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金融危机时代“莱茵资本主义”的变与不变

国际金融危机暴露出西方制度体系的弊端,倒逼资本主义国家调整其施政理念和方针,以注重发挥政府的市场调控功能、社会福利功能和秩序保障功能的“莱茵资本主义”对新自由主义进行反思,在金融政策、劳动和社会政策、产业政策以及地区一体化政策上出现了新的变化。此种改革虽未摆脱新自由主义的运行逻辑,但不失为观察资本主义制度体系发展走向的重要风向标。

Contemporary World - - “两个主义研究”专栏 Study On Socialism And Capitalism - ■ 王学勇 林永亮/文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2.008

莱茵资本主义 由法国经济学家米歇尔 阿尔贝尔在 世纪

• 20 90年代初提出 主要指代莱茵河流域国家具有自身特色的经济社会发展模

[1]式 与英美为代表的 盎格鲁 撒克逊资本主义 相比 莱茵资本主义 的主要内核可概括为 市场经济+ + [ 2],总体调节 社会保障 即更注重发挥政府的市场调控功能 社会福利功能和秩序保障功能 莱茵资本主义 因此又经常被称为 社会市场经济 协调型市场经济 以及 温情资本主义 等 冷战结束后 随着全球范围内资本金融化和金融全球化的深入发展 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出现整体 右移 趋势 莱茵资本主义国家也一定程度上呈现出政府角色弱化 股东地位上升 金融市场做大新自由主义色彩变浓等特征

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爆发以来随着 市场万能 神话的急剧褪色主要 莱茵资本主义 国家对新自由主义进行了反思 并通过强化金融监管 扩大政府干预等举措进行了一些调整和变革 不过也要看到 这些变 革和调整主要还是技术层面的 并未触及制度体系的内核和筋骨 莱茵资本主义 国家普遍面临提升全球竞争力 激发经济发展动力 回应民众社会保障需求 维护社会总体稳定等多重压力 多方力量持续 拉锯改革方向 左顾右盼 改革进程推进缓慢 似正陷入 向何处去 的困惑之中

后金融危机时代“莱茵资本主义”的金融政策

莱茵资本主义 认识到自由金融市场的弊端 并通过系列措施加强金融监管的全面性和有效性 但与此同时 莱茵资本主义 继续高度重视发展金融业 并通过发展地区统一金融市场 努力提高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支撑力

一方面 危机爆发后 欧元区从技术层面积极完善金融监管体制 通过设立泛欧监管体系等措施 努力维持金融市场稳定 一是成立宏观审慎管理机制 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

负责收集和分析数据信息ESRC), 识别和评估系统风险 并向欧洲经济部长会议 各成员国监

ECOFIN),管当局 以及银行业监管局

EBA)证券和市场监管局 保险和

ESMA)职业养老金监管局 三家微

EIOPA)观审慎监管机构提出预警和建议 二是强化监管机制间的协调合作 欧洲系统监管委员会与三家微观审慎监管机构建立信息沟通和共享机制 三家微观审慎监管机构通过联合委员会

加强跨行业 跨部门监管的JCOE)协调与合作 三是构建欧洲银行业联盟 包括单一监管机制 单

SSM)一清算机制 和单一存款保险

SRM)机制 单一监管机制赋予欧洲央行金融监管职能 负责直接监管该机制成员国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信贷机构 金融控股公司 混合型金融控股公司单一清算机制负责必要时对接受监管的银行实施破产清算 降低银行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单一存款保险机制致力于防止危机横向扩散 抵御域内大规模金融动荡 四是推动欧洲央行从单纯维护币值稳定向综合维护金融和经济稳定延伸 不再局限于传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