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otographic Trip around the Wilderness

文 图 蓦然白里小三黑 云在青天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他找动物非常专业,后来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菲列蒙一见我们就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看得出他因我们特别选择他而自豪。菲利则年轻很多,只是略显羞涩地冲着我们笑,一阵寒暄后,我们上车向阿鲁沙市进发。

阿鲁沙市号称坦桑尼亚的旅游首都,几乎所有前来坦桑尼亚北方线路的游客,都会在这里作短暂停留。穿过阿鲁沙市区,并没有感觉像一些东非城市那样喧嚣与杂乱,绿树成荫的街道甚至会让你感觉到优雅和静谧。我们找到一家叫“中国龙”的中餐厅,在这里享用最后的美味,因为接下来的几天绝无可能吃到中餐。吃完饭,我们便前往计划中的第一站拍摄地纳特龙湖。之所以选择纳特龙湖,是因为美国《国家地理》

人们都会选择驱车观赏动物。

在塞伦盖蒂,让我们最难忘的是追拍狮子捕猎。那天,我们开车行进在草原上,突然,菲列蒙激动地说:“有狮子,不止一只。”菲利立即向菲列蒙手指的地方开去,随着车越来越近,我们看见5只威风凛凛的雄狮,它们坐在草地上,有的在眺望远方,有的在挠痒。还没等我们拍摄,一只狮子忽然起身并向远处张望,通过它的视线,我们看到在几公里外有一些尘土扬起,紧接着,另外几只狮子也跟着起身,它们一起朝着有尘土的方向行进。菲列蒙说,在尘土扬起的地方要捕猎了,雄狮是前去助阵的。

我们一路尾随着雄狮,穿过一小片湿地,来到一片稀树草原,只见角马、斑马、格兰特瞪羚在无序地奔跑着,扬起阵阵尘土。菲列蒙说“:要捕猎了。”我们迫不及待地问“:在哪里?”此刻尘土飞扬得更加猛烈,几只雌狮在动物间来回奔跑,瞬间我们意识到它们是准备围剿,可是它们锁定的目标是什么?它们的战术到底是怎样的?正当我们思索,菲列蒙突然大声喊:“快拍!快拍!”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一只雌狮正在追赶一只角马。我们快速

盖蒂边境的河流,是迁徙之路上的第一大水源地,百万角马将在这里进行补给,然后一路北上,奔往马赛马拉。

当太阳缓缓升起,万物开始苏醒,我们乘坐的热气球也慢慢上升到格鲁米提河上空。只见角马在晨光中奔跑,它们分成了许多分队,每个分队都有一头角马领队,带领群体走最捷径的路线,并躲避大型食肉动物的追捕。尘土在阳光照射下飞扬,气势如虹,我们在拍摄的同时也发出阵阵欢呼声。

导游告诉我们,格鲁米提河也是一道鬼门关。奔跑了数十天的角马干渴难忍,当它们来到河边时,只顾张大嘴巴饮水。而河里的鳄鱼等待这顿角马大餐已多时,但它们是极具耐心的杀手,会潜藏在水下以极慢的速度接近饮水的角马,待到距离不足半米时,才突然从河中跃起,将角马拖入水中咬死,而其他角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鳄鱼疯狂撕咬,而时间不允许它们悲伤,唯有快速越过河流,才能避免更多的死亡。

当太阳完全升起,阳光照在了我们脸上,也照亮了这片广阔的草原。我们静静地感受着这片神奇的土地,等到来年2月,雨水再次浸润塞伦盖蒂,动物们将重返这里,那时,又将有一场残酷的生存大战。

拍摄完动物大迁徙的壮观场景,我们驱车前往恩戈罗恩戈罗火山保护区。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直径为18公里,是世界第二大火山口,完备的生态系统也让它成为新的世界奇迹之一。

进入保护区,沿着盘山公路行驶,道路两旁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植物,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我们预定的酒店位于火山口的边缘,到达酒店后,还未进入房间卸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来到酒店的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环顾火山岩壁,见其十分壮观,而俯瞰辽阔的火山口盆地,则是一片绿树成荫,虽然此时花海已经退去,但景色依旧迷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