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冲击下的欧美关系

长期以来欧美因拥有共同价值观一直被视为西方的核心,然而目前跨大西洋两岸之间的价值观鸿沟将使双方在国际上难以有效合作。2001年,美国总统小布什上台后因国际反恐政策差异,跨大西洋联盟就曾严重分裂。此次特朗普与欧洲理念的差异更加广泛,虽然特朗普的实际外交政策及其言行有所调整,但其所主张的“美国优先”的原则不会放弃,而这均与欧洲主流政治所坚持的开放、多边、多元的立场大相径庭。未来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欧美相互的摩擦冲突将增加,合作将势必受限。

Contemporary World - - Close-up - ■ 冯仲平/文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4.002

特朗普上台后跨大西洋两岸爆发了可谓二战结束 年来最大的争70执 加大了欧美关系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 传统的跨大西洋联盟何去何从不仅事关欧美本身 而且对全球战略格局及我国战略环境将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上台严重冲击跨大西洋联盟

欧美跨大西洋联盟是为了适应冷战的需要而成立的 年北大西洋

1949公约组织的诞生 标志着欧美军事政治同盟正式建立 在过去几十年里欧美关系虽经历了种种风雨 但当下这对传统盟友所经历的冲击以往不曾有过 目前欧美发生的严重争执主要是由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引发的 特朗普竞选期间以及入主白宫后针对欧洲的言论在欧洲国家引起了极度的焦虑 愤懑 恐惧和不满 欧美关系呈现出罕见的紧张局面

让欧洲国家最为担忧的可能是特朗普关于北约的表态 北约是联系欧美的最重要纽带 被欧洲国家视为 安全保护伞 这一点中东欧国家尤为看

重 特朗普的态度包括两方面 一是北约过时论 二是欧洲国家分摊军费太少 美国在北约内吃亏太大 特朗普之所以认为北约过时 是因为在他看来北约在反恐方面未能发挥作用 军费问题在北约内部则是个老问题 美国总嫌欧洲成员不愿 分摊负担 奥巴马时期几乎每一个美国国防部长都对欧洲提出过增加军费的要求 按照北约规定 所有 个成员

28国的国防开支都需达到各自国内生产总值的 而目前达到这一要求的

2%只有美国 英国 爱沙尼亚 波兰和希腊五国 年乌克兰危机之后

2014 美国加大了对欧洲的压力 在同年举行的北约威尔士峰会上各国承诺十年内 即到 年 将其军费提高至

2024的 由此来看 让欧洲惊讶GDP 2%的不是特朗普要求欧洲国家增加军费本身 让欧洲害怕的是 他威胁如果欧洲不这样做的话 美国可能不会在欧洲需要的时刻挺身而出

特朗普对于欧盟的态度也引发了欧洲国家的强烈不满 年月

2017 3日 欧盟国家举行了一系列纪念为25欧洲一体化奠基的 罗马条约 签署

周年的庆祝活动 尽管欧洲民粹主60义思潮上升 反欧洲一体化的极右政 党的支持率飙升 但欧洲主流政党和政治家仍坚定支持欧盟 认为正是欧洲一体化给欧洲带来了和平 稳定和自由 正因为如此 当特朗普上台后首次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称赞英国脱欧是 伟大的事情 以及他相信其他国家也会效仿英国脱离欧盟的言论一公开 欧洲国家和欧盟领导人怒不可遏 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警告美国不应干涉欧洲事务

特朗普对于国际贸易的想法与欧洲大相径庭 欧洲是国际多边主义的积极支持者 欧盟本身便是多边合作的产物 但特朗普明显认为所有美国参与的多边贸易协定都使美国受到不公平对待 如他一再强调要大幅修改美国 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在 世

20纪 年代签订的 北美自由贸易协

90定 并于上台伊始就宣布退出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就欧

TPP)洲而言 特朗普不仅避谈从 年

2013美欧就已开始谈判的 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 而且攻击

TTIP),德国操纵欧元汇率 控制欧盟 并发誓将扭转欧盟对美贸易顺差问题 目前很多欧洲人已对 不抱希望

TTIP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坦言 特朗普的胜选意味着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美欧贸易谈判将被打入冷宫欧盟委员会十分担心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争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卡泰宁表示欧盟将愿意对美国采取行动 无论是针对 边境税 提案 还是针对其他任性的贸易壁垒的建立 如果有人在行为上违反我们的利益或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反应机制 他表示 我们在欧盟内部有所有的法律安排 但我们也是世贸组织等全球安排的一部分 我们希望在

贸易方面尊重全球规则 马尔姆斯特伦则明确指出 那些在 世纪还

21认为通过重建边界和贸易壁垒 限制人们行动自由就能再次变得伟大的人 命中注定要失败

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是引起欧洲国家对美国不满的又一因素 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态度不尽相同 但俄收复 克里米亚后欧盟 国一致对

28俄实行了制裁 特朗普竞选期间以及上台后不断对俄示好 引起欧洲国家特别是将俄视为现实安全威胁的一些中东欧国家的严重担忧 目前来看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难度不小 欧洲国家的忧虑有所下降但其与特朗普的分歧犹存

战后数十载 特朗普是第一位被 欧盟领导人看作 威胁 的美国总统比利时首相查尔斯 米歇尔声言欧洲

·不再是美国的 玩具 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特朗普政府对欧洲指手画脚的做法 令人难以接受 在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看来 特朗普已成为欧盟的威胁 年月 日在

2017 1 31一封致欧盟成员国领导人的信中 图斯克将特朗普的言论列为欧盟面临的外部威胁之一 他在信中写道 美国新政府似乎对过去 年的外交政策

70提出疑问 华盛顿发生的变化尤其令欧盟处于困难境地

未来欧美关系展望

展望未来欧美关系发展前景 一方面要研究特朗普冲击的持久程度 同时还要了解在背后深刻影响欧美关系的所谓结构性因素 包括冷战结束后欧美战略重心的差异化 相互实力变化等

目前特朗普的所有言行可能与其政治素人 成功商人 夸张性格 保守理念等均有某种关系 也许是所有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其对于北约的态度来看 前后变化较大 对于德国的立场也明显有所软化 尽管特朗普的内政外交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如不能排除其对德发动贸易战的可能性 但有不少迹象表明特朗普外交政策有可能不同于其迄今所发表的言论 基于这一分析 似可判断特朗普冲击不会给欧美关系带来颠覆性变化 但未来欧美双方的各种摩擦

冲突将增多 关系疏离将不可避免

首先 作为跨大西洋联盟最重要支柱的北约将继续存在 但面临着弱化的前景 虽然特朗普对北约表达了不满 但保留这一安全纽带仍然符合欧美各自安全和战略利益 欧洲国家无疑希望美国一直能够为其提供安全保障 尽管欧洲的安全环境在冷战结束后发生了巨变 但迄今在欧洲 搭便车 或依赖美国的心理还相当普遍尤其以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波兰为主的中东欧国家日益将俄看作现实安全威胁 指望美国与俄抗衡 西欧国家虽不再视俄为直接威胁 但也无力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欧洲安全结构 当然北约的命运还是掌握在美国手里

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为人们了解2017特朗普政府的意图提供了一个机会与会的美国副总统彭斯 国防部长马蒂斯均明确重申了美国对北约的承诺 彭斯表示 特朗普总统 坚定支持 北约 马蒂斯则表示 跨大西洋纽带依然是我们对抗不稳定和暴力的最强大堡垒 美国安全与欧洲安全持久连接在一起 反之亦然 特朗普上台后英国首相特蕾莎 梅 德国

·总理默克尔的美国之行 均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劝说特朗普继续支持北约 而这一任务基本上也实现了 为了进一步做特朗普的工作 北约破例决定 年 月在布鲁塞尔北约总

2017 5部举行特别峰会 特朗普已答应出席可以预料 特朗普会继续在军费问题上施压欧洲 但同时也会强调北约的重要性 由此可见 虽然特朗普对北约不满 但他并不想放弃北约 事实上 美国当初同意成立北约的动机并非仅仅保护欧洲 更有以此控制欧洲和遏制苏联的战略考虑 特朗普及其团队似也意识到 失去了北约 美国 今后将很难再对欧洲施加影响 而美国也将因此失去欧洲对其全球战略的支持

不过在努力拉住美国的同时 欧洲国家也在积极加强欧盟自身的防务合作 由于英国过去一直对欧盟发展共同防务持消极立场 英国脱欧为欧盟加强安全和防务合作提供了有利条件 目前欧盟各国已决定尽快在

2017年启动 欧盟防务行动计划 包括从 年起每年拨款 亿欧元设立

2020 55欧洲防务基金 尽管欧洲防务建设的发展还有待观察 但在欧盟内部要求确立 战略自主性 的共识似已形成此外 在分摊北约军费问题上 欧美的摩擦也将会长期存在 迫于特朗普的压力 欧洲国家已经表示增加军费的 合理性 但由于经济困难的原因以及不少欧洲国家不认同增加军费就能解决安全问题特别是恐怖问题 欧洲国家很可能不会达到特朗普所要求的目标

其次 在经济领域 欧美将继续保持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地 但美德或美欧发生 贸易战 的可能性还不能够排除 年月

2017 3日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接受19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 有必要认真看待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论 并做好准备 他同时警告 美国和欧洲若爆发贸易战 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德国联邦统计局最新报告指出

年德国的贸易顺差高达 亿2016 2529欧元的 约合 亿美元 创下自

2700二战后德国贸易顺差纪录新高 这一德国各界倍感骄傲的成绩 很可能将成为美国新政府攻击德国的新口实而德国总理默克尔 年 月访美

2017 3会见特朗普前夕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通话颇为耐人寻味 习近平指出 作为世界重要经济体和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 中德有责任推动各方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维护多边贸易规则和体制的有效性 权威性 我们愿同德方一道 对外释放开放 合作共赢的积极信号 默克尔则表示 德方高度评价习近平主席 年月

2017 1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重要演讲 支持 一带一路 倡议 感谢中方支持德方主办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 德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经贸 投资 发展领域合作 深化人文交流 将德中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提高到新的水平 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则公开表示 欧盟准备与中国携手反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

再次 长期以来欧美因拥有共同价值观一直被视为西方的核心 然而目前跨大西洋两岸之间的价值观鸿沟将使双方在国际上难以有效合作

年美国总统小布什上台后欧美曾2001围绕在国际上搞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 武力反恐还是综合施策等展开公开论战 以法国和德国强烈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为标志 跨大西洋联盟曾发生了严重的分裂 这一次特朗普与欧洲理念的差异更加广泛 虽然如前所述特朗普的实际外交政策与其言行有所调整 但其所主张的 美国优先的原则不会放弃 而这均与欧洲主流政治所坚持的开放 多边 多元的立场大相径庭 未来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 欧美相互的摩擦冲突将增加 合作将势必受限 年 月访问美国

2017 2的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承认 美欧未来可能进入一个务实且类似于交易的双边关系时代

图为2017年3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华盛顿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

2017年2月24日,包括“豹2”主战坦克在内的一批装甲装备通过火车运抵立陶宛南部小城舍什托凯,这批装备将提供给参与北约驻立陶宛多国部队的德国军队使用。图为当日在立陶宛南部小城舍什托凯火车站,一名士兵驾驶德国“黄鼠狼”步兵战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