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的几点看法

法国总统大选已然落下帷幕,“政治新人”马克龙组建新党独立参选并一举夺得总统宝座,成功登上政治权力的巅峰,成为真正的“超级黑马”。这一“奇迹”发生的真实原因是法国乃至欧洲政治生态与格局发生重大嬗变的深层折射。而随着新政府组建完成,马克龙总统未来内外政策的施政方向和前景,也必须要放到法国和欧洲政治生态与格局发生的重大深刻变化之中去考量。

Contemporary World - - 法国大选 - 孙兆龙/文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6.010

本届法国总统选举从2016 年预热到 2017 年 5 月 7日第二轮决选投票结束,持续近一年半时间,恰似一部高潮迭起的政治大剧,扑朔迷离、悬念丛生,堪称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一次“超级大选”。传统主流大党社会党和共和党以及反体制政治力量“国民阵线”、“不屈的法兰西”等推出的老牌和知名候选人在竞逐中纷纷落败出局,最终反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中间派独立候选人、“前进”运动领袖马克龙笑到了最后,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政治新人”马克龙在不依托任何主流大党的情况下组建新党独立参选并一举夺得总统宝座,成功登上政治权力的顶峰,用短短几个月时间实现了很多 人梦想一辈子的人生奇迹,在法国乃至世界舆论中产生了强烈震动。这一奇迹貌似诸多偶然因素的叠加,实则是法国乃至欧洲政治生态与格局发生重大嬗变的深层折射。

法国和欧洲政治生态更趋复杂化和碎片化,政坛进入代际更替的全新时期

一、马克龙当选开辟了政治家问鼎最高权力的崭新路径,标志着法国和欧洲新生代政治家的强势崛起

近年来,法主流大党理念僵化,治国无方,失信于民;政治精英脱离民众,生活腐化,丑闻频出;民众对传统政党政治的陋习和惰性已反感至深,渴望净化政治空气,求新求变意愿 强烈。马克龙敏锐捕捉到这一历史契机。针对大党失灵、经济危机和体制封闭等问题,他高举变革大旗,主张全面改革。与此同时,马克龙反对主流大党但并不反建制,也非彻底推翻现有体系。他对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和施罗德的“新中间道路”颇有研究,以“中间派”自居,强调“自由”与

“保护”,主张兼顾右翼经济自由主义和

左翼社会公平理念。马克龙从不同阵营选取于己有利的政治主张加以整合,形成“非左非右、亦左亦右的”独特路线。这一立场既能迎合选民对建制派的厌倦心理,又可打消其对社会变革引发动荡的不安情绪,因而赢得大批中间派选民支持。本届总统选举中,左右翼大党社会党和共和党候选人均

在首轮投票提前出局。传统主流大党长期以来持续近40年主导政坛并轮流执政的基本格局首次被打破。其实“马克龙式”政治家在欧洲其他国家并不少见。意大利前总理伦齐、西班牙公民党主席里维拉等或多或少都与马有相似之处,均主张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以实用主义政策代替传统的左右翼模式。以左右翼分野画线的传统政治光谱发生错位,新派政治人物在欧洲政坛崭露头角,充分表明欧洲政治版图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传统政治格局正走向解体。

二、马克龙与勒庞的对决清晰反映了“两个法国”深度撕裂与尖锐对立的事实,在“左右”之外催生了全 新的政治分野

本届总统大选是在特朗普成功冲顶美国权力巅峰、英国脱欧公投引发欧盟和国际震动、反全球化和民粹势力在西方勃兴的大背景下举行的,被西方视为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力量在西方核心地带的又一次激烈碰撞,对法国、欧洲乃至国际格局均具有深远影响和重要象征意义。近年来,全球化严重冲击法国社会,失业、贫困、移民、恐袭等经济、社会和安全问题相互交织、叠加放大,民粹主义、保护主义、排外主义大行其道。“开放”还是“保守”、“挺欧”还是“脱欧”成为选民投票的新界标。支持全球化、欧洲一体化、经济自由主义的马克龙代表“开 放、前进、革新”的法国,而反全球化、反欧盟、反移民的勒庞则代表“保守、封闭、民族主义”的法国。两大阵营选民从城乡分布、收入差距、受教育程度等指标上看其构成截然对立,立场针锋相对,利益诉求难以调和。马克龙以较大比分胜出,“理性、开放的”力量在与“保守、封闭”理念的较量中最终获胜,欧盟在英国脱欧之后避免了解体之虞,让法国和欧洲政治主流长舒了一口气。由此可见,尽管反欧排外力量在法支持者日众,但坚持改良主义、反对排外脱欧的国家治理理念在舆论中仍占据明显上风。 三、法国政坛正在酝酿“超越左右翼分野”的格局性演变,一个强大

的新中间力量正在悄然兴起

长期以来,左右翼政党势力强大,中间派政党影响十分有限,一直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政党政治的一个突出特点。马克龙当选总统后,着眼组建“总统多数派”,针对左右翼两大党大力实施分化战略,吸引和延揽社会党和共和党大批人士前来投诚。一个由温和左翼和中间派吸纳开明右翼形成的新兴中间派力量已然隐现雏形。马克龙此举主要目的从近期看,是进一步分化传统主流大党力量,全力争取在下个月立法选举中赢得“总统多数派”席位;从长期看,则可为其在任内推进经济社会等各领域重要改革凝聚更多共识,团结更多力量。从目前看,马克龙已经得到了左右翼两大主流政党很多重量级人物的支持和投靠,若操作得当,则有望实现德斯坦总统当年“团结三分之二法国人共同治理”的梦想。法 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左右翼二元政治格局在经历“国民阵线”上位形成短暂的“三足鼎立”态势之后,正开始向以“共和国前进”运动(前身为“前进”运动)、共和党、社会党“、国民阵线”、“不屈的法兰西”为代表的中间派、右翼、左翼、极右和极左五大政治力量共存相争的政党政治新格局发展演变。其中,围绕新总统形成的新兴中间派力量有望逐渐走强,不断坐大;而右、左,极右和极左四大力量都将面临新一轮分化组合,但右翼共和党组织严密,地方根基扎实,仍将有实力与“总统多数派”分庭抗礼;社会党在本届总统大选之后,深陷内忧外患,恐将加速衰落,前景堪忧。

马克龙上台执政有望为法国和欧洲带来一系列积极变化

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家和新兴政治 力量代表,马克龙雄心勃勃、锐气十足,从组建“前进”运动、脱身奥朗德政府、凭“非左非右”理念四处逢源,到吸纳传统大党要员为己所用、以坚定意志夺得总统宝座,一路展现出敢作敢为的政治胆识和智慧。马克龙虽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当选总统,但自身凝聚着法国民众振兴国家、团结社会、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厚望;虽年轻缺乏政治历练,但对法政治体制有独到见解;虽属传统建制锻造的精英,但对民生疾苦及面临的挑战心中有数,提出的改革主张谨慎务实,既契合民众革新愿望又具有较强可操作性。其当选标志着法政局翻开了全新的篇章,但法内外政策仍有望保持较大延续性。

从施政方略看,预计马克龙会延续奥朗德任内的社会自由主义改革路线。推进节支减税和劳动法改革、重建社会对话、改革福利体系将是其上

任后的施政重点。在对外政策上,马克龙作为开放、亲欧力量,其当选无疑对目前深陷困境的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进程是重大利好。他将继续奉行戴高乐主义,在积极参与和维护现有国际体系的同时,保持法外交独立性,维护良性、平衡的大国关系,努力捍卫本国利益;将重启“法德发动机”,继续大力推动欧盟各领域合作,推进“多速欧洲”,强化欧元区建设,为英国脱欧阴影笼罩下的欧洲一体化进程注入新活力。

此外,马克龙目前已具备了一定优势,为其顺利施政提供了一定条件。一是通过一年来“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发展壮大,特别是新政府顺利组建,显示了对左中右各方人士的聚合能力,初步打造出一个新兴“总统多数派”的雏形;二是马克龙总统与菲利普总理理念相投,个性互补,加上内政部长科隆、外长勒德里昂等老将左右襄助,弥补了政治经验不足的短板,若能精诚团结、同舟共济,新政府应能有所作为;三是马当选后欧盟、特别是欧元区经济出现向好迹象,法新创办企业数量上升,民众消费信心增强,奥朗德总统任内一些改革措施的滞后效应开始显现,这些都为法带来经济复苏的新希望。

马克龙执政之路仍面临诸多挑战,不会就此一帆风顺 一、民意基础仍不稳固

尽管马克龙最终得票率高达66%,但民调显示超过半数投票支持他的选民并非真心赞成其竞选纲领,而仅是为了阻止勒庞。参加首轮投票的11 名候选人中,有8名败选候选人未在第二轮决选投票中明确表态支持马克龙。不少选民不满其经济和欧洲政策,认 为其是金融界代理人,担心其成为“德国的傀儡”,因而大量弃选。第二轮决选投票74.5%的投票率破近50年来新低,多达400万张选票作废,说明马克龙的实际支持率仅在25%左右。因此,他亟需做出实绩,取信于民。

二、执政党有受制于人之虞 “共和国前进”运动尽管号称拥有

28万名党员,但尚未成型为真正意义上组织严密的政党,尚无把握在立法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席位,独立组建稳定的“总统多数派”。若未来国民议会形成“共和国前进”运动、共和党、社会党、“不屈的法兰西”、国民阵线等多党分摊议席局面,则马克龙所属政党只能被迫与其他政党组建联合政府,甚至接受“共治”局面。马本人难免会成为一名“跛脚总统”,其诸多改革法案将面临多方牵制,其劳动法改革尤其会受到来自极左、极右政党和工会方面的强大阻力。

三、民粹极端势力的威胁始终存在

马克龙胜选并不代表法国左右翼民粹势力上升势头就此止住。相反“,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在主流政党政要和媒体的联合封杀下,在第二轮决选投票中依然得票近1100万张,比其父老勒庞2002年得票高出一倍多,延续了“国民阵线”近年来“逢选必进”势头,堪称“虽败犹荣”。“国民阵线”坐实法政坛重要“一极”已是不争的事实。若马克龙五年执政无所建树,右翼民粹未来在法国上台执政恐将难以避免。只要经济不振、治安不靖、社会无序状况不改,民众焦虑、疑惧、无望心态不除,则民粹极端政治势力滋生蔓延的土壤就会持续肥沃。何况法政坛还同时遭遇右翼民粹势力走强和左翼激进化两股逆流夹击。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在本届总统大选首轮投票中创出近20% 得票率的历史最好成绩,有意将来以“不屈的法兰西”为基础建立更广泛之左翼反对派,其志向甚大。马克龙虽最终胜出,但毕竟有超过40%的选民支持反全球化、反欧盟的极右和极左翼候选人。如何凝聚共识,弥合社会裂痕和鸿沟,将是马克龙上台后面临的一大挑战。

四、新政府构成的多样性埋下不稳定的隐患

马克龙任命右翼共和党籍地方实力派人士菲利普为新一届政府总理。新政府组成体现了马克龙的政治创新理念,这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首次在非“左右共治”时期,总统任命意识形态出身相反阵营的人士出任总理。内阁成员成分五彩斑斓,其多样性也创法国历届政府之最:涵盖左中右各主要政治力量;年龄层次从40

后直至80后不一而足;男女人数对等; 8名阁员来自企业和民间社会,此前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当前马克龙的执政团队由来自不同意识形态阵营人士拼合而成,特色鲜明,一旦失于节制管控,其理念分歧、利益争执,甚至个性冲突等等都可能引发内部矛盾,导致复杂局面。

五、法国总体形势不容乐观

当前法国经济停滞,失业高企,治安恶化,恐袭频发,在欧盟内部影响力明显下滑。马克龙临危受命,须承担起扭转法国颓势的艰巨任务,但无论是推进国内结构性改革,还是深化欧洲一体化,都面临国内社情民意的高度分裂、利益集团的多方掣肘和强大阻力以及国家财政的捉襟见肘,这些都将成为检验马克龙执政理念和能力的试金石。

法国总统大选于2017年4月23日举行。图为2017年4月17日,在法国巴黎,总统候选人、“前进”运动主席伊曼纽尔·马克龙参加竞选活动。

法国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于2017年4月23日在法国本土全面展开。由于时差关系,法国海外省、海外领地和旅居海外的法国人提前进行投票。图为2017年4月22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法国公民排队等候投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