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Route 66美国66号公路自驾行A Driving Trip along the Former Glories

一路向西的沧桑与荣光文 图 萝卜头范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东起芝加哥,西至洛杉矶的美国66号公路,曾经是连通美国东西部的交通大道,一度风光无限。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这条公路逐渐被更为宽阔、平坦的州际公路取代,繁华不再。

显赫也罢,衰败也罢,这条公路毕竟见证了美国人的苦难,也见证了美国人对自由勇往直前的追求,因此它被尽情地展现在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的笔下,成为了美国人心中的“母亲之路”。1990年,在“66号公路联盟”的努力下,这条公路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而随着《阿甘正传》《汽车总动员》等影视作品的传播,它更为世人所熟知。

作为“凯迪拉克66号公路第四季”活动的一员,我有幸踏上这条公路,体验了从66号公路的中点——得克萨斯州阿马里洛,到洛杉矶的这段约2000 公里的路程,去探寻它的历史和荣光,它的荒凉与沧桑……

从西安经北京飞往休斯顿,途经白令海上空时,我有幸看到万米高空上的朝霞和日出,这是我到达休斯顿之前最深刻的记忆。

休斯顿乔治·布什洲际机场位于主城区以北大约37公里处,从机场前往希尔顿惠庭套房酒店的路上,我只看到低矮的房子和宽阔的庭院,而世界上许多知名的能源公司总部,就隐藏在这些并不起眼的低矮建筑中,不得不让人喟叹。

在休斯顿停留期间,酒店附近的停车场引起了我的兴趣,里面停满了据说能把悍马车撞烂的黄色校车。朋友介绍,那是指定的校车专用停车场,司

机每天从这里出发,接送上学的儿童。这种“客车设施、卡车骨架”的校车,全美有近50万辆,它们在路上行驶的特权甚至大于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

我在感叹中到达了机场,与大部队会合。从这里,我们乘坐多尼尔328型客机前往阿马里洛。在阿马里洛机场迎接我们的,除了Openroad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有霸气的万国房车和凯迪拉克全尺寸SUV凯雷德。

主办方聘请来了66号公路专家尼克博士,让他随队为我们讲解66号公路的历史。在尼克博士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美国第二大峡谷——位于阿马里洛东南约48公里处的帕洛杜罗峡谷国家公园。不知是因为参观时间不对还是参观点不佳,壮观的峡谷景观并没有呈现在我们的面前,甚至可以说有点寒酸,只有那剥蚀后的红色沉积岩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视觉冲击。

路中点附近的阿马里洛,我猜想除了行程时间外,主要是因为这附近的凯迪拉克农场。

阿马里洛城西的40号州际公路,与66号公路的故道部分重合,凯迪拉克农场就在路旁。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些优质牧草,走近之后,却被那一排满是涂鸦,半埋在地下的汽车所震撼。车友们也为这样的景致所感动,纷纷上前用喷漆罐在车体上涂鸦,恣意挥洒自由的笔触。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66号公路全程(芝加哥-洛杉矶)中点。除了路边标示“中点”的指示牌,这里还有一间“中点咖啡馆”。咖啡馆里有号称“66号公路上最好吃的甜点”,不过,吸引我的还是店旁停放的两辆老车,在略显褪色的红色车身上,写满 了白色或金色的文字。它们就这样停在咖啡馆旁,像两位虔诚的侍者,恭敬地迎来送往。

继续前行,我们一连经过了几个在66号公路繁盛时期形成的小镇。曾经的人声鼎沸和欢声笑语,早已随着这条公路的日渐冷清而消失,直至成为今日的鬼城。在一个小镇驻足时,尼克博士介绍说,这个硕大的镇子,目前只有两位居民——一对母女而已。

带着惋惜,车队进入了新墨西哥州。午餐的地点是“蓝燕汽车旅馆”。自建立70多年来,蓝燕汽车旅馆的外观始终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据说旅馆外的霓虹灯是66号公路上最美的霓虹灯,立于其上的蓝色燕子寓意“回归”。而这一幕曾屡屡出现在电影

中,让人难以忘怀。

在一片孤寂中,我们到达了位于圣罗莎的66号公路汽车博物馆。作为66号公路的地标之一,这里陈列着30多辆经典汽车。与其说它是一个博物馆,倒不如说是一个老爷车仓库:各式各样的老爷车随意摆放在略显拥挤的空间里,那种博物馆安静、肃穆的感觉丝毫不见,汽车不只是陈列品,同时还被标价待沽……

车队缓缓驶入圣菲,我们被入眼的独特建筑所彻底震撼:建筑的墙体由风干的砖坯砌成,颜色皆为土黄色,墙体边缘过度圆滑,罕见棱角,厚厚的墙垛大多很低矮……让人仿佛回到曾经的纯真年代。而这种特色建筑名叫“阿道比”(Adobe),与世界知名的设计软件公司同名,不知二者是否存在关联。

当阳光洒下来,圣菲如黄金之城一般绚烂。这座仅有7万余人的新墨西哥州首府,一年四季气候温和,在每年300多天的晴天里,每到日落时分,天空便会一片鲜红,被人们誉为“基督的血”。我们因为行程的原因,没能前往市区,但在入住了同样为阿道比风格的酒店之后,却遇到了绚烂的彩虹和晚霞,可谓不枉此行。

在同行的琢磨先生提议下,尼克博士带我们去了美剧《绝命毒师》的拍摄场地之一——剧中的黑帮聚会的咖啡馆。对于毫无美剧经历的我,更期待的是接下来的房车公园。其实自从到达休斯顿后,我就看到各种一体式房车、拖拽式房车在道路上奔驰,好像美国人不是在休假,就是在休假的路上,这让我艳羡不已。

我们参观的房车公园始建于20世纪40年代,起初它只是一个贸易站点,因坐落于沙漠之中的一个山顶上,而得名“山顶贸易站”,后来才被改为房车公园。这里停放着许多老式的拖拽式房车,如果你觉得只是参观不过瘾,也可以租赁一台,去亲身体验一番。

到达在美国享誉盛名的盖洛普时已是午后,我们的目的地是被誉为“明星之家”的El Rancho Hotel & Motel复古旅馆。自1937建成以来,

这家旅馆就成了美国电影人的最爱,有近20部电影在此拍摄,几乎所有在盖洛普拍过电影的明星都曾在旅馆下榻,它的顾客还包括两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和里根。酒店的很多房间也索性以这些明星命名,因此“明星之家”可谓实至名归。

车队在荒漠中逶迤前行,日落时分抵达亚利桑那州的小城温斯洛,入住与“明星之家”一样享有盛名的La Posada Hotel。旅馆的历史同样可以追溯到 20世纪30年代,它是女建筑师考特的杰作,也是温斯洛Amtrak火车站的一部分。这座别致的建筑既采用了大量粗线条,又融入了浪漫色彩,房间宽敞、装饰奢华,非常完美地呈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美国西部风情。旅馆的每个房间同样以曾经入住该房间的名人命名。我所分配到的房间,是以“Victor Mature”命名的。据资料显示,这位演员曾主演电影《上海风光》,也算是与中国有缘。

翌日一早,我趁着晨光,饱览了旅馆周边的风景。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旅馆给人一种厚重、沉稳的感觉,却又不失文艺和浪漫色彩。集体参观时,我们沿着旅馆门前的街道步行几分钟,就看到一尊手扶吉他的铜质音乐人雕塑矗立在街角的灯杆旁。原来这里是老鹰乐队钻石级金曲《从容不迫》(Take It Easy)中所唱到的那个街角。在这首歌走红以后,这个街角便成了小镇的标志,与墙壁上的油画、十字路口巨大的66号公路符号以及附近的建筑一起,吸引着一拨又一拨游客前来观赏。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威廉姆斯小镇。人们可以从这里乘坐火车前往大峡谷,也正是因为如此,

这里有琳琅满目的纪念品、美食,当然还有徜徉的游客。

无论是否去过美国,但凡一提到“科罗拉多大峡谷”,大家都所耳闻。我们乘坐大巴车到达大峡谷国家公园南缘时,时近中午,天色较阴沉,加上闷热的空气,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但当我们走到大峡谷边上凭栏观望时,内心的压抑顿时一扫而光。

极目远眺之处,地平线一如往常那样平直,但随着视线拉近,就在这块平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蜿蜒曲折的深谷,远处如一条线,近处则宽窄不一。深谷之中,耸立起无数高低起伏、形状各异的凸起物,或如金蟾望天,或如游龙探海,或如神龟翘首,不一而足。在众凸起物的合围之下,一条“小河”偶露真容,河边可见绿色植物丛生,隐约间还有一些建筑藏身其中,宛若世外桃源……

那条河就是在西班牙语中意为“红河”的科罗拉多河,而这条峡谷,就是科罗拉多河强烈侵蚀、切割的杰作。

从大峡谷回到威廉姆斯后,我与两位车友一起 直奔一家户外用品店,在这里,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公开出售的真枪实弹,一位车友请求将一把左轮放在柜台上查看,却被老板无情地拒绝了。因为我们不是美国公民,为避免发生意外,他甚至不会让我们摸一下枪支。

我们用餐之际,餐馆门前的道路被两辆马车左右封堵,4位牛仔便开始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上演一出西部牛仔大戏——质问、抗争、鸣枪……非常逼真,看着眼前的一切,让你宛若置身于几十年前的美国西部。

成功游说亚利桑那州立法机关,保留了在亚利桑那州境内的66号公路干线。在他的带动下,沿66 号公路的七大州也陆续成立协会,安瑞由此成为66 号公路的非官方代言人,被人们冠以“66号公路守护天使”的美誉。安瑞退休后,与妻子威尔玛在这里开了一间理发店。如今,已年近90岁高龄的安瑞依然每天坚守在这里,为慕名而来的游客讲述66号公路上那些有趣的故事,并亲自操刀为男性顾客理发。

与老爷子告别之后,我们走上了目前保留的最完整的一段66号公路——从塞利格曼到金曼的这段公路,全程约110公里,依旧保留着上世纪50年代的风貌,被称为“经典66号公路”。行驶在这条路上,会让人产生一种穿越时空、回到往昔的错觉。

路过金曼之后,车队就在高低起伏、蜿蜒曲折山路上跋涉,这种感觉与在秦岭山道上驾车极为相似,在这里,凯迪拉克SRX的智能全驱系统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驾车瘾还没过足,就到了一个拥有正义化身的名字的小镇——奥特曼。只是这里没有怪兽,倒有 一群毛驴——这个镇子上真正的明星,它们不仅悠然地漫步在街道上,其形象还成了小镇邮局邮戳图案的一部分,随着信函、明信片走遍了全球。

上个世纪前半叶,这里曾因盛产黄金而闻名, 66号公路穿镇而过,更是让无数淘金者蜂拥而至,一时间小镇人声鼎沸。但二战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淘金者纷纷离镇参军,镇上人烟日渐稀少,66号公路的改道更让其雪上加霜,使其繁华不再。人走了,淘金者留下的驴子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并繁衍生息至今,不但等来了66号公路的复兴,也等来了小镇的新居民……

接下来的一段路,我们依然穿行在荒漠中。百无聊赖之际,几幢高耸、雄伟的大楼跃入眼帘,大家心中的寂寥刹那间被惊喜取代,有车友长叹:“我们终于进城了!”与高楼一起让我们惊喜的,还有流经它脚下的清澈河流。数艘游艇、摩托艇在水面

游弋,与此前的荒漠相比,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尼克博士说,那就是科罗拉多河,流到这里后,它一改在大峡谷中奔腾时的混黄状态,变得清澈、透明。

我们到达的这个城市,就是号称“迷你拉斯维加斯”的拉夫林,在赌博合法的内华达州,拉夫林是第三大赌城,由于城市傍河而建,所以也是知名的水上赌城。这里每年吸引着超过500万人光顾,与闻名世界的赌城拉斯维加斯所不同的是,人们来到这里后多半是选择怡情小赌。

吃完精美的自助海鲜大餐,天空中晚霞豁然出现,金色的霞光映在酒店通体的玻璃幕墙上,与蓝天白云和清澈的河水融为一体,织出了一幅壮美的画卷,我顾不上扑面而来的热浪,只是忙不迭地把这美景收入镜中。

离开拉夫林,车队一直穿行在荒漠之中,直到“欢迎来到加利福尼亚”绿色标牌出现,道路两侧才露出更多的生机。一路经过由加油站变身的“罗伊汽车旅馆和咖啡馆”,以及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县的具有印第安风情的“棚屋汽车旅馆”,就直奔66号公路的终点——圣莫尼卡。

位于洛杉矶近郊的圣莫尼卡,海滨气候宜人,拥有美国西海岸最古老的码头,还是举世闻名的日出日落观赏地之一。透过拥挤的人群,可以看到圣莫尼卡的海滩木台上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标牌,上书“圣莫尼卡:66号公路终点”,这就是现在的66号公路终点标志。伙伴们纷纷在标志牌下拍照留念,为本次自驾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晚上,在乔治安饭店举行的庆祝宴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享受着美酒佳肴,观看主办方制作的活动照片和短片,那些精彩与会心的笑容铭刻在了每一位车友的脑海,或许在很多年以后,它们仍将萦绕在参与者的心田,时光不老,记忆不散。

(左右页图)被誉为“母亲之路”的美国66号公路,曾经风光无限,也曾落寞衰败。而如今走向复兴的66 号公路更像是一条穿越时空的隧道,带你进入西部牛仔风行的年代。

(左右页图)左页图为建立在山顶的房车公园,在这里停放了许多老式的拖拽式房车。右图为科罗拉多大峡谷,壮阔的大峡谷,看一眼就可以震撼人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