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1956年归还巴基斯坦境内一块属地始末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往事揭秘 -

1956 年初,即我任驻瑞典大使的第六年,接到外交部通知,得知国内已对我作出新的任命, 调任驻巴基斯坦大使。

这次任命很有意思:我和韩念龙同志对调,他是我国首任驻巴基斯坦大使, 现调任驻瑞典大使,接替我的职务, 而我则接替他的职务。 更为有趣的是:瑞典地处寒带,而巴基斯坦十分炎热,从气候方面来说,我和他是“冷”“热”互换。 所以, 后来我们相见时互相打趣说: “我们两人, 一个是从冰窟跳进了火炉,一个是从火炉掉入了冰窟。”在向瑞典外交部和有关部门作了告别拜会后,我便束装离任回国。

回到北京,周恩来总理接见了我。 他一方面听我汇报驻瑞典使馆的工作情况,一方面就我调任驻巴大使一事作了指示。

为了贯彻周总理关于要妥善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悬而未决的 问题”的指示,我对中巴两国间的有关历史进行了认真的调查研究。经过调研,发现有一个飞地坎居提问题,可以算是中巴关系史上尚未解决的悬案。

坎居提位于巴基斯坦东部,与我国新疆的南部接壤。 它面积不大,本是喀喇昆仑山区的一个小土邦。 中国元朝时,曾派兵占领该地,并把它作为中国的属地。 后来,这个土邦的酋长宣布脱离中国,接受巴方的管辖。这样,坎居提实际上早已成为巴基斯坦的地方。 但是,在我国解放以前印制的一些地图中, 仍把坎居提作为中国在巴基斯坦境内的一块飞地。

根据有关资料, 我和使馆的同志们进行了研究。 我们认为,按照实际情况,不应再把坎居提作为中国的飞地,而应该明确放弃这块名义上的属地,把它正式归还给巴基斯坦。

我在回国述职时,向周总理提出了放弃坎居提这块名不副实的属地的建议。 我说,我们这样做,一方面符合实事求是和公正处理国际间历史悬案的原则,另一方面可以进一步加强中巴友谊。

周总理指示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外交部研究此事。 过了几天,外交部通知我,国务院和外交部已同意我的建议,并授权我照会巴方。

我回到巴基斯坦后,立即晋见米尔扎总统,向他通报我国政府的这一决定。 米尔扎总统问我:“贵国政府同意坎居提属于巴基斯坦,那么,要我们为你们做什么?”我理解 他问话中的含意,即中国有什么交换条件, 便答道:“我们什么也不要。”

他听了很高兴,于是和我就坎居提的历史以及中巴两国边境往来等问题进行交谈,并约我过几天再来总统府会晤。

几天后, 我如约到达总统府。当我走进接见厅,看见除了米尔扎总统和巴方礼宾官外,还有一位官员在座。 米尔扎把他介绍给我说,这是坎居提的现任酋长,特来和我见面, 并通过我向中国政府致谢。酋长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连声道谢。 我说:“不必感谢。 我们是按照和平友好、公正合理的原则来处理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 这也是我国政府一贯奉行的外交原则。”

米尔扎总统设宴款待我们。 在宴席上,我们频频举杯,为中巴两国的友谊和合作而干杯。 (摘自《耿飙回忆录》人民出版社出版)

耿飚检阅外国仪仗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