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党制下的俄罗斯左翼政党:困境与出路

进入21世纪以后,俄罗斯左翼政党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日益式微,除了外部现实政治环境不利之外,各左翼政党内部和彼此之间矛盾重重,不但没能把握住发展机遇,反而陷入困境。左翼政党要想走出困境,一是通过议会道路寻求政党合法化,同时筑牢群众基础;二是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提出符合时代要求的创新型理论;三是各左翼政党彼此联合、团结,形成统一战线图存图强。

Contemporary World - - World Political Parties - ■ 李瑞琴/文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1.015

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为首的左翼政党曾在俄罗斯政坛发挥着重要影响。进入21世纪后,左翼力量发展呈现衰退趋势。近年在受西方经济制裁之下,俄左翼政党没有乘势而起,反而式微。如何理解和把握俄罗斯左翼政党的曲折发展?其避之不及的困境缘何而起?未来路在何方?本文将尝试解析。

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政治资源丰厚挤压了左翼政党的发展空间

统一俄罗斯党自2001 年 12 月成立以来,一直是俄罗斯的执政党,在2003年国家杜马选举后,该党就成为了俄罗斯政治制度的主导党,占据了俄罗斯政坛绝大部分的政治资源,党员人数超过220 万。

2008 年 4 月,统一俄罗斯党九大修改党章,允许无党派人士担任党的领袖,普京被选为党主席,并作为该党推荐的候选人参加总统竞选并当选。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自2012年当选统一俄罗斯党主席之后,2017 年再度连任。此外,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国防部长绍伊古、文化部长梅津斯基、农业部长特卡乔夫、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等连任统一俄罗斯党新一届最高委员会成员。[1]俄联邦各州州长已由过去的选举制改由总统直接任命,绝大多数也为统俄党党员。2016 年 9月的国家杜马选举,统一俄罗斯党获得450 个席位中的 343席,确保了“宪法多数”地位。目前,虽然杜马四大党团议事局面保持不变,但统一俄罗斯党议席的占比表明,即使其他议会党团都反对,杜马也可以通过各种法律甚至修宪,实际完全控制了议会。如此,从国家总统、总理,到联邦委员会(上院)成员,再到国家杜马(下院),各地方行政长官,基本为统一俄罗斯党成员,该党的政治资源无党派可匹敌。

自 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至今,俄对普京总统持肯定态度的民众持续达 80% 以上。有学者认为,普京总统的硬汉形象是其成功的必要因素之一。[2]在复杂局势下,普京总统领导统一俄罗斯党从容应对国内外危机, 俄罗斯政局稳定,俄民众对此都很满意,增加了对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总统的信任。

作为执政党的统一俄罗斯党在总统权威、行政和舆论上都得到了丰厚资源。俄罗斯左翼政党在政党政治中发展空间受到挤压,在外部资源上处于劣势地位。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为首的左翼政党通过议会道路、合法途径所进行的活动,其力度和影响均大受限制。

左翼政党分散、分化、分歧乃至分裂严重,制约其发挥影响力

俄罗斯登记在册的政党有74 个,以共产主义为目标的有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俄罗斯社会正义共产党、俄罗斯共产党、俄罗斯劳动联合阵线;以社会主义为目标的党有公正俄罗斯、俄罗斯社会民主党、俄罗斯社会主义党、全俄社会主义人民党、出生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绿色联盟和社会民主党、复兴俄罗斯党、俄罗斯和平统一党等。[3]左翼政党各自为政,一些政党正是从俄罗斯联邦共产

党中分裂出来的。各左翼政党在历史和现实问题上都有分歧,彼此之间也没有建立合作协商的工作机制。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历史上的几次分裂严重削弱了左翼政党的整体力量,其负面影响仍是该党和其他左翼政党发展的历史之殇。2000年以舍宁为代表的“激进派”宣布退党,2002年以谢列兹尼奥夫为代表的“温和派”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分道扬镳,2003年格拉济耶夫从该党退出组建“祖国”竞选联盟,2004年吉洪诺夫争夺党的领导权被开除出党等。虽然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坚持下来了,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及党的形象,都大受影响。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主管社会经济事务的康斯坦丁博士认为,俄共在2016年国家杜马选举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俄罗斯共产党”分散了 俄共的选票。认为该党在选举中也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并获得了2.27% 的选票,是除杜马四个党之外获最多选票的党。2015 年 6月,俄罗斯联邦共产党曾向莫斯科仲裁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党停止其使用“俄罗斯共产党”名称和符号,因“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过度相似”,但这一诉求在2016年 7 月被法院驳回。[4]上述选举历程的确会导致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议席减少,但被分散的恰恰是俄共而非统一俄罗斯党或自由民主党的选票。共产党人的主要对手,还是自身组织与思想上的分裂。

左翼政党的远大目标、思想理论与实践要求尚有距离,无法广泛吸引民众

目前俄罗斯左翼党派均在努力使 党的思想理论、纲领策略现代化、时代化。结合时代要求,左翼政党在指导思想上一元化与多元化并存,以劳动群众为主的社会基础各有侧重,新社会主义的目标前景同中有异,合法斗争的政治角色不尽相同。

多样化的政党纲领给左翼政党带来了一定的活力和群众基础,但也使得各左翼政党无法形成整体意识形态,“体制内政党”和“不妥协的反对派”双重身份的定位不明确,纲领中能够有效吸引选民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没有独具性,未来目标过于远大和理想化,缺乏现实吸引力。

左翼政党要想获得民众的支持,扩大和巩固群众社会基础,最需要的无疑是能够推动政府解决民众关切的问题。根据民调显示,61%的俄民众

认为物价上涨是最紧迫的问题,45%的认为是贫困人口和贫困,33%的认为是失业和腐败,26%至 28%的认为是经济危机困扰、多种医疗服务等。[5]这也是多年来始终困扰俄罗斯的社会问题。民众已经厌倦对历史的争论和纠缠。有俄罗斯学者评价,当代俄罗斯左翼政治运动并不是很成功,是因为视自己为苏联共产党接班人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和其他左翼政党未能将一些民众对苏联的热爱与自身联系起来,获得民众认可,以至于在议会中的席位不断下降。这种局面形成的原因,还在于当代左翼政党的目标纲领没有获得民众期望的实践效果。

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影响制约左翼政党发挥作用

俄罗斯右翼民族主义的自由民主党,近期以来在俄政坛比较活跃。其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激进的立场观点、自由主义言论,安抚了俄罗斯社会一些特定人群的情绪。2014年8月,日里诺夫斯基接受采访称,如果乌克兰冲突继续升级,“波罗的海国家、波兰将注定被抹掉”[6] ;2016 年 3 月自由民主党向国家杜马提交议案,要求在国家层面认定苏联最后一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俄首位总统叶利钦在位期间的政策是犯罪;该党还向国家杜马提交要求埋葬列宁遗体的法案。日里诺夫斯基多次声称在红场陵墓里保存列宁遗体费用太高,已经花去数亿卢布,“应当尽快安葬他”;此外,作为反对党,该党还提出了“保护俄联邦总统荣誉和尊严”的法案。在日里诺夫斯基的言论中,来自民族主义、自由主义、民粹主义的情绪都能得到释放。

2016年第七届俄罗斯国家杜马选 举中,自由民主党获39个议席,超公正俄罗斯党的23席,直逼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42 席。2017 年 9 月 11日,自由民主党和统一俄罗斯党又赢得杜马两个空缺席位,自由民主党达40

席。[7]而在最近的一次俄罗斯民调中,除普京稳获81%的高支持率位居第一外,日里诺夫斯基排名第二,支持率为8%,久加诺夫以4% 的支持率名列第三。[8]类似排名结果近年已多次出现,这在俄政坛是一个重大信号,自由民主党领袖的支持率超越俄罗斯联邦共产党领导人的现象已悄然出现。这种现象,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民族主义情绪在俄罗斯的快速上升和蔓延。

此外,俄民粹主义力量也在抬头。有研究报告认为,经济危机和新技术发展导致民粹主义者在欧美掌权,未来数年俄罗斯民粹主义抬头也将不可避免,并将在六七年之后迎来繁荣期。2017 年 3 月 26日,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在俄罗斯一百多个城市组织的反腐游行表明,俄罗斯人需要民粹主义。[9]民意需要释放时,如果恰好民粹主义者挺身而出,那么民粹主义就恰好能有所作为。

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社会基础、群众基础,有着非常广阔的交叉。诸多力量踊跃参与国家政治进程的博弈和较量,对左翼政党的生存与发展都是挑战。

选择议会道路的左翼政党政治资源有限,无法在俄罗斯政坛发挥重要作用

面对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享有得天独厚的政治资源的现实,左翼政党可用于实践并有效赢得民众支持的政治资源、战略策略选择极其有限,想 要获得政权更是困难重重。

1996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任总统叶利钦的支持率低到令人可笑的地步。但二轮选举后,看起来毫无希望的叶利钦出乎预料胜选。俄多名政治家置疑选举结果的真实性。叶利钦早已发出威胁信号,不会交出政权。叶利钦运用国家媒体,以妖魔化的苏联往事,渲染久加诺夫胜选可能带来的恐怖。[10]这次大选是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运用合法途径获取政权距离目标最近的一次。

苏联剧变以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作为旗帜鲜明的、不妥协的反对派,领导、组织了多次游行、集会、抗议、示威等活动。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积极参加了合法的竞选活动,在1996 年、2000 年、2008 年和 2012 年,久加诺夫代表俄共参加了四次总统选举。俄罗斯联邦共产党有600名党员是地方杜马议员,还有 9000 名党员在基层地方政府中任职。2014年 4月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候选人洛科季击败统俄党候选人兹纳特科夫,成为新西伯利亚市市长。[11]这个事实表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以合法途径获取局部政权是可能的,但难以获得全面胜利并长期执政。

左翼政党走出困境、开辟新征程的可能选择

上述事实表明,总结经验教训,面向新的社会实践进行理论创新,提高和平方式、议会道路条件下必备的党的思想理论品质,探索新时期加强党的建设、创新党的工作方法,是俄罗斯左翼政党面临的重要任务。

一、通过议会道路寻求政党合法化,同时筑牢群众基础

各左翼政党需要寻求政党合法

化,通过和平途径、议会道路方式实现政党目标和任务。但议会道路的最终目标还是建立人民政权。还需要有效处理开展合法斗争和关心群众的关系。通过切实有效的实践,逐步实现远大目标。

当前,俄罗斯社会贫富严重分化已引发民众深层愤怨,国民财富的74.5% 掌握在1%的人手中。有 203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约占人口总数的 13.9%)。[12] 左翼政党要想成为广大贫困民众的代表,就该把握住最基层群众的社会情绪,深入研究合法斗争、议会道路的规律与特点。因为无论失去合法性还是失去人民群众的支持,左翼政党都将面临生存危机。

二、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提出符合时代要求的创新型理论

思想的贫困是一个民族和政党的致命缺陷。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能够团结民众、凝聚人心,但并不是推动国家和民族发展的科学思想体系。

俄罗斯政治分析师格尔布· 库兹涅佐夫认为,2016年国家杜马的选举证明了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作为一个“大党”的失败。他认为,近年俄受西方制裁经济正处于困难时,人们应该会把票投给左翼政党,但结果不然。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干部队伍老化,该党纲领中的爱国主义思想陈旧、无法赢得选民是主要原因。[13]库兹涅佐夫的分析虽毫不留情,却切中要害。

目前俄罗斯左翼政党面临的状况,客观上比苏联解体之初还要严峻。青年一代的思想已然发生了重大变化。他们或对政治丝毫不关心,追求精致时尚的利己主义,或崇尚冒险、出格、奇异等光怪陆离的思想和思潮。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等左翼政党如何创新理论,赢得民心,是党的发展面临 的一项重大的时代任务。

三、各左翼政党彼此联合、团结,形成统一战线图存图强

如何团结统一、形成合力,是俄罗斯左翼政党面临的又一紧迫任务。2016 年 9月的国家杜马选举,曾经在国家杜马具有举足轻重力量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议席缩减近半。重大竞选活动中出现严重失利,反映出了左翼政党组织、思想建设的缺陷和问题。

列宁在论无产阶级革命策略时曾反复强调,“要利用一切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的同盟者,尽管这些同盟者可能是暂时的、动摇的、

[14]不稳定的、不可靠的、有条件的”。在未来议会道路上,左翼政党间的联合和团结,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能否保住议会第二党团位置至关重要。

除上述所说之外,还可以站在更宏大、高远的视域理解当代俄罗斯左翼政党的发展。普京自担任统一俄罗斯党领导人后,其治国方略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纲领主张有许多相似之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曾经抱怨,统一俄罗斯党抄袭了该党的纲领。普京的“俄罗斯新思想”是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权威和社会互助精神;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最近目标是,为争取国家的统一、完整和独立,重建苏联各民族兄弟联盟,公民的福祉和安全、精神和身体健康而奋斗。2017 年 6月,普京在回答下届总统将面临哪些挑战时就称,提高国民收入、摆脱贫困和危房改造是下届总统的主要任务,[15]这也与一些左翼政党的主张相近。左翼政党活动纲领被执政当局吸纳,促使社会向左转,左翼政党的努力不能忽略。

——————————

[1]《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再度当选统一俄罗斯党党主席任期 5 年》,2017-01-23,新华网。

[2]《喜欢展现硬汉形象 普京是怎么“想”的?》2017 年 2 月 20 日,«透视俄罗斯» - http:// tsrus.cn/shehui/2017/02/20/656629

[3] ПолитическиепартииРоссии, https://ru.wikipedia.org/wiki/Политические_ партии_России

[4] 那传林:《听俄联邦共产党人谈“成败”自认宣传不够导致选举失利》,2016-10-10,《环球时报》

[5] Россиянбольшевсегобеспокоит ростценибедность,«СоветскаяРоссия» 1.9.2017

[6] 柳玉鹏:《日里诺夫斯基“抹掉四国”言论惹争议》,2014 年 8 月 15 日,《环球时报》。

[7] 俄罗斯地方选举结果揭晓:统俄党获大胜, 新 华 网, http://news.163.com/17/0912/07/ CU49G6IQ00018AOQ.html

[8]《民调:超过 80%的俄罗斯人仍然信任普京并认可其工作》,2017年 8 月 26日,俄罗斯卫星网http://sputniknews.cn/society/201708261023450957/

[9]《报告:民粹主义将在俄政治领域抬头》,2017 年 4 月 24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http:// sputniknews.cn/politics/201704241022446507/

[10]《96 年大选 20 周年:俄罗斯最受质疑的一次总统选举》,2016 年 7 月 3 日 «透视俄罗斯» http://tsrus.cn/lishi/2016/07/03/607907

[11] 赵忆宁:《 俄共二十五年:“谁也不知道通往山顶的路究竟是哪一条”》,《21世纪经济报道》,2014 年 7 月 9 日。

[12]《“为什么俄罗斯 ...... ”系列之关于国家的贫富争议》, 2017 年 3 月 2 日 «透视俄罗斯» -http://tsrus.cn/jingji/caijing/2017/03/02/656763

[13] ПартияКПРФутратилапозицию второйпартиивДуме,19.09.2016 https://ria. ru/election2016/20160919/1477360925.html

[14]《列宁选集》,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四卷第 180 页

[15]《普京 :提高国民收入、摆脱贫困是下任总统首要任务》,2017 年 6 月 16 日,《环球时报》。

图为2016年9月19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党首久加诺夫在莫斯科市投票选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