损。 随后康熙皇帝采取了一系列应对和赈灾措施。

当时,西方的天文、数理等科学知识逐渐传入,任钦天监监务的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南怀仁曾向康熙教授过西方科学,康熙又查阅了大量历史文献,阅览了名家学者的地震观点,形成了一套自己对地震的看法。他从科学的角度对大地震做出解释,否定了“天人感应”, 坚决反对有人利用“天人感应” 的邪说破坏社会稳定,还研读了一些国外学者的“气动说”,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地震理论。

在康熙去世前的一年,他写出了具有新思想的科学文章《地震》,很多观点与现代地震学符合。

比如, 具有了震中的意识:“适当其始发处,甚至落瓦倒垣,裂地败宇。 而方幅之内,递以近远而差。”察觉到了震源和波动作用:“其发始于一处,旁及四隅。 凡在东西南北者,皆知其所自也。”解释了地下水的变化:“至于涌泉溢水, 此皆地中所有,随此气而出耳。”发现了震源深浅会有不同影响:“深则震虽微,而所及者广;浅则震虽大,而所及者近。 广者千里而遥,近者百十里而止。”等等。(摘自《解放日报 雷册渊/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