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总统大选后的政治走向及其内外政策主张

崔守军 张 政 内容提要 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在2018年总统大选中胜出,打破了墨西哥政坛长期以来由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轮流坐庄的局面,政治“向左转”开启了该国政党政治的新时代。候任总统洛佩斯是一位务实而灵活的变革政治家,针对墨西哥当前面临的发展困境,洛佩斯在经济、政治、民生、安全和对外关系方面提出诸多新的内外政策主张,“墨西哥优先”的理念贯穿始终,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民粹主义倾向,但本质上却充满务实主义与理性主义色彩。

Contemporary World - - Contents - 关键词 洛佩斯;政党政治;务实主义:内外主张DOI: 10.19422/j.cnki.ddsj.2018.08.015

崔守军 张政

2018 年 7 月 1 日,墨西哥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左翼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 奥夫拉多尔 (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在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将于12 月1日正式就任总统,为墨西哥混乱的国内局势带来变革希望。在墨西哥现代政治史上,国家复兴运动党是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左翼执政党,标志着墨西哥国内政治开始“向左转”。誓言挑战传统政治势力的洛佩斯,其内外政策主张彰显出务实主义的“墨西哥优先”色彩,将墨西哥带入一个崭新的政治时代。

墨西哥政党制度的历史演变

墨西哥是代议制民主联邦共和国,该政治体制是 1910—1917 年墨西哥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产物,1917年的《墨西哥合众国宪法》是其政治基石。在政权架构上,墨西哥实行三权分立但由总统集权,往往表现出行政权强而立法与司法权弱的特征,而 总统任期的“一任制”规定旨在确保权力资源配置的总体均衡。[1] 与多数拉美国家一样,墨西哥实行多党制。从发展轨迹上看,墨西哥的政党政治经历了从一党主导、两党轮替到多党竞争体制的演变。

革命制度党(Partido Revolucionario Instoticional, PRI)自 1929年建党后连续执政71 年[2],长期主导墨西哥国家政治和社会发展进程。在1929—1982年间,革命制度党通过土地改革、国

[3],有化和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三大举措丰富了执政资源,增强了执政能力,创造了政治稳定与经济增长的“墨西哥奇迹”[4]。但 1982年债务危机爆发后,该党偏离“革命民族主义”路线而逐渐转向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实践中大力推行自由化、市场化和私有化改革,加剧了社会矛盾,损害了党的执政能力,最终导致2000 年的下野。经历挫折后,革命制度党重拾“革命民族主义”理论旗帜,并在2008 年党的二十大上修改党章,宣告正式成 为“当代社会民主党阵营的一分子”。[5] 2012年,革命制度党再次上台执政。

国家行动党(Partido Acción Nacional, PAN)在2000年大选中取代革命制度党成为执政党,标志着墨西哥政党制度步入转型期。作为墨西哥历史上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国家行动党自 1939年成立以来,以顽强的政治参与和政治斗争推动了墨西哥民主化进程。然而,该党在 2000—2012 年执政期间,充当了既有发展模式的“看门人”角色,守成多于变革。客观上,相对于老牌大党革命制度党,国家行动党实力不足;主观上,该党是代表中上阶层利益的右翼政党,缺乏锐意进取精神。随着民众失望情绪的累积与竞争选举制的发展,国家行动党在连续执政12年后丧失了执政地位。

在过去近一个世纪里,墨西哥的总统职位一直由革命制度党与国家行动党两大传统政党掌控,政府未能实施有成效的经济与社会改革,贫穷、贪腐、暴力犯罪等社会问题愈演愈烈,

严重制约墨西哥社会发展的进程。当前,墨西哥贫富差距鸿沟巨大,全国近 1.2 亿多人口中有46%生活在贫困线以下。[6] 两党政府官员腐败丑闻层出不穷,毒品及其相关的暴力犯罪事件屡屡发生,2017年墨西哥每10 万人中有 20.5 人遇害,较上年增长了18%,而邻国美国则为6.8 人。[7] 在此背景下,墨西哥中下阶层对传统政党政治感到厌恶,转而支持带有浓厚反建制色彩的左翼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Movimiento Regeneración Nacional, MORENA)。在总统竞选中,国家复兴运动党主席洛佩斯瞄准对两党厌烦的选民,一面誓言革除贪腐、整顿治安,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消除社会不公;一面叫板传统政治势力,称右翼政党是抢劫国家的“权力黑手党”。在外交政策方面,针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墨西哥的轻蔑和侮辱态度,他主张重塑墨美关系,维护国家尊严。洛佩斯的竞选纲领备受民众青睐,最终力压两党,脱颖而出。

国家复兴运动党的崛起及其执政理念

年过花甲的洛佩斯是一位政坛老兵和左翼斗士,他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于 1989年加入民主革命党,于2000—2005年担任墨西哥城市长一职。洛佩斯在2006 年和 2012 年曾两次参加总统大选,但均铩羽而归。此后,他脱离日渐中立的民主革命党,于2012年成立了国家复兴运动党,此次卷土重来是第三次参选。在短短六年时间里,国家复兴运动党敢于叫板传统政治势力并最终赢得总统选举,其在政治上的成功有赖于三大因素。

一是腐败猖獗让民众对两党轮流坐庄丧失信心。革命制度党与国家行动党执政时均未能有效提升政府治理水平。一方面,毒品问题愈演愈烈,据估计,非法毒品交易收入的一半被用来贿赂政府官员及地方警察。[8]另一方面,两党党内人士因贪腐而被逮捕或接受调查等层出不穷的腐败丑闻严重削弱了政府的公信力。据透明国 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7年发布的全球清廉指数,墨西哥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35 位,较 2016年下滑12 位。[9]

二是社会安全局势不断恶化催生政治变局。尽管 2017 年墨西哥人均GDP 达 8900 美元[10],但其贫富差距极大,20%的社会高层拥有全社会60%的财富,而底层的20%人民仅拥有3% 的财富。[11] 贫穷与不平等孕育了公共安全缺失的毒瘤——毒品与犯罪。目前,墨西哥已成为世界第三大毒品来源地和美国最重要的毒品来源国,武器走私、贩卖人口、绑架、洗

2017钱等犯罪行为也随之恶化。[12] 仅年一年,墨西哥的谋杀案件就近3万起,达到1997年该国开始谋杀案件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其中95%未被侦破,这些犯罪多与贩毒组织有关。[13]

三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墨西哥的轻蔑态度和激进政策激发了墨西哥民族主义的觉醒。特朗普自2016 年竞选以来常常针对墨西哥发表具有煽动性的批评,其反移民、反贸易立场激发了墨国内的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为左翼上台提供了机会。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墨西哥人对美国抱有消极态度,高达 89%的墨西哥人对特朗普感到不满。[14]

随着国家复兴运动党的崛起与洛佩斯的胜选,外界试图用奉行激进主义路线的查韦斯或民粹主义路线的特朗普来为洛佩斯打上“标签”。然而,洛佩斯既不是“墨西哥的查韦斯”,也不是“墨西哥的特朗普”,而是奉行务实主义的左翼政党领袖。

首先,从政党意识形态上来看,国家复兴运动党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更倾向于中左翼而非极左

翼。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主张政治、经济、社会和国际关系民主化,通过社会和经济改革,巩固和完善民众参与的政治制度,主张非资本主义和非共产主义的“第三条道路”。中左翼政党比较务实,极力淡化意识形态色彩,有意识地向中间政治立场靠近,以争取更广泛的社会阶层的支持。[15]

其次,从洛佩斯的执政理念来看,他是一位务实主义政治家。其一,洛佩斯曾任墨西哥城市长,在任期内奉行开放务实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关注投资与教育,赢得了84% 的支持率。[16]其二,洛佩斯当选后,提名墨西哥城前财政部长卡洛斯· 曼努埃尔 · 乌尔苏亚(Carlos Manuel Urzùa)担任财政部长,前最高法院法官奥尔加 · 桑切斯(Olga Sanchez)担任内政部长,墨西哥城前市长马塞洛· 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担任外交政策顾问等[17],这些内阁成员均为经验丰富的务实主义者。其三,洛佩斯在竞选中承诺不提高赋税或增加赤字,并公开表示不实行国有化。最后,从现实条件来看,国家复兴运动党作为新兴政党,并未在议会中掌握绝对优势。当前,墨西哥议会主要有9个政党拥有议席,其中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共同占据众议院500 席中的300 席和参议院129 席中的93 席,而国家复兴运动党分别只占48席和15席。

[18]若新总统谋求激进的政策主张,议会多数党无疑会对其进行牵制。

洛佩斯当选后的内外政策主张

洛佩斯成功当选总统开启了墨西哥政治“向左转”进程。纵观洛佩斯的竞选纲领,“墨西哥优先”的理念贯穿始终,其内外政策充满了务实主义与理性主义色彩。

根据其竞选纲领,胜选后的洛佩斯可能将为墨西哥带来诸多改革新政,对内改革将是洛佩斯的政策重点,主要体现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治理腐败和社会安全四个方面。

一、推进经济改革

经济改革有两个核心内容,即石油和制造业。一是完善石油政策。墨西哥是重要的石油生产国,2017年产油量居世界第11,美洲第 4,[19] 石油政策一向是墨历届政府政策的重中之重。自 2004 年以来,墨西哥原油产量持续下降,到2015 年降至平均每天 230 万桶 降幅高达 32%。[20] 墨

,西哥央行数据显示,石油出口收入占该国总出口收入的比例从2009 年的30%大幅降至2015 年的 6%。[21] 2014年墨西哥油气领域首次向外资开放,废除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的市场垄断地位,此后三年墨西哥共签署了91 份勘探和生产合同。[22] 洛佩斯曾提出对能源改革举行全民公投,希望推翻此改革,但随着私人投资石油的积极影响逐渐显现,他表示不会逆转能源改革,但会加大审查力度。二是推动制造业改革。制造业是墨西哥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尤其是汽车工业。得益于廉价劳动力和46个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制造业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然而,低工资同时也带来了工人生活水平的低下和与贸易伙伴美国的紧张关系。墨西哥的最低工资为每天88比索(约合4.7 美元),不到巴西的一半和智利的三分之一,仅为美国的八分之一。[23] 对此,洛佩斯承诺在未来六年内将最低工资提高至171比索,赢得民众支持。

二、保障和改善民生

民生是最大的政治。除推行经济改革外,当前墨西哥迫切需要解决贫 困、不平等和边缘化问题,以缩小国内日益增大的阶层鸿沟。洛佩斯计划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为贫困学生提供更多的奖学金,为老年人增加养老金。[24] 他还将大力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在墨西哥南部修建铁路和公路,修缮水利基础设施。尽管墨西哥石油收入的减少让经济增长乏力,但洛佩斯认为通过紧缩政府开支和追回贪腐资金等手段可以增加政府收入,加大投资力度。

三、重拳打击贪腐

洛佩斯在竞选期间最受欢迎的政策承诺无疑是打击腐败。他曾反复重申贪腐是政体糜烂的结果,认为“腐败不但是造成墨西哥社会与经济不公的罪魁,也是暴力横行的祸首”。为此,他将以身作则,承诺出售价值3亿美元的总统豪华客机,将自己的薪水减半,将总统府改造成一个艺术中心并向民众开放。他还表示,在容易滋生腐败的国家基建和大型能源项目中引进公开透明的招标程序,强力铲除贪腐,即使“亲兄弟”犯罪也绝不姑息。

四、治理毒品犯罪

21世纪以来,墨西哥政府一面忙于打赢“缉毒战争”,一面苦于控制高企的犯罪率,但均收效甚微。墨西哥毒品问题日益“国际化”和“军事化”,其外溢效应已威胁到整个美洲地区的安全,因此,打击毒品犯罪不仅是其国内治理的重要议程,还兼具对外关系取向。现今美国市场90%以上的可卡因来自墨西哥,美墨之间的年均毒品交易额约为190—290 亿美元 占墨 GDP 的 3%—4%。[25] 在

,国内层面,洛佩斯主张叫停长期无效的武装打击贩毒集团黑势力的政策,主张通过全国大赦、宽恕毒枭以及对等谈判等方式来结束旷日持久的“缉

毒战争”。在国际层面,墨西哥毒品犯罪的主要驱动力源于美国市场的庞大需求,加强与美国之间的合作是有效打击跨国贩毒犯罪的重要手段。

洛佩斯还将重塑对外关系置于更为重要的位置上。首当其冲的是重塑墨美关系。洛佩斯认为特朗普“古怪而傲慢”,公开批评特朗普政府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的政策“不人道”,还曾出版一本名为《听着,特朗普》(Oye,Trump)的畅销书痛斥特朗普。但洛佩斯并不是一个反美主义者,随着 2018大选进程的推进,他对特朗普的态度有所缓和。因此,有学者将

[26]美墨关系比作“权宜婚姻”。 在当选总统后,洛佩斯第一时间与特朗普进行沟通,寻找利益共同点,以妥善处理和修复墨美关系。

在特朗普政府对墨西哥的不友好政策取向下,洛佩斯积极探索对外关系和贸易、投资格局的多元化,寻求搭建通向南北两个方向的经济一体化通道,通过加强与巴西等南美大国的外交和经济合作,以及提升墨中经贸合作来减少对美国经济的过度依赖。

结语

2018年墨西哥总统大选是该国民众对政治与经济发展方向的一次公投,国家复兴运动党的胜出打破了墨西哥政坛长期以来由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主导的局面,为墨西哥带来诸多新的内外政策议程。尽管以政治强人姿态示人,但洛佩斯并不是一个奉行民粹主义路线的激进左翼领袖,而是一位务实而灵活的变革政治家。洛佩斯深知,自己当选“不是民众对左翼意识形态的支持,而是对变革的渴望”。在对内政策方面,腾挪资金刺激经济发展、促进就业,集中 打击腐败和毒品犯罪,减少社会不平等现象是其施政重点。在对外政策方面,从移民、贸易关系入手积极修复墨美关系,加强与南美国家的地区整合,提升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是其主要着力点。然而,应该看到,洛佩斯想要兑现其竞选承诺面临的内外挑战也不少,诸如政府财政预算吃紧、传统大党掣肘、对美经济过度依赖等问题将制约其改革与施政进程。 ——————————

[1]墨西哥总统任期六年,不得连选连任,且此后终身不得再任。参见曾昭耀:《政治稳定与现代化——墨西哥政治模式的历史考察》,北京:东方出版社,1996 年,第 78 页。

[2] 墨西哥政府于1929年创建国民革命党。随着形势的变化,该党曾于 1938 年和 1946 年进行过两次改组,第一次改组后,更名为墨西哥革命党,第二次改组后,更名为革命制度党并沿用至今。

[3] 袁东振、杨建民:《拉美国家政党执政的经验与教训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6 年,第 33 页。

[4] Roger D. Hansen,“La Política del Desarollo Mexicano”, in Decima Septima Edicion en Espaňol, 1988, p.3.

[5]《墨西哥革命制度党章程》,载靳呈伟主编:

《世界主要政党规章制度文献:墨西哥、巴西》,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6年,第 198 页。

[6] Brianna Lee,“Mexico's Economy: Rising Poverty, Inequality Undermine Peña Nieto's Economic Agenda ” , https://www.ibtimes.com/mexicoseconomy-rising-poverty-inequality-undermine-penanietos-economic-agenda-2080010.

[7]“Drug violence blamed for Mexico's record 29,168 murders in 2017,”https://www.theguardian. com/world/2018/jan/21/drug-violence-blamedmexico-record-murders-2017.

[8] [美]霍华德·J. 威亚尔达、哈维·F. 克莱恩著,刘捷、李宇娴译,《拉丁美洲的政治与发展》,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 368 页。

[9] 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2017, https:// www.transparency.org/news/feature/corruption_

perceptions_index_2017.

[10]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 NY.GDP.PCAP.CD?locations=MX.

[11] 埃米莉·埃德蒙兹- 波里、戴维·A. 舍克:《当代墨西哥政治》,马里兰,兰厄姆:罗曼和利特菲

尔德出版社,2009年,第 270-271 页。[12] 卢玲玲、闫伟:《墨西哥毒品问题及其未来走向》,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3 年第 3 期,第 38 页。

[13]“Drug violence blamed for Mexico's record 29,168 murders in 2017, ”https://www. theguardian.com/world/2018/jan/21/drug-violenceblamed-mexico-record-murders-2017;“As Mexico Probes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 Graft, Many Cry Foul,”Wall Street Journal, March 2, 2018. https:// worldjusticeproject.org/news/wjp-in-the-news.

[14] Poll:“Mexicans’View of United States Hits Record Low”, https://www.thechicagocouncil.org/ press-release/poll-mexicans-view-united-states-hitsrecord-low.

[15] Valter Pomar,“Balance y Desafíos de las Izquierdas Continentales,”Nueva Sociedad, No.234, julio-agosto 2011, p.54.

[16]“Mexico’s populist would-be president,” https://www.economist.com/the-americas/2017/03/16/ mexicos-populist-would-be-president.

[17] Andrew Selee,“López Obrador Is a Pragmatist, Not an Ideologue”, https://foreignpolicy. com/2018/07/03/lopez-obrador-is-a-pragmatist-notan-ideologue/.

[18]“Mexican election: What if far-left Obrador wins?”https://www.nbc.ca/content/dam/ bnc/en/rates-and-analysis/economic-analysis/ GeopoliticalBriefing_13mar2018.pdf.

[19] https://www.bp.com/en/global/corporate/ search.html?q=data&_charset_=UTF-8.

[20] http://www.pemex.com/en/investors/ publications/Indicadores%20Petroleros%20Archivos/ evolexporta_ing.pdf.

[21] http://www.banxico.org.mx/SieInternet/cons ultarDirectorioInternetAction.do?sector=1&accion=co nsultarDirectorioCuadros&locale=en.

[22]“Mexican election: What if far-left Obrador wins?”https://www.nbc.ca/content/dam/ bnc/en/rates-and-analysis/economic-analysis/ GeopoliticalBriefing_13mar2018.pdf.

[23] Nacha Cattan ,“Mexico's Pro-Business Candidate Wants to Double Minimum Wage,”https:// www.bloombergquint.com/politics/2018/02/21/ mexico-s-pro-business-candidate-wants-to-doubleminimum-wage.

[24]“Conference Call - Mexico elections”, https://www.oxan.com/services/conferences-andevents/conference-calls/the-mexican-election/.

[25] Zack Lindberg,“10 Facts about Mexico’s Drug War”, http://www.borgenmagazine.com/10facts-mexicos-drug-war/.

[26] Lorenzo Meyer,“Estados Unidos y la Evolución del Nacionalismo Defensivo Mexicano”, en Foro Internacional, Vol. 46, No. 3, July-September 2006, p.461.

2018年7月1日,墨西哥国家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快速计票结果显示,左翼的国家复兴运动党总统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总统选举中得票率大幅领先。随后,他本人宣布获得本届总统选举的胜利。图为2018年7月1日,奥夫拉多尔出席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举行的集会时宣布自己胜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