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龟子”这样培养女儿的财商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教育园地 -

近日,记者采访了央视著名少儿节目主持人“金龟子”刘纯燕,她就如何培养女儿财商分享了几个小故事。

在我们家, 讨论的氛围特别浓, 在一些事情上该怎么花钱,我们从来没有避开女儿。 比如我们买房子的时候, 虽然那会她还很小,但她有自己的观点和选择,我们都让她参与。

有一次,我带女儿到市场买东西,她看见一支笔就问我,“妈妈这支笔多少钱,挺好看的,你给我来十支吧。”我说 2 块钱一支,但你要那么多干吗? 她说有同学要,我进点货。

我就问她怎么卖? 她说这个笔很漂亮,我 4 块钱一支卖给同学,一 支可以赚 2 块钱。

我一想, 这也是她理财的一个过程,于是我支持她这样做,但不是让她去赚同学的钱。 后来买了笔的同学,我都让女儿送礼物给他们,因为小的时候你不能让孩子有赚别人钱、占人家便宜的嫌疑。

女儿上初一时, 她会做手工饼干,就想做点“小生意”。

我说娃娃,你做的这个饼干,除了味道要好,包装得要精致,你卖给别人的东西一定要让购买者感觉你是很用心做的。

我从网上订了小的包装袋,又给她买一个小篮子, 给人家拿货什么的。我说你还要给自己的饼干起一个名字,她说叫“王娃娃手工饼干”。

另外,女儿小的时候,我在剧组 拍节目时都会带着她。 让她感受到爸爸妈妈是在社会当中很努力工作、很用心跟朋友在一起、是热爱生活的人。

在这个过程当中她也能体会到妈妈挣钱不易, 会跟我说要好好学习。

家庭中,我们的关系很和谐,当然也不是刻意要营造跟爸爸特别美好的气氛, 但是我一直坚持这样的原则,就是在家中爸爸就做好爸爸,妈妈就做好妈妈, 孩子做好孩子。

(摘自《现代教育》)

开学在即, 家长送还是自己去, 是不少准大学生十分关心甚至发愁的问题。 那些不想让家长送的孩子,有的是“想独立”,有的是怕别人以为自己 “不够独立”。 报到入学,成为正式的大学生, 被很多孩子视为一种精神上的成人礼, 诚然是 “开始学着独立”的好时机,但应该先理清一个问题:什么是独立?

细分开来, 独立可以分为经济独立、精神独立、生活自理的独立等等。 大学生就不谈经济独立了;一个人背井离乡赴学报到,确实能体现至少在生活自理等方面的独立,但那些家长陪伴报到的新生,除非是任由家长搬行李、排队、东奔西跑,自己当“甩手掌柜”的,也很难判断他们就“不够独立”。

一些家长与高校少有交集,借着送孩子入学的机会看一看,一边感受氛围一边权当旅游,是十分自豪而珍贵的体验。特别是学校离家远的,家长也想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后在家思念孩子的时候,便有更真实贴近的背景。一些孩子给送学的家长当“导游”,借互联网 App 的便利运筹帷幄、妥帖安排,让家长无须多操心, 他们难道不够独立?

家长关心孩子不等于就要包办一切,孩子开始学着独立,也不等于就要刻意拉开距离。一个准大学生是否初步具备一定的独立性, 不是看他是否有家长陪着报到, 更多是看他能否设身处地为家长着想, 理解并体谅家长的心愿和能力,并在遇到问题和困难时尽量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推给家长。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走上社会之后———有的年轻人以“独立”为目的刻意远离父母, 却一有麻烦就向父母求助, 还有的人与父母分开住, 却定期把脏衣服拿去给父母洗……距离有了,“独立”在哪里?

说起来,那种以“独立”为名鼓励年轻人远走他乡的劝导,不但容易偏离“独立”的本质,有时也会给人带来遗憾。 志在四方固然豪情万丈,但背井离乡应当是为人生打拼的代价,而非目的。

(摘自 《北京青年报》 吴青云/文)

“金龟子”母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