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iking Trip from Kuerdening to Kalajun

文 图 云山之远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然基因库”。

下午2:45开始正式徒步,天空下着小雨,山路泥泞湿滑,雨天重装徒步是个苦活。但由于空山新雨,气息清新湿润,因此穿行在碧草云杉之间,心情相当愉快。

经过大莫合管护所时,偶遇一个上海驴友正在此处扎营休息,攀谈后得知他此次为独行,已经迷路,前一天在山里绕了四、五个小时才走到这里,早已筋疲力尽。而接下去的路线,他似乎也不熟悉,我们只得希望他后续的行程一切顺利……

约莫4小时后,我们到达苏科伦草原,我一眼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当即安营扎帐。此处视野开阔,草原葱绿,山脚下溪流似练、层林叠嶂,云烟在山林里缓缓飘荡,牛羊马群在身边移动,美似桃源。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踏实,由于这是我第一次长线重装,两个人在野外扎营难免忐忑,一有风吹草动,心里便起警觉。深夜,帐篷外的犬吠此起彼伏、忽远忽近,我屏息凝神地仔细捕捉帐篷外的声音,唯恐有动物走近。从山下溪谷里传来涛声,声声入耳,在各种声响中,我断断续续进入浅睡。

面窜出一条狗,对着我们狂吠猛叫、龇牙咧嘴,作势欲扑。我和漠寒用登山杖作保护,假装无视狗的存在,保持着原有的节奏往前走,那条狗在我们身边纠缠了近百米,才悻悻离去。

过了一阵,我们坐在路边休息,我注意到山坡下一两百米处有一户牧民,这家人养的狗很凶猛,不停地追逐着过往的牧民和马。刚才被狗追咬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吸取上一次经验,我们当机立断,想趁它还没发现我们时,赶紧溜之大急。但事与愿违,还没等我们拐过弯,大狗就发现了我们,它立刻朝我们飞奔而来。我们加快速度,连着拐了2个弯,离得远了,那条狗才放弃追逐。

在草原徒步,被牧民家的狗追很正常,正确的应对方式是无视它,按自己的节奏继续走,千万不要主动攻击。一般情况下,狗的势力管辖范围是牧民家周围,只要出了这个范围,狗就不再紧追不舍。

和上午的轻松相比,下午辛苦了许多,一路上尽是上下起伏的大坡。更糟糕的是,此时我的身体出了些状况,体能下降,漠寒一会儿就将我甩出老 远。幸好时间尚早,后面的路程也不多,于是我们放缓脚步,慢慢往前赶。

下午6:30,到达塔里木河谷。塔里木河谷坐落在山谷里,是一个3A级风景区。因为身体微恙,我们临时决定不扎帐,住进一家叫“塔里木庄园”的酒店。吃饱喝足、洗漱完毕后,躺在酒店洁白、舒适的床上,安然入睡。半梦半醒之间,我听见窗外的风雨声时骤时疏,雨整整下了一宿,这一夜休息得不错,清晨起来,身体已恢复如常。

过了垭口,即将进入东喀拉峻草原地界。山口的另一面,地势平缓,仅用20分钟,我们就走出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