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成代理原则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Front Page -

则”。 如按照代理公司意见,企业要通过降低原材料采购标准、 偷税漏税等手段降低成本。 后来,这款药品放弃了走招标采购的临床处方用药市场,而是转向农村、乡镇私人诊所、民营医院等无需招标采购的市场。

2017 年初,《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

下简称《意见》)明确要求实行“两票制”, 也就是说以后药品流通环节只认两道发票: 从药企到配送公司开一张票, 医药公司把药给医院再开一张票。如此一来,代理公司腾挪之术就难以施展了?

“两票制可以解决部分问题, 因为倒票必须要多开一票。”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说,“两票制”意味着回扣也要体现在药企一次性开出的发票中,否则回扣无法进入药品价格成本。

然而,江西南昌一家药企销售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两票制”的前提是每个药品消费者买药后都索取发票,否则非处方药、社会药房、农村药品市场的发票 将成为代理公司“洗票”的新目标。解“扣”:管住“一支笔”,撑起一片天

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人们都已经认识到,只有让医院、医生都拒绝回扣, 才能消除回扣药。那么医生和医院怎样才能放弃回扣呢?

2004 年, 重庆市渝北区卫生局针对药品回扣提出“统收统支”,要求经销商把部分药品利润, 也就是作为回扣给医生的“市场开拓资金”,公开让利给医院,医院降低药价,给患者让利。这是地方以“明扣”破解“暗扣”的较早尝试。

“暗扣”变“明扣”实际上是把回扣这种非法贿赂变成合法利润,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药价。一名基层医院负责人表示,医院将这笔收入纳入本单位的绩效考核, 有利于管住医生手中开药的“一支笔”。

“只有医生收受药品回扣和医院的利益相冲突时,医院才会真正花力气去管。”牛正乾认为,取消药品加成,降低了医院卖高价药创收的动机。而《意见》中“将药品耗材、 检查化验等由医疗机构收入变为成本”的规定,则把医生收受药品回扣行为摆到了医院的对立面。在这一情况下,医生再拿药品回扣,相当于在挤压医院的利益空间。

专家表示,管住医生的笔容易,而让医生自觉不开回扣药,则有赖于给予医生一个体面的收入,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

(摘自《半月谈 年第 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