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批评视域中的“文学救赎”问题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理论探索 - 张守海

生态批评关注文学与生态环境的关系,强调文学在生态危机时代的责任与担当。文学根于自然生命,源于生命之爱。大自然是人的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家园,在生态危机时代,捍卫与救赎生命的家园是文学的天职。只有回归自然,文学才能重获“生命文化”的自然本真性,因此,生态文学必须确立对精神的信念,以大智慧的境界和大悲悯的情怀,为生命家园的救赎贡献力量。生态批评;家园;自救;救赎

摘 要: 关键词:

我国生态批评的开创者鲁枢元先生曾经提出过这样的期望:在已经到来的人类生态学时代,“文学艺术在救治自身的同时将救治世界,在完善世界的同时将完善自身。”另一位生态批评学者张皓先生也曾指出:“文化生态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寻求‘安身立命’之地。文学艺术如何‘安身立命’,是生态文艺学及生态批评的一个建设性的命题。” 可见,文学的自救与救赎问题是生态批评学者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生态文艺学的一个元问题,具体涉及到救赎的对象,救赎的可能性,救赎的路径等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探讨。

一 需要救赎的是什么 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家园

“救赎”是一个具有宗教色彩的词语,一般来说涉及到人的灵魂的堕落与拯救,罪恶与忏悔,天国与来世等等。我们这里是从文学的角度使用这个词,虽然没有宗教内涵,但是也必然与生命的危机与归宿有着紧密关联。历史无数次地表明:人类也会犯错误。毫无疑问的是,今天的人类所犯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是对生命存在家园的破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人热罗姆·班德曾指出:“人类社会正在经受一种痛苦,他们与时间的关系出现了机能障碍。我们被一个重大的矛盾所困扰,为了求得生存和发展,我们越来越被迫在未来中设计自己,然而我们却越来越缺乏一种面向未来的规划” 在班德看来,为了提前采取行动以应对可能的危机,就需要人们具备面向未来的时间伦理,因为一种思想从形成到付诸实践,中间往往有较长的时差。要使一项好的政策发挥效果,可能需要一代人甚至是几代人。而一些政治家所缺乏的正是这种对未来负责的“时间伦理”,文学艺术的天性中应该具有的是悲天悯人的情怀与理想预示的能力,这将使它在决定人类未来的伦理建构和思想建构中提供有益的因子。

文学研究者大都强调文学作为审美活动满足人的这种审美超越性需求的作用,但文学也同样可以为满足马斯洛所说的五层次需求中最基础的生存和安全需要而呼喊。安全不只是没有战争,安全还是作为生命存在根基的环境生态的稳定,还取决于人们的思想价值观念。我们今天的世界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世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了争夺耕地、水源、渔场和石油,世界上频繁地发生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说,21 世纪的人类社会,人们的思维已经从被战争控制转向了被环境危机所左右。全人类同乘一艘“环境之舟”,物种的大批消失、生物圈的退化给人类造成的安全威胁已经超过了一般意义上的战争。

21 世纪的世界,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地球村。无论在经济方面还是环境方面,相互依存是人类在这个世纪中固有的一个事实。这个事实要求人们对安全做出新的理解。世界著名环境问题学者迈尔斯认为,正如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安全也不仅是没有战争,“人类的福祉不仅归之为免受侵犯和伤害,而且归之为能够满足水、食物、住所、健康、工作和其他每个人都应有的基本需求。从国家的安全角度看,应当最为优先考虑的是这些公民需要的总体 整体的安全和生活质量。” 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最严重的失常现象是人们不愿去展望长远的未来,许多环境问题都源于一种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目光短浅。无论是政治人物考虑的大都是自己的任期内的事情,而那些所谓的商界领袖们就更欠缺未来意识了。20 世纪末以来的人类,越来越沉迷于消费主义,而不考虑现在的所作所为必然带给子子孙孙的巨大危害。人们似乎都很重视自己的孩子,在孩子身上投入了巨大的财力物力,对孩子的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希望,但是同时却正在做着削弱孩子们未来的生存基础的蠢事。据说在美国一个孩子从出生到进入大学,大约需要20 万美元。在中国也少不了几十万人民币,而只要对这种投资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