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场隐语藏贪腐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古代中国官场好比庙堂, 庙堂语言原本以雅致为主。 不过,当官场贪贿成风, 且贪官又不愿轻易让外人知晓自己的秽行时, 隐语随之在庙堂流行开来。

譬如在明朝官场 大多将官员因贪污而失去操守称为“放手松”。 这个“松”字,繁体当作“鬆”,而非“松树”之“松”,有“鬆手”、“鬆开”之意。 这个隐语的出典在《后汉书》,书中有“残吏放手”之说,显指贪纵为非之人。

此外, 当时还称钱财入手为 “咬手”,其意是说官员贪慕钱财,犹如蛇狗之咬手,不肯放脱。

明末崇祯年间, 崇祯帝惩治贪赃甚严, 于是官场行贿就不得不借助于隐语。 如当时浙江仙居县知县与掌管官吏考核选拔的吏部官员熊文举是同乡,曾派两位精干的仆人入京,谋求升迁。 他在给熊文举的禀帖中,有下面一段话:“所送尊翁宅者,乃王者兴必有名 世之数也。”这显然是隐语 意思是说我已将五百两银子送到你父亲的宅中。 这则隐语的出典为《孟子》,书中有“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之说 不过是将“五百”数字隐去而已。

这种现象同样存在于清朝末年的官场。如吴趼人所著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记载一位官员为了求人办事,送上一千两银子的银票,再附上一信,信中云: “附呈千金,作为打点之费。 尊处再当措谢。 今午到关奉谒,乞少候。 云泥两隐。”

上面所谓的“云泥两隐”,原意是说云在天上,泥在地下,两者的地位相差得很远。 此处以云指收信之人,泥指写信人自己。 两隐,指把收信人和写信人的姓名都隐去不写出来, 只有两人各自心里明白。 这是因为信的内容有关碍,恐怕一泄露出去,引起麻烦,所以就用这隐名的方法。

(摘自《廉政瞭望》陈宝良/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