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学视野下小说类型的正体与变体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理论探索 - 张永禄 葛红兵

现代小说类型学视域下,正体和变体是一对富有辩证关系的范畴。通过对二者的比较研究,可以把小说类型学的历时诗学和共时诗学有机结合起来,把小说类型的现实模态与理想模式勾连起来,有助于现代小说类型学研究摆脱自发和自在状态,从而具有较强的现实阐释能力,又具有较高理论的概括力。一般说来,正体和变体是源和流的关系,正体提供了开放性的和灵活性的召唤结构,呼唤着各种各样的变体舒展开展,充溢起来,使得既定类型充满灵动的生机和活力。没有了变体,呆板单调的正体会失去鲜活感和丰富性;若没有了正体,变体必将失去基本的参照系。小说类型学;叙事语法;正体;变体

摘 要: 关键词:

明人徐师在《文体明辨序说》里曾论及不同文体具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如论碑文说:“主于叙事者曰正体,主于议论者曰变体,叙事而参之以议论者曰变而不失其正。至于托物寓意之文,则又以别体列焉。”

我们引用这段文字,意不在辨析其判定的正确与否,而是看中他在不意之中提到了两个富有创见性的概念:即“正体”和“变体”。在明代碑文盛行的时代语境下,要求写碑文当以叙事为正体,而以议论为变体,并把正体与变体的辩证关系规定为“叙事而参之以议论者曰变而不失其正”。虽然时至今天,“正体”和“变体”早已不是表达方式意义上的概念,各自内涵发生了很大变化,“正体”是指正统的体制, “变体”则指的是流变体制。但这一对概念及其蕴涵的原始辩证关系,对于文体学研究,以及文体学的下一层级类型学研究来说,仍具有重要的启示与指导性。我们把“正体”与“变体”这一组范畴引入到小说类型学中,试图通过对二者的比较研究,把小说类型学的历时诗学和共时诗学有机结合起来,把小说类型的现实模态与理想模式勾连起来,从而有助于现代小说类型学研究摆脱自发和自在状态,从而具有较强的现实阐释能力,又具有较高理论的概括力。

小说类型的正体,一般指的是某一类成熟的小说类型具有相对稳定的叙述模式、审美表意阈值和能给读者较为明确的审美期待的类型元素(类型常数)及其组合成规。对于小说类型的正体研究,它的基本抓手是叙事语法。何谓叙事语法( narrative grammar )?这是从结构主义叙事学中引进的一个概念,尽管该概念颇具争议,总体来说,它作为叙述学的重要概念,是旨在建立一套叙事共同模式的规 则和符号系统。鲍· 托马舍夫斯基、普洛普、列维—斯特劳斯、托多洛、罗兰·巴特 、雷蒙斯和格雷马斯等对叙事文的结构模式的规则和符号系统都做了专门讨论,并给出程度不一的回答。尽管各自说法不一,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即坚信在千差万别的叙事文中,都享有深层的结构(主题、功能、形态、组合),该结构“不仅可以加深对叙事文的理解,而且有助于对人类的认识。” 罗兰·巴特把“叙事作品与其他叙事作品拥有一个可资分析的共同结构,不管陈述这一结构需要多大的耐心。”“为了对无穷无尽的叙事作品进行描写和分类,必须有一种‘理论’,当务之急就是去寻找,去创建……按照研究的现状把语言学本身作为叙事作品结构分析的基本模式似乎是适宜的。” 托多洛夫则说,“不仅一切语言,而且一切指示系统都具有同一种语法。这语法之所以带有普遍性,不仅因为它决定着世上一切语言,而且因为它和世界本身的结构是相同的。”他们的思想和探索成为我们寻找小说类型学方法的思想光源。按照叙事语法的研究方法,我们不妨把小说的类型元素归结为叙事总公式、基本叙事语法、情节模态和明晰的价值表达及其成规等。一种小说类型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小说类型就在于这些类型元素作为其自身的规定性。“体”既是小说类型的体式、风貌和格调等,它和文体的体大致差不多,当然我们对小说的研究不能像对诗文研究那样从体制、语体、体式和体性那般机械,又有内在的精神和审美指向,这内外因素是相互依赖,不可分离的,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正是因为有这些元素的存在,小说类型才获得自我身份。

类型小说的研究,首先是要把这些“元素”或者“常数” “指认”或者“构造”出来,为它们颁发身份证。这些元素并不是先天存在或者不证自明,就像小说的发展和成熟有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