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的重振及未来前景

特朗普正式就职以来,美国民主党经过反思,开始竭力重整旗鼓: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阻碍特朗普施政,另一方面推出新的政党纲领,意图重新阐明本党的信条与价值。但是,民主党目前也面临着一系列内忧外患。党内分裂仍在、群龙无首,吸引中低收入选民的努力效果不彰。民主党能否在2020年东山再起目前尚难判断,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结果将是重要的风向标。

Contemporary World - - Contents - 袁 野 姚亿博

2016年美国大选后,民主党遭遇滑铁卢”和“黑天鹅”的双重“打击,在美国政坛地位受到打击,未来走向陷入迷茫。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就职以来,民主党重整旗鼓,不断掣肘新政府。同时,民主党党内的相关反思和重整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民主党能否在 2018 年国会中期选举取得好成绩进而东山再起、重塑美国政治生态,值得关注。

民主党面临内忧外患一、群龙无首、青黄不接,潜藏分裂危机

2016 年大选失败后,民主党面临着组织和纲领两方面的挑战。目前民主党已经公布了新纲领,但党内领导层的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

首先,在奥巴马、希拉里、拜登等老一辈人物退出政治舞台后,民主党缺少能够统一全党的领袖人物。目前担任民主党参众两院领袖的查尔斯 · 舒默和南希· 佩洛西均长期在党内掌权,很多人认为他们无法带领民主党进行脱胎换骨的重建,佩洛西的 领导能力还受到质疑。新当选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的拉美裔众议员凯斯 ·埃里森虽然与党内建制派和草根阶层关系较好,但资历尚浅。

其次,民主党高层缺乏有实力又走主流路线的中青代,例如像共和党众议院领袖保罗·瑞安那样的人物。民主党内普遍抱怨高层没有给予年轻人更多机会,并呼吁应当抓紧时间进行管理层交接,以免2020 年大选时再次被迫提名老态龙钟的参选人。

第三,民主党内部的分裂依旧。2016年伯尼·桑德斯的竞选活动使民主党内部严重分裂,2017年6月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表示“民主党将会被左翼和中间派撕扯为两半”。尽管民主党努力调和两派关系,但目前隐患仍然存在。有观点认为,民主党感染“反体制病毒”的程度比共和党更为严重。

二、与蓝领疏远、与草根脱节

在 2016年大选中,长期标榜左翼路线的民主党却未能争取到美国中低收入群体的支持,导致曾经两度支持奥巴马的“铁锈带”各州纷纷转投特朗普,这被认为是民主党败选的重 要原因。此后,民主党上下均在讨论如何同时取悦其两大最主要的基本盘,也就是白领、学院派知识分子和学生等“进步主义”团体,以及长期被民主党忽视的蓝领工人。民主党新提出的纲领将重点放在“告诉大家我们到底是为谁而战”上,但从目前的反响和民调数据来看,其成效并不显著。

民主党精英与草根脱节的情况也没有获得根本性的改善,这突出体现在该党在 2017 年 4月五州国会补选的竞选策略上。在2016 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带着道德优越感居高临下地对反对者加以批判,不仅没有进行有效沟通,还大扣帽子,打出“不支持希拉里就是歧视女性”等激进口号; 2017年民主党又重蹈覆辙,继续一厢情愿地认为工人和少数族裔会给自己投票,并沿用了主流媒体造势、社会名人站台等策略,结果虽然在佐治亚一地就投入了上千名志愿者,以及超过 3000万美元的竞选费用(7倍于共和党),却仍然以48%对 52%的得票率败北,表现甚至不如在2016 年大选中赢得多数普选票的希拉里;在五

个州选战中,民主党输掉了四场。

三、醉心政党恶斗,引发民众厌恶

尽管民主党 2017 年以来对特朗普政府的阻击卓有成效,但该党醉心于权力斗争而罔顾国家发展议程、不断毒化政党政治氛围的做法已经招致了不少美国民众的厌恶。一些民主党议员也指责高层将太多时间花在特朗普身上,而不是为选民提供更积极的政治纲领,俄亥俄州众议员提姆· 瑞安更直言目前民主党这个品牌是“有毒”的。《华尔街日报》2017年 7 月的民调显示,在被问到“民主党和共和党谁能更好地服务中产阶级”时,民主党的领先优势仅有13个百分点,为 1990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低。《金融时报》则援引彭博社的民调显示,只有 42%的人对民主党持正面印象。

民主党竭力重整旗鼓一、全力阻击特朗普施政,取得初步成功

总统大选失败后,民主党的重心一直放在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政策推行上,这也成为民主党团结、激励全党的最主要手段。

“通俄门”始终是民主党威胁特朗普政治生命的撒手锏。目前,民主党已经成功迫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辞职,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长子小特朗普以及司法部长塞申斯均被卷入,特朗普本人也可能被调查。8月初,负责“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已经成立大陪审团,表明相关调查将继续深入。

国会则是民主党抵制特朗普的主战场。7月底,共和党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的努力最终彻底失败,这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所遭遇的最严重挫折之一。上任半年多来,特朗普尚未能与国会合作通过任何重要立法,意义重大的税改法案也前途多舛。更糟糕的是,7月底国会参众两院一边倒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不仅限制了特朗普的外交权 力,还对其合法性构成了挑战,表明国会已经对白宫建立起了优势地位。

二、推出新的纲领,指出未来道路

经过半年多的反思和摸索,民主党终于宣布了新的纲领。7月 24 日,民主党参众两院领袖和党内高层在弗吉尼亚州小镇贝利维尔公布了新的经济纲领,取名为“更好的方案(Better Deal)”,以呼应富兰克林 · 罗斯福总统的“新政(New Deal)”。该纲领包括三个总体目标,即提高工资、降低家庭成本,以及为美国人提供适应21世纪经济状况的工作技能。

为实现这三个目标,民主党还将继续商讨具体细节,已经披露的纲领内容包括成立新机构以降低处方药价格,实行新的标准来限制大型并购、打击垄断,以及鼓励再就业培训和学徒项目以创造就业机会。民主党声称要通过将最低工资提升至每小时15美元、削减医疗和教育开支、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以此来恢复中产阶

级的生活质量。民主党希望该计划能重新阐明自己的核心信条和价值,证明自己仍是“以劳动人民、老年人和穷人为基础的政党”。

三、党内群雄并起,剑指2020

尽管距离下次总统大选还有三年多的时间,但由于特朗普目前已经焦头烂额,所以很多民主党人认为可以轻松将他击败,纷纷表示希望届时能够代表民主党出战。

目前,已有至少22名民主党人通过各种方式表态届时将参选总统,其中前副总统乔·拜登、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以及新泽西州参议员柯瑞·布克被认为最有可能获得党内提名。此外,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和纽约州参议员基尔斯滕· 吉利布兰德也被认为是有力的竞争者,尽管后者已经表态要专注于参议院事务

;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也被认为可能代表民主党出战。

当然,这些人物要么年纪太大,要么缺乏足够的威望和根基,所以暂时还没有谁能够脱颖而出。但是考虑到奥巴马此前同样是在短时间内蹿升,所以民主党对下一位政治新星的出现依旧保持乐观。

民主党的前景尚不明朗一、民主党基本盘仍在

必须看到,虽然民主党选战接连失利、在国会也处于弱势,但其基本盘依然大于共和党。考虑到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共和党的传统票仓正呈现逐年萎缩之势,而向来支持民主党的移民人口则不断壮大。如果民主党能够实现左翼精英同工人团体的和解,并做好动员工作、发动支持者踊跃投票,那么重回多数大党并非不可能。

民主党及其支持者目前仍然牢牢控制着美国的媒体和政治的走向,拥有话语权的优势。尽管总统与媒体对立是美国政治的常态,但特朗普所处的情况尤其糟糕,这将严重干扰其争取主流民意支持的努力,甚至动摇其铁杆支持者。

此外,特朗普的执政能力目前正受到越来越大的质疑,他提出的经济和产业政策也是争议颇大、牵涉极多,不仅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且是否可行本身尚不可知。美国经济的表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今后美国政局的走向,如果特朗普未能成功,民主党卷土重来的希望就将大增。

二、政治局面和历史战绩均不利于民主党

另一方面,民主党也面临着一系列不利因素。除了参众两院和各州议会中的少数地位,民主党的政治力量还在不断受到蚕食。2017年 8月初,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州长吉姆· 贾斯蒂斯宣布从民主党转投共和党,使民主党籍的州长人数跌至15人,这是自佐治亚州等地的补选失利后对民主党的又一次打击,证明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和特定州的优势仍然坚挺,甚至可能有增无减,民主党想击败他仍然困难重重。

尼尔 ·戈萨奇大法官就任后,美国最高法院形成了意识形态平衡,民主党对司法分支的掌控被打破。特朗普今后新的任命势必将导致最高法院“右转”,使美国三大权力分支都由共和党势力掌握,民主党也将面临更大压力。据预测,特朗普未来数年内将有机会提名1 至 3名大法官。

美国总统选举的历史战绩同样不利于民主党。宪法第22修正案通过以来选出的11位总统中,有8 位成 功连任。1932 年以来,一党执掌白宫年份少于八年的情况只出现过一次。虽然特朗普民调低迷,但杜鲁门在更低的民调下依然得以连任,尼克松甚至在面临司法调查的情况下仍然大胜。

三、2018年中期选举结果意义重大

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是2020 年总统大选的重要风向标。2018年选举的表现,将在很大程度上验证民主党目前的艰难转型是否成功、对美国现状开出的药方是否有效,也是民主党在 2020年前改善自身政治地位的最好机会。如果民主党成功夺回国会多数席位,无疑就能极大地振奋士气,并能进一步削弱特朗普,为夺回白宫赢得更多筹码;如果当前实力对比没有大的变化,甚至恶化,那么民主党恐怕就将面临一段更长时期的在野。

目前看来,2018年民主党在参议院面临着较大压力,需要改选的33个席位中民主党占23席,其中西弗吉尼亚州、密苏里州和北达科他州等五个州在 2016年大选中支持了特朗普,共和党在参议院的优势有望扩大。众议院的情况稍有利于民主党,因为民主党只需多拿下24席即可实现反超,而历史战绩则有利于在野党。当然,届时的情况将取决于特朗普政策的兑现和实施情况。

总而言之,当今的美国政治正处于变局之中,民粹主义兴起、政党政治极化、领导人的个人风格,甚至外部干预等因素,都使美国政局较以往更加难以预测,因此民主党能否东山再起,仍需进一步的观察和研判。

2017年7月2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1票支持、50票反对的结果决定启动有关废除和取代“奥巴马医改”的辩论。图为当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外,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中)投票后与支持者见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