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诗学跨文化阐释之路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理论探索 - 野草 杨红旗

本文以张隆溪的历经为例,探讨从比较文学到比较诗学、从文学比较到文化比较的学术研究之路;探究阐释学理论视域中的比较研究拓展,从历史学平台走向阐释学平台的跨文化研究理路,并进一步迈向世界文学的学术新论域。致力于跨越学科、语言及文化传统界限的文化交流,构建了超越现代分化式的文化阐释与知识整合之路。比较诗学;跨文化阐释;知识整合

摘 要: 关键词:

2016 年 7 月在维也纳国际比较文学大会上,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曹顺庆教授代表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申请到2019 年在中国举办国际比较文学大会。这是比较文学学科的奥运会,是中国比较文学的一次历史性的突破,标志着中国比较文学真正迈开走向世界的步伐。而另外一个标志性的突破,则是张隆溪教授当选为国际比较文学学会主席,这是中国比较文学学界的骄傲。张隆溪教授是成都人,曹顺庆教授任教四川大学,两个四川人在维也纳的学术活动,也大大提升了四川成都的学术知名度,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学者在国际学界的文化自信。本文以张隆溪的历经为例,探讨从比较文学到比较诗学、从文学比较到文化比较的学术研究之路;探究阐释学理论视域中的比较研究拓展,从历史学平台走向阐释学平台的跨文化研究理路,并进一步迈向世界文学的学术新论域。

一 阐释学的理论视域

对于中西比较来说,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把中国的文学和西方比?在什么基础上相比?比较文学最忌讳的就是表皮、肤浅、牵强附会的东西。在这点上,文学理论就成了中西比较非常重要的基础。” 从 1983年4 月到 1984 年初,张隆溪在《读书》杂志上连续发表了十多篇评介西方文学理论的文章,后来结集出版为《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述评》。系统介绍当代西方的各派文学理论有助于打破当时反映论僵化的教条,张隆溪强调,“所以无论是新批评还是结构主义,阐释学还是接受美学,对当时国内的文学批评和研究说来,都有刺激思想、开阔眼界的作用。”

一直对理论感兴趣的张隆溪对二十世纪西方文论的关注有一个关键点,这个转折变化从其 1983 年与 1986 年两次对精神分析学的评述差异中显示出来。张隆溪在1983年第5 期《读书》上以“谁能告诉我:我是谁? 精神分 析与文学批评”为题,其认定弗洛伊德学说实际上只是关于精神活动一些臆构的假设;像历史上许多错误理论一样,弗洛伊德学说有可能成为达于正确认识的阶梯。而1986 年再论是以“弗洛伊德的循环:从科学到阐释艺术”为题,其同样关注到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既不是大学实验室和讲坛的产物,也不是纯科学;但其进一步把心理分析区别于精密科学而视为一种阐释艺术。

从 1983 年批判精神分析学之假设臆构、理论错误与学说谬误到 1986 年论说其阐释艺术,张隆溪从北京大学初步学习到去哈佛大学系统研读,其间还有1984 年张隆溪拜访伽达默尔显现出来的对阐释学的关注认同:“我告诉伽达默尔先生说,我读过一些20 世纪西方文论和哲学的书籍后,觉得德国阐释学和接受美学最有吸引力,也最有用,并且与中国传统文论中的许多观点十分契合,可以互相参照比较。” 正因如此,“唯心主义”、“谬误”等术语从张隆溪学术表达系统中消退,“阐释”、“理解”、“解释”、“对话”等话语成为其学术关键词;其学术话语从认识论术语整体转换为阐释学术语。张隆溪第一本中文著作《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述评》最后一篇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关于阐释学与接受美学”,其现代西方文论略览在此停留在阐释学与接受美学,透露出其关注西方现代文论的阐释学焦点。他第一本英文专著《道与逻各斯:东西方文学阐释学》的“结束语:走向诠释的多元化”显示了其文学批评的阐释学方法认同。张隆溪以阐释学为汇聚点完成对西方文论的引入与吸收,《文学理论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强调选择阐释学作为东西方文化比较的切入点,《文学理论的兴衰》关注理论取代文学在文化研究中成为主流而引发的文学研究危机,呼吁文学研究回归文学,回到文学的鉴赏、分析和阐释,重新帮助我们认识文学和人生的价值,给我们新的指引和启示,那是我们众多读者和研究者对于未来学术发展的期待。《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