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电影电影中的生活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cters - 文:本刊记者 刘玉方

在采访赵小溪导演之前,我想过很多对于他的勾勒。不仅能拍摄惊悚恐怖的商业电影《枕边有张脸》、《咒丝》,又能拍出《我不是王毛》那样被影评人誉为可以比肩《鬼子来了》和《活着》的黑色幽默电影,同时还能拍出演艺圈勾心斗角、整容、复仇这样切中当下年轻人兴趣点的热门IP偶像网络剧《重生之名流巨星》。于是怀着对他的好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聊着他对于电影的一切。

说道与电影的结缘,赵小溪说应该是父亲的影响。因为父亲赵葆华的原因,他接触电影这一行比较早,也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机会,不过他却一直把成为一名画家作为自己的梦想,也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使然,或者是太多的机缘巧合,在试水电影创作之后,小时候的梦想则顺理成章地幻化成了对于影片画面、故事脚本的高追求。在很多人眼里或许会认为赵小溪的指导风格会像很多导演那样喜欢拍摄一种风格,但是作为70后的新生代导演,他给我们呈现的不仅仅是新鲜活泼,更多的是不同题材给我们带来的视觉冲击,还有对于电影的不同尝试,对电影的不同视角,都呈现了电影的丰富多彩。从惊悚片到战争片,从黑色幽默电影到偶像网络剧,无不展现了赵小溪的优秀才华。我曾问他你会是在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拍摄风格么?他说他不会,“因为电影不是拘泥一格的,它需要导演把自己不同的想法展现给观众,就像一件艺术作品,它给予每个人的感受是不同的。而我刚好想表达这种,电影是一种多变的艺术,每个人的解读也会有不同。电影会有一个主线,因为这条主线才会吸引人。”

在赵小溪执导的电影中我们会发现很多是以小人物为题材的电影,而小人物所带来的大效应往往不是每个人可以忽视的。《我不是王毛》就是以小人物呈现的大电影,据说,这部电影未在国内公映,就已经斩获了2014年浙江青年电影节麒麟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三项大奖。在2015年还获得了金鸡奖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提名。

在浙江青年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上,颁奖嘉宾这

样评价这部电影:“《我不是王毛》的导演赵小溪能够很好地把握整个影片的造型处理、演员表演和叙事节奏,镜头语言风格非常鲜明。”影片上映后获得了影评人的一致认可,有人评论道: “《我不是王毛》犹如战争版的《活着》,机智的讽刺,辛辣的幽默,暗示着历史的残酷性和复杂性,虽然它没有人们所熟知的主旋律,却是最贴合那段历史的主旋律。”

而《我不是王毛》也是赵小溪最爱的一部影片。2015年是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一大批献礼的抗战题材影视作品在2014年纷纷开始筹备,除了《百团大战》、《开罗宣言》这样反映重大历史时刻的鸿篇巨制电影,时任八一厂厂长的黄宏希望抗战题材的电影能够另辟蹊径,走出传统的主旋律框架,于是他找到了曾经制作过战争题材微电影,并且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的赵小溪,给这个心思活络并且熟谙商业电影市场的年轻导演出了一个命题作文:《我不是王毛》。

电影《我不是王毛》以黑白片的形式讲述了豫东的一个小人物狗剩为了攒够二十块大洋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妻,顶替傻子王毛三次将自己卖去当兵,又三次当“逃兵”的故事。初次看到剧本,赵小溪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故事:“它跟以往战争题材作品的表达角度不一样,把关注点放到了人身上,我觉得这个视角很真诚。”

不是每个好影片拍摄的都会很顺利,在赵小溪看来《我不是王毛》太过吸引自己,以至于在拍摄制作经费只有

270万的压力下,还是坚持拍摄这部电影。如何利用有限的资金将其拍出质感是个难题。思虑再三,赵小溪大胆决定影片的主要部分用黑白片的方式去呈现,“黑白片更能表达那个年代的壮烈和写实,也更能表现出战乱的动荡不安和烟火纷飞的质感。同时在有限的预算内,黑白片的呈现方式可以减弱色彩对剧情的干扰,让观众更专注于故事本身。”虽然没有巨额的拍摄资金,拍摄周期也只有短短的26天,影片成型之后,《我不是王毛》却受到了业界的一致好评。小人物的命运在动荡的时代背景下飘摇不定的心酸和无奈被赵小溪通过巧妙的镜头语言和黑白的叙事方式展现得淋漓尽致。

除了《我不是王毛》这种题材的影片,3月24日播出的网剧《重生之名流巨星》根据热门的网络小说改编,该剧拍摄全部使用电影摄像机,云集了一大批俊男靓女,讲述的又是娱乐圈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复仇、整容、男男CP……时下热门的元素一个也没落下。一看就是要走大制作、大手笔精制网剧的路线。截至目前,该剧仅播出了两集,在腾讯视频上却已经创下了16377万的播放量。令人深感意外的是,它的导演同样是赵小溪。

在很多人看来《重生之名流巨星》在商业不过了,但是在赵小溪看来,二者之间并无区别,所有优秀的影视剧归根结底讲述的都是情感“什么是主旋律?就是要有真情实感,要能够传递出美丽、真实和善良的东西。每一部作品我都没有想要去刻意的表达什么,但是我要把美丽、真诚、善良的 东西传递给观众,这是我创作的底线。剩下的就是观众喜欢什么,想要看到什么样的东西?喜欢爱情、亲情和友情,我就会努力把情感这方面做的足一点。”

虽然赵小溪导演拍摄过两部非常有名的恐怖片《枕边有张脸》和《咒丝》,他拍摄的《猫脸老太太》也于今 年四月中旬上映,但是他却不愿意过多提及,因为在他看来,那是刚做导演时的无奈之举,即便如此,他仍然强调道:“恐怖片不能单纯为了吓人而恐怖,还是要做到合情合理,并且要找到人物的感情点。所有的作品归根结底讲的都是情感。”但是他也承认恐怖片在国内面临的限制 很多,不允许创作者有太多发挥。很多片子观众甚至连看都不看一听是恐怖片就直接定性为烂片,这也是身为创作者的一种无奈。

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赵小溪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做网剧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在我印象中网剧不应该是低成本或者劣质剧的代名词, 我希望中国也能拍出像美剧、韩剧和日剧那样精致的网剧。我也试图通过《重生之名流巨星》树立一个优质网剧的标准。”

《重生之名流巨星》之后,赵小溪没有停歇,又马不停蹄地筹备另一部网剧《鬼吹灯》。之前有电影《九层妖塔》和《寻龙诀》的巨大成 功,同期有腾讯视频靳东、陈乔恩版的《鬼吹灯》作对比,赵小溪的压力可想而知,虽然项目还在筹备阶段,7月才开机,演员也都还没有定下来,但是赵小溪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比如尝试着在这部剧中融入一些科幻的元素,实现大的视觉场面,同时也能兼顾到人物情感的表达。

赵小溪的身上有一种很宁静的力量,他语速不快,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极具亲和力。但是当他聊起电影的时候神情却是极为的专注,眼睛里也散发着光。“情感”是他提及到最多的一个词。无论是在作品的人物设定中还是在对待作品的态度上,赵小溪都希望能够全情投入打动观众。在采访的最后,他充满诚意的说道:“挑战不同类型的题材,会让我更具有创作的激情和欲望。不管是哪种题材,我都会用心的拍好自己接下来的每一部作品。”

跟赵小溪聊天很愉快,他总是面带微笑的回答你一切的刁钻问题。从工作,从生活上他总是个乐观的人。真诚,用情感打动你,永远是他对于生活,对于电影的追求。在我看来从事电影事业的人都很敏感,他的敏感来源于对于生活细小的观察,来自对于生活的激情,而这些有时候会被麻木。有人说搞艺术的人疯狂,有时候甚至会神经质,但是这些往往是我们看到最优秀作品的前提。有时我们内心或许已经被磨灭的这种疯狂,这种对于身边美好事物的错过,但是永远有着那么一群人,让他们激情澎湃的情感感染着我们,感染者整个社会,感染着每个人的心灵。这就是艺术,这就是电影,这就是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