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组织上正在考察我和耿副局长两个副职,会从中提拔一个人,安排到另一个单位当“一把手”。我和耿副局长可谓旗鼓相当,各方面条件都不相上下。

我心里没底,有些烦乱,周末独自开车到野外钓鱼散心。 没想到,竟在离湖边不远的那套房子前遇到了局长。 局长正从院门里出来,我吃惊不小,赶紧打招呼: “陈局,好巧啊,在这碰见。”局长看了我一眼,面带微笑,“您是?”我呆立当场, 局长居然装作不认识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让我无意中撞见了不该撞见的事情,这房子是局长的秘密据点?

“来钓鱼的是吧? 这边风景不错,可以逛逛。”局长表情淡淡的,转身走了。

我动了动嘴, 也不知说什么好,只得讪讪离去。 回程路上,我

纯心情低落, 这次偶然撞破局长的秘密,前途可以画上休止符了。

当晚,我辗转难眠。“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也许主动出击还有一线希望。”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了偷拍局长的行动。 每到周末,我就乔装打扮跑到那个小山村,占据有利位置,用网购的设备瞄准局长的住房。 我相信只要坚持守候,一定能拍到有价值的东西。 掌握了局长的把柄,这次提拔就十拿九稳。

但我很快失望了。 那栋房子里并没有年轻漂亮的女人进出, 也没见其他可疑人员, 只有局长的老伴顶着花白头发和局长出双入对。 老夫老妻一起担水、浇地、照料菜园,生火做饭过农家日子,我的算盘打错了。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 一天黄昏时分,我惊讶地发现,耿副局长也来湖边钓鱼了。 他把车停在湖边,然后就拎着渔具四处溜达,路过局长门前。 局长刚好从里面出来,和他打了个照面。

镜头里, 耿副局长对局长视而不见,就像偶遇陌生人一般很自然地和局长擦身而过。 这老耿的确比我聪明,我这也算输得明白。

没想到,两个星期后,我被确定为提拔对象, 组织上找我谈话, 很快就公示了。

这天,局长找我谈话,诚恳地说:“小吕啊,这次我推荐了你。 其实之前在你和小耿之间我一直犹豫不定。 你在乡下见到我,上来就和我打招呼,说明你心地单纯,这很好也很难得。 我当时装作不认识你有两层意思,一是想看看你的反应,二是示意你不必告诉别人, 你知道我为人一向低调。” “那耿副局长……” “小耿啊, 没过多久他也在湖边遇到我了。 当时我们面对面错身而过,他却假装不认识我。 呵呵,我心里明白,他想多啦。 其实想得太多太复杂不是好事,为人处事,还是单纯一些的好。” “可我,我……”局长拍拍我的肩膀,“行啦,谦虚的话就别说了。 在新单位好好干,我们需要思想单纯的干部。”

(摘自《检察日报》 薛北平/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