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扫除“杂音”之举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大众语丝 -

“宿舍挤 30 多名学生,家长网上抱怨,学生被开除”的消息,将河北曲阳实验学校的名头,送上了百度热搜。 据报道,该校一向非常注意管控微信群中的家长言论,家长“王丽”在微信群里抱怨“30 多个学生住一个宿舍,住宿条件太差”,开学就被通知孩子不必再来上学了;家长“范楠”在微信群里说了一句“群里有学校的奸细”,第二天孩子就被开除了。 据记者统计,同期有 4名学生被开除, 其共同特征, 就是他们的家长都曾在微信群发过学校的 “负时论台 面信息”。

如此大刀阔斧扫除“杂音”之举十分荒唐,“30 多个学生住一个宿舍”,该不该批评? 既有巨大消防隐患又显然影响孩子身心健康, 正常人都会反对。 家长在家校微信群里提意见,合不合适?家校共育基本方式就是“意见———回馈”机制,这是沟通群存在的原因。 不让家长在群里提意见, 是指望听家长齐唱学校校歌串烧吗?

此事真正值得掂量的地方在于,一个教育机构,一所学校,遇到意见, 首先不是想到以沟通的方式解决问题, 而是迅速使用自己能够使用的最大权力予以“消灭”,完全 与常理常情相违。 将社会治理语境下的意见视为媒介管理语境下的“负面信息”,这个逻辑怎么产生的?一旦有孩子提出意见, 就以剥夺其教育权利的方式予以“惩罚”,这种权在于我、理就在我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将合理监督异化为 “别有用心”的思路,时间长了,很可能会导致正常矛盾解决机制的麻醉和钝化;将每一个意见都视作影响形象的不安定因素,并予以雷霆重击的惯性,反而容易带来整个机构形象的崩盘。

表弟喜得贵子后,把他远在乡下的母亲接来城里照顾孩子。 可舅妈却一百个不愿意, 侍候完她儿媳的月子便嚷嚷着要回家。表弟很生气,觉得母亲帮忙带孩子是天经地义,跟我投诉说她母亲没有责任感,只想着回家。 他说,不就是几十年跟我爸没有分开过,想他了吗?那么老了还有啥好想的? 他说他早就计划好了, 父母的晚年应该是这样的: 父亲在农村种些蔬菜,养些鸡鸭,闲时和邻居唠唠家常,打打小牌,母亲在城里帮他照顾孩子,闲时看看电视,锻炼身体。 双休日,他会带着母亲开车回家看望父亲,也顺便取点农副产品回来,在他看来,他这计划可是完美到极点,可倔强的母亲,偏偏不按照他的计划方向走。

我和表弟去了他家。 刚好舅妈正在收拾行李,看得出,老人虽然说等找到月嫂了再走,但回家的心情却极度迫切。 我当着表弟的面,问舅妈:“您为什么那么想走呢? 是不是这里生活不习惯? 要是他们哪里做得不好,我要求他们改。”舅妈马上回答道: “他们都做得很好。 都是孝顺的孩子,本来嘛,带孙子我有义务,但我怕带太久了,我对孙子有了感情,更加舍不得,我还是想回到乡下去,和老伴相依为命过日子。 农村空气好, 适合我们,再说,他爸有好多病,需要我照顾。以后我们种点菜,在农村不要多少花销,我们的晚年,我们自己安排。”

表弟听后,知道了舅妈的心思,也明白老人的晚年子女没有权利安排,便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 他决定让母亲回家,和父亲团圆去。

是的,我们不能用我们的意志,绑架父母的晚年,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 好不容易等到老了, 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了,就让他们歇一歇,按照他们的想法快乐地活一活。 他们有权利选择带孙和不带孙,更有权利选择跟谁一起过晚年,让父母晚年快乐,那是我们做子女的责任。 (摘自《经典杂文》 刘德凤/文)

麦弗逊品网商城优选品切切的帮助广特举办秋季特见此通知原价的美国原装糖, 立即参与一年的优惠套仅限 7 天, 活恢复原价!

有所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