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与摩洛哥港口建设的前景与风险

摩洛哥是“一带一路”倡议重要的交汇点与支撑点,中国通过摩洛哥可以将其市场和影响力同时投射非洲和欧洲,甚至扩展到其他阿拉伯国家。但受到西方传统大国势力范围和地区政治安全形势的影响,中国仍需注意参与摩港口建设的潜在风险。

Contemporary World - - “一带一路”专题 -

中国参与地中海沿线国家港口建设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目前,中国已经参与港口建设的地中海国家有埃及、以色列和希腊。作为马里布格国家,摩洛哥是“一带一路”倡议重要的交汇点与支撑点,正成为中国在西地中海地区重要的合作伙伴。有鉴于此,本文围绕摩洛哥港口建设现状以及中摩两国在港口领域的合作,试析中国参与摩洛哥港口建设的措施和前景。摩洛哥港口地位与作用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摩洛哥的港口主要以海港为主,其分布从摩洛哥西北部一直延伸至西南沿海城市。虽然位于主要国际运输航线上,但2004—2007 年,其海运运输连结性指数(LSCI)仅为 8.50—9.40。不过近年来,摩洛哥港口的LSCI 大幅上升,2008 年就达到 30,2011 年更是达到38。据摩洛哥设备与运输部官方网站统计数据显示,摩洛哥现有各类港口共38 个 [1],其中商业港13 个、渔港 19 个、游艇停泊港6 个,其中 最具现代化的港口是2007 年启用的丹吉尔地中海港。2016年,根据最新评估,丹吉尔地中海港实际吞吐量在2018 年有望达到900 万标准箱,届时,摩洛哥在世界航运业的排名将从49位上升至30位以内,与埃及塞得港和南非德班港共同跻身非洲三大海运国。[2]

作为临海国家,港口在摩洛哥的地位犹如其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港口的重要性及其发展思路在2015 年的时候也被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对外公布。摩洛哥法律规定,“要想进一步提升摩洛哥经济,政府必须要为港口部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各类协议和条约,形成一个完整的制度体系,以此来鼓励港口经

营者积极参与进来”。[3]根据这条法律,摩洛哥在国家层面设置了“国家港口管理局”和“港口开发公司”,由摩洛哥设备与交通部领导统筹摩洛哥港口的整体规划,如扩建和拓展新港口等,同时负责制定相关规则;在港口管理层面,主要由摩洛哥港口管理局负责对全国港口运营进行监督和 管理;而在商业运营方面,则委托给具体航运公司(包括摩私有企业、外资企业以及摩洛哥相关机构)进行操

作。[4]由此可见,港口在摩洛哥国家经济发展中地位以及所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关键的。一、摩洛哥港口2030 发展计划为了扩展港口的数量以及提高港口运营的效率,摩洛哥设备与交通部在 2012 年发布了一份《2030国家港口战略》(下文用2030 战略代替)。《2030战略》的发布也是摩洛哥经济向区域化与全球化发展的表现。对摩洛哥来说,港口是其联通内外的最佳工具。《2030战略》主要有以下三个部分:第一,“三个行动”。其一,大扩建。扩建的港口有穆罕默德迪耶港、卡萨布兰卡港、约夫拉斯法港和阿加迪尔港,其中扩建成本均在2亿美元以上;其二、将若干港口整合至各自城区,计划港口有肯尼特拉河港、丹吉尔城港、卡萨布兰卡港和萨菲城港;其三、建立新港。计划建设的新港包括肯尼特拉新大西洋港、纳多尔新地中海港、约夫拉斯法新液化天然气港

和萨菲新港。第二、提升各个港口的交通便利性和效率,具体速度方面要从 2012 年最高的92mt 提升至280mt。第三、建立全国“港口极”。“港口极”的提出是为了按区域进行经济发展,以每一极港口群为中心带动周边

经济。在《2030战略》中共提出了六个“港口极”,分别为东方极、西北极、肯尼特拉—卡萨布兰卡极、阿巴达—杜卡拉极、苏斯—邓斯夫特极、南方港口极。[5]二、摩洛哥港口的战略意义

摩洛哥通过立法和制定中长期计划的形式将港口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自1999 年穆罕默德六世继位以来,摩洛哥先后经历了2003年卡萨布兰卡恐怖袭击、经济危机、

2011年阿拉伯剧变,此外西撒哈拉领土归属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因此,反恐、经济发展以及领土问题是当下 摩洛哥面临最紧迫的三个问题。笔者认为,港口战略可以成为解决上述三个问题的重要抓手之一。纵观穆罕默德六世以来摩洛哥的外交政策可以发现,其外交对象主要有四层,分别为欧盟(法国和西班牙为主)与美国,海湾阿拉伯国家,非洲(尤以马格里布和西非为主)以及远东地区(俄罗斯和中国)。如何将上述三大问题与四层国家联系一起,是摩洛哥当前最重要任务。港口正是具有这样的战略价值,既可以单向指向国内,又能联通两国间的关系。

第一,港口是摩洛哥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摩洛哥支柱产业主要是矿业、渔业和旅游业,新兴工业

产业近几年也迅速发展起来,2014年和 2015年汽车行业出口均是国内第一位。[6]矿业、渔业和汽车均以出口为主,港口作为重要的物流始发点、 中转站和集装箱储存地,为上述产品的出口提供了重要的保障。摩洛哥拥有多个旅游港,每个旅游港均有邮轮和游艇,可供旅客游玩,大大丰富了摩洛哥的旅游业。

第二,港口是摩洛哥与欧盟和美国建立良好关系的润滑剂。摩洛哥地处西地中海,与欧洲国家隔海相望。多年来,欧洲(以法国和西班牙为主)一直是摩洛哥第一大贸易伙伴,而摩洛哥是欧洲近年来反恐上的重要倚赖对象。近年来,摩洛哥通过建立纳多尔西地中海港(在建)和丹吉尔地中海港,增加与欧盟国家的货运联系,进而夯实双方的相互依赖性。美国虽然与摩洛哥距离较远,但两国早在

2004年就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两国港口之间的联系也是早已开通。

第三,港口是摩洛哥发展非洲战略的重要棋子。作为非洲国家,摩

洛哥长期以来都把发展与非洲国家关系作为其长期的战略,一方面通过在非洲实现经济区域化进而惠及本国经济;另外一方面,借助其他非洲国家解决西撒哈拉问题。此外,通过本国港口打通西非和其他地区的联系,从西非国家出发,经过摩洛哥(以丹吉尔地中海港为主)到达欧洲和亚洲,从而增加其在西非国家的影响力。[7]

第四,港口为摩洛哥发展与远东国家,尤其是俄罗斯与中国关系提供新的机遇。作为摩洛哥外交的最后一环,俄罗斯与中国是其近期重要的外交对象。摩洛哥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外交多元化,寻求更多的外来帮手,以经济合作作为切入口,通过港口来保障合作关系。中国参与摩洛哥港口建设中国与摩洛哥建交59 年来,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多个 领域开展了持续、健康的发展。2016年5月,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访问中国,并签署了《关于建立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这份极具战略意义的联合声明进一步推动了两

国关系的发展。[8]2016 年中摩贸易额达到 17.91 亿美元,同比增长5.34%,其中中国在摩洛哥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 5.34 亿美元,完成营业额 4.57 亿

美元。[9]目前在摩洛哥投资发展的中资企业大约有30—40 家,一类是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信息、通信技术企业,另一类是工程建设企业,主要从事高速公路和路桥港口等基础设施的项目承包。 [10]一、中国参与摩港口建设现状

摩洛哥地处古丝绸之路最西端,连接非洲、欧洲和阿拉伯世界,也是新时期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西端终点。中国通过摩洛哥可以将其市场和影响力同时投射非洲和欧洲,甚至扩 展到其他阿拉伯国家。然而,由于距离和历史等多种原因,中国在摩洛哥港口建设的参与方面还处于较低水平。在非洲大陆,中国已正式参与投资的国家和港口项目包括,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庭堪岛港、多哥集装箱码头、吉布提集装箱码头和埃及塞得港苏伊士运河码头,其中前三个项目是由招商局港口 投资,最后一个由中远太平洋投资。[12][11]

中国在摩洛哥关于港口方面的参与,主要有三种:第一,中企参与港口基础设施项目承包及其周边交通建设,主要以大型国企为主,

如中国电建和中国中铁等。[13]第二,港口技术和设备贸易。摩洛哥很多港口的核心技术和重要设备来自中国,如丹吉尔地中海港的运营方AP. 穆勒曾向上海振华重工公司(ZPMC)购买超巴拿马型集装箱装卸桥。第三,中国港口运营商参与摩洛哥具体港口业务,目前招商局港口已将丹吉尔地

中海港作为其海外投资项目之一。二、中国参与摩港口建设前景预测

虽然目前中国在摩洛哥港口建设和运营方面参与水平较低,但摩洛哥港口投资市场及其战略意义,对中国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摩洛哥为了吸引外资,近几年做了很多工作。2014年摩洛哥设备与运输部曾在卡萨布兰卡举办国际港口投资大会,旨在吸引全球投资商参与摩港口建设与运营。

2015 年 12月,摩国家港口局出台港口投资计划,计划到2019年共投资7.2亿美元,其中 52%由外部提供,主要用来扩建、翻新和新建港口。另外,据摩洛哥设备与运输大臣阿齐兹•拉巴赫在参议院的讲话中透露,摩洛哥港口领域需要超过60亿美元的总投

资。[14]因此,巨大的港口需求为中资企业参与摩洛哥港口提供了广阔的市场机遇。除了投资需求,摩洛哥临港园区以及自贸区也具备巨大潜力,欧美已有多家大企业入驻,如法国的雷诺、加拿大庞巴迪、德尔菲法和法国苏伊士集团。中国政府可以鼓励中国企业在摩港口附近的园区建立工厂,在自贸区开办业务等,进而辐射非洲和欧洲业务。近期,中国企业已经开

始行动。2017 年 3 月 20 日,摩洛哥和中国海特集团签署协议,在丹吉尔附近为 200家中国企业建造工业园区,这将是中国在北非地区首个工业基地。三、中国参与摩港口建设风险预判

机遇往往与风险并存。新时期中国参与摩洛哥港口建设与运营主要面临以下几个方面的风险:第一,可能会招致欧美大国的猜忌。以摩洛哥为中心的马格里布地区,历来都是欧美大国,尤其是法国和西班牙的“势力范围”,对提升和维护其经济发展与 国家安全都起到重要的作用。近年来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指引下,在全球范围内参与诸多重要港口的建设,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认为中国投资民用港口,表面是商业性质,

终极目标是军事用途。[15]摩洛哥地处西地中海范围,如若中国加大投资力度,必将引起法国和西班牙的关注。第二,政治风险犹存。虽说摩洛哥是西亚和整个非洲大陆中政局最稳定国家之一,但是摩周围国家,要么是仍处在动乱国家,如利比亚,要么是具有极高的不稳定性,如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加之该地区是恐怖主义分子重要来源地,给中资企业的投资带来了不确定性。另外,摩洛哥政府腐败现象严重、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低下,加大了具体项目的运营成本和经验风险。第三,投资港口的资金回收期比较长,导致投资成本相对较高。摩洛哥自从 2012 年提出《2030 国家港口战略》以来,进行了多个港口的扩建和新建,但是由于摩洛哥资源有限,特别是原材料方面,工期经常会延长,导致建设周期冗长,这都是中国投资摩港口建设必须注意的事项。

图为摩洛哥西南部港口城市阿加迪尔。

“一带一路”倡议,搭建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为沿线地区创造了越来越多的发展和商业机遇。图为2016年11月9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两名摩洛哥市民与来自中国的电动环保公交车自拍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