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我们是认真的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cters - 文:本刊记者 郭嘉

因为内心深处一直保有着对喜剧的情怀,所以他一直在做着与喜剧有关的事情;他是一个为广大观众带去欢乐的人,制造欢乐的人,却以一个忧郁的戏剧制造者自居;他带领着团队打造了素人喜剧节目《笑傲江湖》,也成就了中国第一个现象级喜剧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他就是辛唯嘉,一个热爱喜剧,把喜剧视为生命的喜剧制造者。

“我们建立了一个平台、一个渠道,让更多的喜剧人通过《欢乐喜剧人》的舞台释放自己,展示自己对喜剧的热爱。”

随着岳云鹏获得“喜剧之王”而泪洒舞台,第二季《欢乐喜剧人》也落下帷幕。从开播之初到结束,《欢乐喜剧人》以每期过2,甚至最高达到3.61的收视率,成为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档现象级的喜剧综艺节目。面对这样的结果,身为总制片人的辛唯嘉坦言完全超出了预期,“这确实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其实在没有这档节目之前,大家已经开始对喜剧,包括小品、相声渐渐失去了兴趣,甚至是失望。甚至很多行业内的演员都对喜剧形式逐渐丧失信心。但是没想到《欢乐喜剧人》重新打开了喜剧市场,使大家重新燃起了对喜剧的希望。正所谓有因才有果,正是因为众多喜剧人和制作方玩命的喜剧态度、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作品发挥到极致,才让“喜剧人”和节目本身得到了这样一个好的结果。

回首当年初创立节目时的情境,辛唯嘉感慨颇多。“当时做完《笑傲江湖》之后,我们就在想可不可以找一些专业喜剧人,给他们一个释放的平台,一个窗 口。之后,我和阿苏(‘欢乐智造’艺术总监,《欢乐喜剧人》总编剧)跟董先生(董朝晖,欢乐传媒CEO)一起聊天,我们把最初的这个构思取名为‘天团之战’。在我看来如果把开心麻花、德云社、辽宁民间艺术团等等这些优秀的喜剧团队凑在一起,会不会擦出更多、更精彩的火花。”为了论证这个想法,辛唯嘉和阿苏带领着他们的团队封闭奋战了20天,终于做出了《欢乐喜剧人》的第一版方案。

方案有了,接下来就是找人,这也是最为困难的事情。为了这档节目,辛唯嘉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几乎找遍了中国所有 跟喜剧相关的演员,包括黄渤、林永健、闫妮、姚晨等等,煞费苦心的试图说服他们,结果是没几个人愿意做这件事。贾玲在参加过第一季“喜剧人”后,半开玩笑的对辛唯嘉说:“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个骗子。所以我才一直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沈腾跟你签了吗?宋小宝签了吗?你说的那些人真的都来吗?”当时辛唯嘉坚定的说:“他们一定都会来!”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所以我们看到了沈腾、马丽、宋小宝、贾玲等等一批喜剧人的加盟。辛唯嘉说他们把参加第一季的这些喜剧人称为“喜剧勇士”, “因为他们不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结果是好是坏谁都不知道。不过他们却为此付出了全部,甚至有一点赌的成分。其实在来《欢乐喜剧人》之前,他们已经在各自的领域风生水起,而登上这个舞台,面对的是比赛、是竞争,是褪去光环、是从零开始。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义无反顾的参与到这档节目中,而且,必须全力以赴。”

“内地、香港、台湾,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喜剧人想要站上《欢乐喜剧人》的舞台,我们也很乐意向他们抛出橄榄枝,让更多人见识到他们的喜剧。”

尽管《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大多以年轻的喜剧人为主,但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潘长江老师的到来。“因为潘长江老师是我的喜剧偶像,所以在第一季筹备的时候我就向他发出了邀请,他也很愿意参加,但因为档期等原因,只能遗憾错过。在第二季的筹备期,我们再次发出邀请,这一次潘老师欣然接受。其实他一直都是期期不落的关注这个节目,他说通过《欢乐喜剧人》看到了中国喜剧的‘希望’,也看到了他们对喜剧的发自内心的热爱。他自己是被台上的这些年轻喜剧人深深打动,才义无反顾的站到这个舞台。”

除了潘长江老师这样功成名就的喜剧表演艺术家,许多来自港台的颇具影响力的喜剧人也纷纷站在了这个舞台上,比如第二季中来自香港的詹瑞文和来自台湾的“全民大剧团”,虽然他们的比赛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是也让观众看到了他们的诚意。“毕竟社会人文环境不同、语态语境不同,表演呈现手法也不一样。”辛唯嘉有些无奈的说道,“比如詹瑞文,他堪称大师,香港喜剧教父,但他的母语是粤语,在粤语的这个语言环境中他的表演会很顺畅,他的包袱,他的语感,他对尺寸火候的把握、对喜感的把握是精准的,但是一旦跨越了这个语言,那可能什么东西(笑点)都没有了。就好比让郭德纲用英语说相声,外国人即使听懂了也未必会乐,其实是一个道理,因为这是一个固有的语境语态和表演节奏的改变。喜剧表演讲究的是分寸、节奏;就像包袱讲究的是尺寸,你差零点一秒都不行,但是当你从一个语境转到另外一个语境的时候,你的这种把握度就完全丧失了,所以这也是港台喜剧人在这边比较吃亏的一个原因。”

不过,辛唯嘉说即便有诸多的不易,但还是有很多港台的喜剧人希望来参加,“因为他们也在努力的调整自己原有的表演方式或者说笑点,希望被更多内地观众所接受,力求与内地的喜剧市场相融合。相信随着这个节目的深入,到第三季、第四季的时候,港台的喜剧人一定会表现的更好,因为他们也在努力地向内地观众所接受的喜感靠拢。”

作为《欢乐喜剧人》的总制片人,辛唯嘉为这档节目付出了许多,但是其结果超乎想象,让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而对于节目本身,辛唯嘉也有自己的 一番评价,“从价值观上来说,相对于现在许多的电视综艺、网络综艺,它是一个有态度有内核的节目。与购买国外版权的节目不同,原创是我们的标签。也正因为是原创,无论从节目形式还是其中的喜剧作品,都蕴含着对中国社会当下需求和时代主题的契合。就像潘长江老师的作品《洗脚》,一方面在娱乐大众,而另一方面也是在传递正能量,传递一种价值观。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多综艺节目在这方面是缺失的,这个很重要。我们做的每一档节目都在追求一种叫‘美学核心’的东西,也就是核心价值观。而《欢乐喜剧人》的核心价值观可以体现在节目的Slogan (口号)上:‘搞笑,我们是认真的’,这也是一直以来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同时也映射在我们对每一个作品精神内核的把握。我们始终站在宣扬核心价值观、弘扬正能量的角度,力求创作好每一个作品。”

“身为喜剧的从业者,肯定是希望把欢乐带给大家,但是在创作的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很痛苦的。”

抛开《欢乐喜剧人》,单纯对于喜剧这件事,辛唯嘉说自己是与生俱来的热爱。因为从小特招到部队文工团,后来又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进修,演小品、说相声、打快板,他的生活几乎都是围绕着舞台、围绕喜剧。即使后来离开了部队,开始在地方工作,他也始终扎在喜剧舞台,不离不弃,他说自己对于喜剧,有一种异常浓厚的情结。

对于自己始终奋战在“制造欢乐”第一线,辛唯嘉说制造欢乐是他和团队的职业,也是立身之本。“如今生活中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很多压力,喜剧其实是一种精神刚需。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认认真真的为大众带来欢乐正是我们必须做的。不过‘制造欢乐’确实也很难,非常难。因为每个人对于笑的理解不一样,对于快乐的理解也各有不同,我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制造欢乐。”

有句话说,演喜剧的人却不一定是快乐的。很多喜剧演员虽然在舞台上把欢乐带给大家,可走下舞台,却是一身疲惫,一句话也不想多说。辛唯嘉点头称是这样,“喜剧的内核其实是悲剧。喜剧只是一个载体,或者说是一种表达的方式,它始终会蕴含着一种悲情的精神内核。如果说一个喜剧人,没有去深入的剖析和认真的思考,他的呈现一定不会完满。喜剧不是只用几个包袱、用外化技巧就能演好的,一定是当你自身的思想维度和高度达到了,才会诠释好作品。而当一个人到达那种思维深度的时候,却可能感受到痛苦。这是一个求索过程,会非常的艰难。”

从开始到现在,辛唯嘉说自己始终会坚守着喜剧的这片“麦田”,“或许我不能像喜剧人那样,可以自由单纯的挥洒一个作品,或许需要我承载的东西更多。但最终领引我的,还是内心对喜剧的热爱和情怀。我希望,自己做一个喜剧的麦田守望者。”

欢乐传媒副总裁、《欢乐喜剧人》总制片人辛唯嘉(右)与《欢乐喜剧人》总导演施嘉宁(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