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Investigation

中国近海渔业悲歌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远渡重洋进行捕捞……

“云如船,风如酒,撒下丝网垂金斗。云里游,天上走,画中人家笑声流。渔歌当香饵啊,鱼群追着走。”这首经典的《渔歌》生动地描绘了中国渔民曾经的生活景象。但如今,从辽宁到山东再到两广,在我国1.8万公里长的大陆海岸线上,各大渔场却纷纷出现“无鱼、无渔”的尴尬景象,尤其是上述的四大传统渔场,都面临着丧失渔场基本功能的危机。

渤海素有“渔业摇篮”之称,但在2011年,国家海洋局却声称:“渤海湾作为渔场的功能已丧失。” 如此评价并不夸张,就拿渤海渔业的支柱产品“野生对虾”来说,年捕捞量曾经可达到600 ~ 700吨,但如今却难觅其踪影。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渤海水产研究所的金显仕博士则给出了更多的数据: “1982年黄渤海的渔业生物是68 种,1992年开始大规模下降,真鲷、绿鳍鱼和牙鲆几近绝迹,到1998年渔业生物只剩下44种,真鲷、绿鳍鱼完全绝迹,而鳓鱼、黄盖鲽鱼、梅童鱼也濒临绝迹。如今,渤海大量滩涂、湿地被占用,鱼汛早已消失。”

而作为中国最大渔场的舟山渔场,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从1974 年到 1984年间,舟山渔场的传统捕捞种类“四大家鱼”所占海洋捕捞总产量的比例下降了40%左右,到了2015年,“四大家鱼”所占

限制捕捞的措施与国外相比只是花架子,比如在新西兰,政府对多大的海域允许有多少只船、能捕捞多少鱼、多大的鱼、在哪个地点上岸等,都有具体、明确、严格的规定,这样不仅便于管理,而且还以控制产量来保证整个渔业链条避免进入恶性循环。而我国的渔业管理未能采取这样的“产出控制”,原因有很多,一是因为我国海域结构复杂,二是因为管理水平有限,三是因为渔民素质有待提高。

如何让渔民配合渔业管理,一直是相关部门致力于研究和尝试的问题。山东省海阳市是我国最早实行“海域有偿使用”的地方,经过数年的尝试,当地渔业恢复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海阳曾是有名的“中国蛤蜊”生长基地,据老一辈渔民回忆,以前码头上堆满了装蛤蜊的麻袋,每袋足有一米多高, 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渔船数量猛增数倍,蛤蜊资源消耗迅速,到了90年代末,码头上已经很难见到装蛤蜊的麻袋了。于是在2000年,海阳政府公开投标发放海域使用证,海阳市海洋与渔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海上资源归个人所有后,渔民能自觉严格按照生长期捕捞了,而且遇到幼鱼也会主动把它们放回海里。”

除了加强渔业管理,最重要、最根本的还是保护近海环境。沿海经济的迅速发展,很大程度建立在牺牲海洋环境的基础上,让人们为了保护海洋环境而放弃眼前的经济利益并不容易,在2008 年和2010年,渤海东岸的营口市就曾两度叫停违章排污的造纸厂,但作为当地国企,关停造纸厂涉及数百人的生计和社会稳定,所以该厂一直顶风开工,未

(上图)在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的小皓海滩上,出海捕捞了一天的渔民们收获寥寥,只能失落地扛着渔具归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