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正:一生讲述中国故事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人物春秋 -

日前,《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赵启正新闻传播案例》一书正式出版发行。 赵启正原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上海市副市长兼浦东新区管委会主任,他被誉为“中国的形象大使”。 “我赶上了一个改革开放的大时代,是潮流把我冲进了这个领域。”新书发布会现场,赵启正如是说。

从浦东开始外宣之路20 世纪 90 年代, 根据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形势, 党中央、国务院做出浦东开发的重大战略决策,赵启正担纲浦东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

似乎从一开始,沟通和“说明”就成为赵启正的“天降大任”。

这一启发,来自于 1993 年某天的上海。 那天,赵启正会见了一家美国航空公司的总裁。 总裁问他: “从这里去浦东,是乘飞机,还是走高速公路?”看似不经意的问题,一下提醒了赵启正,黄浦江对岸的浦东, 在多数人脑子里还是陌生的,该如何提升浦东的 “存在感”? 此后,赵启正不断地接待媒体,不厌其烦地讲述浦东开发的态势和政策。他的最高纪录是一天会见了 11批外宾,外国媒体因而称他为:“浦东赵”。 许多外国元首也成为了赵启正的老朋友。

1991 年 12 月 22 日,“巴解”组

我经历过很多国际谈判,包括与 50 多个国家的投资保护协定的谈判以及中美知识产权的谈判。

国际谈判表面很风光,但实际上非常艰辛, 大家都是抱着捍卫国家利益的心情去谈判的。1989 年,我第一次就中美知识产权到华盛顿谈判, 这是和美国贸易代表就关于特殊的301 条款进行交涉。

谈判期间,我和同事们都是在华盛顿塔下进行讨论的。我们为什么在谈判期间到华盛顿塔下面?因为在国际谈判中,大家都忌讳被对方窃听自己的谈判计划和策略。美国代表当年到我们的钓鱼台国宾馆, 我们给他们准备了 10 号会议楼,让他们写草案。他们不用,宁愿大冬天在池塘边研究他们的方案。我们也学他们, 我们也要保密,所以我们每次讨论都是在外边。

现在中美贸易关系遇到了困难,我想告诉大家,我亲身经历的中美知识产权的谈判,中间就有三次贸易报复、反报复。

1991 年我和吴仪部长(吴仪时任对外经济贸易部副部长)去美国谈判,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 织领导人阿拉法特乘专机飞往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赶去参加独联体国家领导人的一个会议。 途中在上海加油, 不巧碰上大雾,不能起飞。 阿拉法特十分生气,要求以革命的名义起飞, 谁都劝不了他。

结果,彼时还分管上海市外事工作的赵启正去机场跟他谈。 赵启正回忆, 当时他说:“阿拉法特同志,您不能起飞。”阿拉法特问,为什么不能?赵启正说:“因为您是我们的同志! ”

这句话感动了阿拉法特,他同意不起飞,但条件是,赵启正得陪他聊天,直到飞机起飞为止。 这一聊,就是七个小时。 赵启正则在这个非正式场合,给阿拉法特讲述了浦东开发的意义和前景。 两人相谈甚欢。 最后,阿拉法特挽着赵启正,在机场草坪上边走边谈。

赵启正当年一直对浦东的干

分:我们公布了《专利法》《版权法》《商标法》, 而且还参加了专利保护的公约、马德里协定、伯尔尼公约等。美国是在《版权法》公布 20 年以后,才加入伯尔尼公约的。 我们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加这个公约,说明我们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态度和力度是国际一流的。

但是我们去美国和美国代表团谈判的时候, 他们非常霸道,在谈判桌上十分尖刻。他们对吴仪部长说“我们是在跟‘小偷’谈判”,对我们的民族自尊心造成了极大伤害。 吴仪部长说:“我们是在跟强盗谈判!”中国代表团立即起身离开谈判桌。这次谈判,我们还没有谈几个方案,美国代表就把谈判大门关上了。 既然他们已经送客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没有握手就走了。

回到代表团后,许多代表团成员都哭了。 吴仪同志决定:立即回北京。 可是机票一时订不上,公务舱根本没有。吴仪同志说:不行,一分钟都不等,马上就走。 我们到机场等到了经济舱的座位,就飞回北京。 到了北京以后,立即就去国务院汇报。

1995 年,中美知识产权谈判终于达成协议,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我后来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多次见过基辛格,他认为中美知识产权谈判的成功,对整个中美关系非常有利。

(摘自《解放日报》) 部说,“我们出国未必能见到那些国家的总统、总理与部长,但他们来上海了,我们就有较长一段时间跟他们交流。 (一定)要介绍浦东。”

连赵启正自己也没想到,后来他竟然会走上专业的外宣道路。1998 年 1 月,赵启正获任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并于 3 个月后被“扶正”。“解疑释惑,这是我的职责” 2009 年 3 月,赵启正被确定为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成了一名“新闻官”,开启了“向世界说明中国”的时代。

2010 年 3 月 2 日 15 时, 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赵启正面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的提问时回答:

“中国民间有个谚语,‘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为什么放弃? 好马要吃好草,所以回头的马是聪明马。 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继续为外商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保护其合法利益。 ”“回头的马是聪明马”一时成为流行语。

2012 年 3 月 2 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现在中国已经有 1.85亿老年人,未富先老也给中国养老体系带来很大冲击。 请问发言人,全国政协对此有什么建议?”

赵启正笑答:“你提出的这个问题与我本人密切相关,因为我是合格的老年人,我得好好回答。”

“合格的老年人” 来回答中国养老问题,令人倍感亲切和信赖。

这种沟通的技巧引来海内外 广泛称赞, 也引来一些记者的疑问:“您会给记者布置问题吗?”

赵启正对此坦诚相告:“我们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住在郊区,连续作战, 尽可能充分地进行准备。工作团队事先从各媒体和各部委调研了解到近千个热点问题,从中归纳分析,对筛选出的最可能被问到的几十种问题进行梳理。”

赵启正也深知,不存在问不倒的发言人,他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请你告诉你们的驻京记者,要问我问题……越是敏感的问题,越是有回答的必要。 因为这说明大家在这方面误会越多。解疑释惑,这是我的职责。”

“要拿出原生态苹果”努力推动我国的新闻发布制度改革,是赵启正担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时的一项重任。“我们用很大的精力培训了中国的新闻发言人,鼓励他们改变讲故事的风格,少用艰深词汇,少用宣传口吻,而要讲朴素真实的故事。”

印度总统拉马斯瓦米 1991 年访问上海时, 赵启正陪同他参观。在一个成功脱贫的乡里,乡长通过GDP、人均收入等一系列数字讲农民生活变化, 总统听了不甚了然。随即访问农民家庭时, 总统问农妇:“为什么儿子和儿媳妇的房间比你们的大?”农妇说:“因为儿媳妇是我们的第一客人,必须好好待她。”在爽朗的笑声中,印度总统感知了中国妇女的地位, 满意而去。赵启正后来多次讲起这个故事。 他把中国故事比作 “苹果”:“最好拿出原生态的苹果,不要把丰富多彩的故事,变成单调的数字。”

站在中国改革开放 40 周年的时间节点上, 赵启正回望来时路,对自己的评价只有一句话:“我只是顺应时代召唤,在每个岗位都从头做起好好学习,并且做适当改革的人……”

(摘自《世纪》 沈惠民/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