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视阈中的中国当代文学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文学传媒研究 - 陈曦

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文学以其强烈的批判精神和创新风格日益受到法国汉学界、出版界和某些读者群的关注。法国作为中国当代文学海外译介的重镇,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译介起着重要的枢纽作用。从译介历程、翻译出版、译介特点和所获评论三个视角对中国当代文学在法国的译介和传播过程做番梳理,能真实了解中国当代文学在法国的译介现状,并能为中法两国文学互动交流提供有益的参考。中国当代文学;法国;译介;评论

摘 要: 关键词:

新时期以来,随着政府提出“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的国家战略,以及中国当代作家作品在海外频频获奖,海外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成为绝对的热点话题。国内外学者开始重新审视“中国文学走出去”以及中国当代文学在世界文学版图中的定位问题。在此背景下,对中国当代文学在法国的译介历程和特点进行系统梳理和深入研究,对真正了解中国文学在法国的地位与影响,增强中法两国文学互动与交流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选择法国视阈中的中国当代文学这一选题源自两个层面:

(一)法国拥有悠久的汉学研究传统,素有欧洲汉学研究中心之美誉,也是西方最早译介中国文学的国家。长期以来,法国翻译出版界熟悉中国文坛。自十六世纪以来,他们就陆续翻译和出版了中国优秀的古典诗歌、戏剧和小说等。四大名著以及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都得以被成功译介并在法国出版。法国的普通读者不仅都知晓老子、庄子和孔子的哲学,对中国的唐诗宋词和明清小说也都情有独钟。他们不仅可以读到李白、杜甫的佳作,也可以领略《红楼梦》、《金瓶梅》等作品中所展现出的中国古老民族文化风情。

(二)法国是中国当代文学海外译介的重要中转站,起着重要的枢纽作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法译本常常先于其它语种译本而出现。以拥有海外译本最多的中国作家莫言的作品为例,其译本数量最多的并非英译本,而是法译本。1993 年由法国南方书编出版社( Actes Sud)出版的《红高粱家族》法译本比英译本整整早了一年。苏童的《妻妾成群》、毕飞宇的《青衣》和《玉米》等都是经由法国汉学家的译介而后才引起英语世界的关注和翻译的。法国著名汉学家林雅翎( Sylvie Gentil)曾说:“法国是翻译外国当代文 学作品最多的国家。以莫言为例,他的作品的法文版比任何其他语种的译本更多,这源自(法国)出版社的魄力以及他们一贯具有的符合对别国文化保持极大兴趣的法国翻译传统的外国新作家的嗅觉。因此法国成为未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一个必需的中转站……许多其它语种的译本都是从法语译本转译的,因为这样要比从汉语原文翻译容易得多。比如徐星作品的西班牙语译文就是转译自法译本。法国理所当然地占据外国文学翻译的龙头老大的位置。”

一 译介历程

中国当代文学在法国的译介真正开始于20 世纪 70 年代末,“寻根文学”以其强烈的批判精神和创新风格吸引了海外汉学界,特别是法国汉学界的注意,他们从此开始关注并翻译能够体现时代脉搏和文学动向的中国当代文学。

新时期的中国文学在法国的译介经历了拓荒期、发轫期和平稳期三个阶段。

拓荒期:据法国汉学家何碧玉( Isabelle Rabut)女士介绍:“如果要去除20 世纪30 - 40 年代由一些传教士或专门期刊的合作者所翻译的少量中国文学作品,只有等到1970年代才有许多法国翻译家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的翻译工作。”道克斯文学杂志( Docks)于 1982 年出版一期专刊,专门用来介绍中国诗人阿城、北岛和艺术家王克平和马德生等人的作品。1985 年,《欧罗巴》杂志出版《中国:一种新文学》专号,重点介绍了中国的新小说、朦胧诗、戏剧和报告文学等新时期文学的各种体裁。在该专号里不仅可以读到王蒙、宗璞以及谌容等的小说,还可以欣赏北岛、顾城和舒婷等诗人的诗作。该期杂志贡献极大,它较好地帮助法国读者了解到中国新时期文学的动态。而法国对于中国当代文学的译介真正源自 1988 年法国文化部启动的一项计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