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生的“百鸟之王”走入绝境Habitat Disaster of the China’s Rare Animal

文 艾几 图 艾几帅学舟陈小兵奚志农张程皓张强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卡,而绿孔雀则为中国的原生孔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中,作者就借用了绿孔雀来表达哀怨之情;明代画家吕纪的《杏花孔雀图》,所描绘的正是绿孔雀;明清文官三品的官服“补子”的纹样也为绿孔雀……

据研究绿孔雀的人员介绍,虽然绿孔雀与蓝孔雀都叫孔雀,且长得也颇为相似,但它们在基因上存在着差别——绿孔雀的体型比蓝孔雀更大,羽毛也更加华丽。不过,绿孔雀生性娇弱,不易繁殖,即便是在受到保护的环境下,它也不愿意与人接触。因此,绿孔雀几乎不可能被圈养,只能在野外生存。

20世纪90年代,中国引入蓝孔雀养殖,并圈养 于动物园中对游客开放,人们逐渐习惯把蓝孔雀当作孔雀的代名词,而生长于野外,难得一见的中国原生的“百鸟之王”绿孔雀却逐渐被人们遗忘……

“现实情况是,我们才刚刚分清蓝、绿孔雀,绿孔雀这个物种就已经濒危了!”一位长期致力于宣传绿孔雀保护的志愿者说。早在1988年,绿孔雀就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然而由于绿孔雀的观赏价值极高,不法分子对绿孔雀的偷猎从未绝迹,而人类对其栖息地的破坏,则对绿孔雀造成了“团灭”式的打击。

根据绿孔雀的生活习性,其栖息地常为海拔2500米以下的低山丘陵及河谷地带,栖息地的植被

低海拔623米,保护区内拥有季雨林、灌木丛、半湿润常绿阔叶林等多种植被类型,为众多珍贵动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和栖息环境。2014年11月至 2015年7月,保护区绿孔雀保护项目工作小组采用标图法和红外相机监测法,重点调查了保护区部分区域的绿孔雀情况,经过200多天的连续监测,工作小组拍摄到一定数量的绿孔雀照片和视频,数量占云南省绿孔雀总数的10%以上——这是云南省乃至全国最大的绿孔雀种群。据调查,云南省红河中上游的戛洒江、石羊江、礼社江和支流绿汁江、小江河河谷组成的一小片区域,是目前绿孔雀在全国最大、最适宜生存的栖息地,这一片区域也被誉为绿孔雀的“最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而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中的小江河河谷和礼社江河谷,则是绿孔雀最为集中的两个地点。

然而,绿孔雀的“最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如今也面临着重大危机。2014年,一个装机量仅4.98万千瓦的水电站——大湾水电站横切礼社江,为了修 建这个水电站,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做出了“区划调整”,把保护区核心区内的面积达809.47公顷的地方划为水电站的施工区域。从卫星图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曾经河水蜿蜒流淌、有着多片河滩、一片葱郁的礼社江河谷,如今已变成一条干涸、死气沉沉的“死亡谷”,这样的变化对绿孔雀来说无异于灾难。

这还不算,类似的灾难正在重演:在红河的干流戛洒江上,正在修建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正好位于水电站的上游,保护区河谷底部的海拔为623米,而戛洒江一级电站蓄水后的正常水位线是675米,这就意味着,保护区里的河谷会被淹没,绿孔雀赖以生存、繁衍的河滩都将被毁灭。此外,根据“野性中国”在2017 年4月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小江河上,一座小水电站正在悄悄建设,据当地人透露,小江河上将要建设3个梯级水电站。如果这几个小水电站一旦建成,即便是下游的戛洒江一级电站的回水淹不到保护区内小江河河谷海拔较高的地方,这几个小水电站也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