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Peafowl

大难临头的绿孔雀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由于人类的自私,中国珍稀动物绿孔雀正在遭遇灭顶之灾。

孔雀头顶直立冠羽,身披五彩翎毛,极具观赏性,此外,孔雀还象征着吉祥、善良、华贵,因此,孔雀也被称为“百鸟之王”,深受人们的喜爱。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人们在动物园中常见的孔雀为蓝孔雀,引种于印度,而中国原生的孔雀为绿孔雀,通常在野外繁衍生息。但近年来,由于人为的破坏,绿孔雀的栖息地急剧缩小,云南省红河流域的一小片区域,已经成为绿孔雀的“最 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然而,就在这片区域上,几座小水电站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这就使得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也即将消失。人们担忧:中国原生的“百鸟之王”绿孔雀很可能就此走入绝境……

孔雀属于鸡形目雉科孔雀属,其属下分蓝孔雀和绿孔雀两种:人们在动物园中常见的孔雀为蓝孔雀,为印度和伊朗的国鸟,主要产于巴基斯坦、印度和斯里兰

江流域的绿孔雀销声匿迹。而在红河流域,由于小水电站的建设,绿孔雀的生存环境也变得岌岌可危……

2017 年4月“,野性中国”绿孔雀调查小分队来到云南省红河流域的小江河河谷,行进中,小分队成员突然发现了一条新的岔路,岔路向小江河上游的方向延伸,沿着道路越往前走,离小江河的河水和谷底的季雨林就越近,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涌上大家的心头。果不其然,在路的尽头,一个搭满了钢筋和脚手架的工地赫然出现在眼前——在小江河的南岸,一个类似水电站机组厂房的框架正在建设,滚落的泥土和山石已将厂房下方的季雨林彻底埋掩。让成员们无比痛心的是,这个位置距离他们1个月前拍摄到绿孔雀的地方,仅仅相隔数百米。

小江河河谷地处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于2003年成立,沿红河干流石羊江自西北向东南呈狭长条形分布,最高海拔1796米,最

性中国”的调查,正在悄悄建设的小江河水电站的装机容量仅为1万千瓦,并不符合《意见》的要求。

面对这样的情况,“野性中国”创始人、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说:“仅仅是为了建造装机量才十几万千瓦的小电站,这不由得我们不深思,我们需要合理利用和开发自然的资源,但是否确实需要在这样一片敏感的区域修建一座电站。当各方选址和环评时,是否已经考虑了该电站的产出,是否值得自然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不过,早在2014 年8月,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环评报告已得到环保部的批复,该报告认为:电站施工可能迫使该物种(绿孔雀)放弃紧靠江边的觅食地点,但江边地段人为干扰强烈,活动几率小,因此,不会影响该物种在当地的生存和繁殖。

然而,据“野性中国”团队深入现场的调查,他们认为这一结论与事实不符——几十米的水位线上升,将淹没绿孔雀赖以生存的环境,阻断它们生存、繁衍的最后道路。奚志农说:“绿孔雀这样的大型鸟 类,虽然生活在密林里,但对河滩的依赖很大,它们必须在开阔的河滩上求偶繁衍。而到了生活艰难的旱季,绿孔雀赖以生存的食物是水滨结果的大树或禾本科植物种子,这些都只有在河滩上才能获取。水电站建成,它们将无法繁衍、无法觅食。”

为了保护绿孔雀最后一片完整的栖息地,2017年3月“,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野性中国”3家环保社会组织联名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暂停红河流域的水电项目,挽救濒危物种绿孔雀的最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与此同时,众多的自然保护者也在不断地大声呼吁,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限度地保护绿孔雀的最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

然而,截止目前,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和小江河水电站并未停止建设。“野性中国”的志愿者说:“绿孔雀雄鸟需要3年的时间才能长出完全的羽屏,然后开始生儿育女,或许它已经完全没有机会活到那一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