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Thailand泰国北部骑行记

“骑行东南亚”之泰北篇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柬埔寨骑行结束,我们来到柬泰边境,却因签证问题一波三折,闯关两次终于得以进入泰国。泰国旧名暹罗,素有“佛教之国”的美誉,佛教徒占全国人口的9成以上,人民热忱而真挚,在友善的氛围中,我们感受着这个国度美好的一切。

一路北上,我们在素可泰古城领略辉煌的历史遗迹,在茂密的丛林里邂逅动人的湖泊,在山间发现安静、浪漫的边境小城难府……美景虽然可以慰藉身体上的疼痛与疲劳,但签证问题直接影响了我们的行程,让我们的东南亚之旅不得不止步于泰北。

员说明骑行的特殊性,几经交涉无果,不得不失望地离开。

晚上在大皇宫附近找到一家旅馆,躺在床上我却失眠了,明天要去哪里?行程怎样安排?再三思索,却始终没有头绪。

第二天,我们决定漫游泰北,起点就定在曼谷北部的素可泰古都,从曼谷坐汽车就能直达。“素可泰”意为“快乐的开始”,是泰国首个王朝素可泰王朝的首都,也是泰国文化的摇篮,泰国的文字、艺术、文化与法规,很多都是在素可泰时代创立的。

到达素可泰已是凌晨,素可泰的汽车站整洁、宁静,我们索性就在汽车站的草地上露营,这一夜睡得安稳、自在。清晨,汽车站依然没什么人,这里是素可泰府的新城,而我们的目的地遗址公园在旧城,两城相距8公里。

骑行到素可泰遗址公园,遵循景点路线,在公园内走走停停。泰国人笃信佛教,园内到处可以看到寺庙、佛塔与宫殿,相当宏伟,有些虽是残垣断壁,却也不失庄重。最为壮观的当属玛哈达寺,作为素可泰最大的佛寺,寺内共有大小佛塔198座,其中包括释迦牟尼的巨型座像。

冬天,泰北山区已经变换了颜色,空气中带着一丝肃静与寒凉,群山在远方连绵起伏,若隐若现。夕阳的光辉再次笼罩大地,我始终认为,太阳只有与群山、河流相伴,才能呈现出最美的意境。

夜晚,我们找到一座寺庙露营,泰国的寺庙基本都对外开放,夜不闭户,由人随意进出。不过我们和庙里的僧人互不打扰,碰见也只是点头示意,一笑而过,这种对他人极大的包容度和信任度,是我们来到泰国后感受最深切的。

清晨,被寺庙的喇叭吵醒,天还未亮,喇叭里便传出念经声与悠扬的梵音,整个村子都能听见,虽然睡意犹在,但我们也不得不收拾帐篷,洗漱好准备离开。

这一天的目的地是素可泰东北方的巨大人工湖,它坐落于老泰边境的Tonsakyai 国家公园内。从地图上看,我们要寻找的湖泊离公路很近,所以总期望在密林中突然看见湖泊的身影。终于,在太阳快落山时,远方的天边出现一点湛蓝,颜色比天空更深,就像一个羞

然后跟着人流坐上大巴过会晒—清孔大桥。大桥横亘在湄公河上,全长680米,由中泰两国出资建造,是昆曼公路(昆明—曼谷)的重要组成部分。10分钟后,大巴停在了老挝入境处。

等待进入老挝的游客很多,过了一个小时,我才拿到老挝签证,接着便去几十米开外的出境处办出境。海关人员奇怪地看着我,他想不通我究竟在做什么,再三向我确认后才盖戳。一切顺利,我如愿再次进入泰国,虽然只有15天时间,却有一种绝境重生的快感。再见到阿寂时,他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长椅上,看到我的那一刻,他松了口气,一个人的旅程可没什么意思。

在清孔吃过可口的午餐,一路北上,前往泰国最北的美塞。从清孔到美赛,一路的风景美极了,钴蓝色的天空像被洗涤过,宽阔的湄公河流经色彩绚丽的森林,泥沙浅滩上还偶有三两个嬉戏的小和尚。

美塞60公里开外,就是泰老缅“三不管”的金三角地带,这里曾是世界三大毒品源之一,因盛产鸦片、毒枭聚集而闻名于世,也正是这段黑暗的过去,造就了它非凡的魅力。金三角是我们迄今为止到过的最神秘的地区,昔日毒贩猖獗的金三角如今已恢复平静,但站在这里,我仍然不时感到阵阵寒意。

每年,金三角都会吸引大批为一睹其真容而来的世界游客,这里已俨然成为游客的天堂。路边的 观景台视野极佳,可以一览湄公河和对面缅老山区的景色。

游览完金三角,我们于下午5点来到泰缅边境小镇美塞,美塞又被称为“睡美人”,是泰国最北的小镇。美塞镇只有一条由南向北的主街道,美塞河位于大街的尽头(北部),河对岸就是缅甸的大其力镇。河上有石桥相连,两国居民可免签证互入对方境内5公里,且两地均有热闹繁华的集市,所以吸引了大批泰缅居民在此进行买卖活动。

想必对面的缅甸又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会不会成为我们下一个踏入的国家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