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著名的三大兽孩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探索发现 -

猴孩1991 年, 一位名叫米利·西巴的乌干达村民在比平常更远的地区寻找木柴时竟意外地看到一个小男孩被一群猴子包围在中心,并与猴子一起开心地玩耍。随后她立即呼叫村民前来帮助,并将这个猴孩逼困在一棵树上,最终被带回村子中。 村民们发现这个孩子由于一直四肢行走, 膝盖被磨得发白,指甲又长又弯,明显不是普通在家中长大的孩子。 随后一位村民认出了这个猴孩,原来他叫约翰·西邦亚,最后一次看到他是 1988 年,当时他的父亲杀死了他的母亲并从此失踪, 而年仅两三岁的西邦亚也在村子里消失了。后来的三年里,西邦亚一直在野外流浪, 他曾依稀地记得几天后猴群接近了他, 并让他吃树根、坚果、甘薯等食物。目前,西邦 亚已经 20 多岁 ,1999 年 10月他曾作为“非洲珍珠”儿童合唱团的 20 名成员之一来英国演出。

狼孩1972 年 5 月, 距离印度苏尔坦普尔 32 公里的穆萨法哈纳森林中人们发现了一个 4 岁左右的男孩, 当时他正在与其他的狼崽玩耍。这个男孩的肤色很深,指甲又长又钩,头发脏得打结,手掌、肘部和膝盖都生着老茧, 还具有某些卡巴拉和阿马拉的特征:牙齿锋利、喝血、吃土、吃鸡、喜欢黑暗,与狗和豺狼非常亲近。人们给他起名为沙姆迪欧, 并把他带到Narayanpur 村。 虽然他后期不再吃生肉,但却一直不能说话,只是学会了一些手语。 1978 年,“特蕾沙修女之家” 在印度北部城市勒克瑙接纳了贫困交加的他, 重新给他起名为帕斯卡, 于 1985 年 2月去世。 瞪羚孩叙利亚巴斯克省的考古学家 吉恩·克劳德·奥格尔 1960 年一个人在撒哈拉沙漠旅行时, 遇见奈马迪游牧民, 他们告诉奥格尔离此一日之遥的地方生活着一个兽孩。第二天,他在牧民的带领下启程寻找, 终于发现一个裸体男孩, 混在一群白瞪羚中大步奔跑着。这个男孩通常是四肢爬行,偶尔也会直立起来, 奥格尔认为他可能是在刚出生 7、8 个月时被遗弃,已经开始学会直立动作。当周围有任何轻微动静,他的肌肉、头皮、 鼻子和耳朵都像瞪羚一样习惯性地抽搐着, 他会用牙齿撕扯沙漠植物的根茎, 像瞪羚一样用鼻孔蹭来蹭去。他一般只吃草,偶尔在植物缺乏时也会吃点昆虫充饥, 他的牙齿与其它草食类动物一样边缘是平坦的。1966 年,人们曾试图从直升机上撒下一张网来捉住他,却未能成功。与其它有记录的兽孩不一样的是, 瞪羚男孩一直与他的动物同伴生活在一起,从未重返人类社会。

(摘自《奥秘》2018 年 9 月刊)

1936 年 6 月盛夏,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城外, 修建铁路铺设路基时, 突然发现地面上露出一块巨大的石板, 板上刻有许多波斯文字。众人围拢上前,观看着,惊讶,困惑,不知这到底是什么。

几个好事者持锹向前,向下挖去,很快,一个巨大的石板砌成的古代石棺出现在人们眼前。施工暂时停止了,伊拉克博物馆的考古学家们立即赶来,修建铁路的工地上顿时出现了考古热。

两个多月过去了, 巨大的石棺终于打开了, 考古学家们在石棺中发现了大量公元前248 年至公元前 226 年古波斯时代的文物。但是,其中最使考古学家惊讶的, 不是由 613 颗珍珠组成的捻珠和大量金银器, 而是一些铜棒、铁棒和陶器。

不久,考古学家卡维尼格描述,我们发现了一个异常奇特的文物, 它是一个陶瓶,高 15 厘米,型似花瓶,呈乳白偏黄色,上端为口状,瓶里装满了沥青。

沥青中埋有一根铜管, 直径 26厘米,高 9 厘米。 铜管内有一层沥青,包着一根铁棒; 铁棒上端高出钢管 1厘米,高出的部分虽布满铁锈,但个别地方却有一层灰色偏黄的物质,看上去好像是一层铅;铁棒下端则塞有3 厘米高的沥青, 使铁棒与铜管相隔离。

人们倾听着他的叙述,十分惊讶,但谁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经过进一步鉴定, 卡维尼格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些出土的铜管、 铁棒和陶器是古代化学电池。 只要向陶瓶内倒入一些酸或碱性水,便可以发出电来。”

卡维尼格的消息震动了考古界。几个月后,卡维尼格出现在柏林,公布了一个更令人惊讶的消息。 他说:“根据出土文物中有可装配 10 个电池的材料来分析, 这些电池当时是被串联使用的, 串联这些电池的目的则是通过电解法将金涂在雕像或装饰品上。”

卡维尼格这两个发现立即引起世界考古界大哗。但是,他的论断却长时间未获考古界的承认,为什么呢?正如此后访问巴格达的英国科学博物馆秘书长化学和自然科学家瓦里特·温冬所说:“尽管他的论断颇有道理, 但自然科学家很难相信, 化学电池在伏特和佃伐尼发明电池之前 1500 年就诞生了。 这个考古发现如果能在科学上确立, 将成为科学史上一个最大的事件!”

(摘自《天下奇闻》2018 年 8 月刊)

猴孩约翰·西邦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