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脚踏实地的裁缝人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cters - 文:本刊记者 赵丛君

作为北京青联委员,北京对外交流协会副会长,北京靓诺派时装有限公司总经理、设计总监,LN女装品牌创始人,陈宸在时装界有一定的影响力,被誉为“给靓女人承诺的魔术师”、“中国先锋设计师”。但结束对陈宸的采访,他却给我留下了“匠人”气质的印象。

陈宸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母亲苑永萍在服装行业有着40多年的从业经历,创立靓诺女装品牌并做出立裁百号的制版概念,被业界及媒体誉为“稀有物种的意外存活”。2000年,陈宸远赴加拿大,主修西方画,选修服装设计及面料设计和机械工程专业。

2004年12月,陈宸选择回国工作。也许从小对评书相声等传统曲艺的接触和学习,陈宸对基本功格外重视。为此,他专程到北京服装学院,用三年的时间学习立体制版。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7年初,初次参赛的陈宸在“2007北京春晚——新装过大年”设计比赛中荣获“最佳服装设计奖”,这令他在业界一炮而红,并在北京电视台与香港TVB8春节晚会上登台展示。同年任“靓诺”首席设计师,此后多次举办个人专场时装发布会,并创立了个人品牌LN。

“我是先有了固定的审美取向,然后才进的服装行业。”陈宸对五六十年代的哈雷戴维斯摩托车、老爷车,有着特有的情结,他了解它们的结构与设计。在业余时间,他的大爱就是扎进工作室里设计和制作、修复那些比他岁数大很多的家伙们。

“那是一个做产品的黄金期,是真正属于产品的年代。那时没有太多的科技引导,没有那么多人机标准,产品就单纯的像他们还有的样子,那是人的需求和产品功能设计达成一个平衡的时代。”

陈宸在服装设计时,主张简约、大气、考究、清雅,反对穷奢极侈与过度装饰。在他看来,只要精致考究,无需张扬浮夸,最基本的款式也能做出不可思议的效果。

“气质、态度、格调”是陈宸对LN品牌的定位,让时装具备休闲的舒适性,户外的功能性和运动的弹性,是LN的价值标准。

陈宸认为,恰当的着装不仅美化生活,更能避免他人的误解和那些误解导致的尴尬。有很多或大或小的视觉瑕疵,有可能并没有大到让人察觉的程度,但设计层面上,可以给客户带来恍然大悟的感觉。

对于时尚,陈宸有着自己的理解。“时尚的主流是创造美,是一种生活态度。就是一群人,愿意走在最前面,接触新的东西,然后再传播。”

有人说,中国并不缺服装公司,缺少的是脚踏实地,坚持做原创的设计师。陈宸从小就喜欢日本大师深泽直人和原研哉的风格,也渴望有一天能像他们那样。

陈宸一直为此而努力着。

当裁缝是责任使然

《时尚北京》:从小学习油画到2000年留学加拿大主修西方画,选修服装设计及面料设计专业,回国后北京服装学院学习立体制版,这条路是您自己的选择还是您父母给规划的?

陈宸:这条路是责任使然。我从小是画油画的,在艺术圈上道还比较早,实际上我在海外上学的的时候,我本身是开车行、开画廊的,创业这个事情其实挺艰苦的,但是你要喜欢一个东西,能坚持下来的都是觉得受这些罪内心值当的。时装这行挺累的,家里都在做这个,需要一个向前延续的过程,总不能荒在路上就扔了。咱举一个例子,父母给你留块表,你还老得擦擦弄弄的,不能让它坏了。而且父辈花一辈子弄出的这个东西,咱得接着。中国人这个思想还是挺根深蒂固的,就是父母为大。你是没法选择的。所以我毅然决然就回来了。

《时尚北京》:您母亲苑永萍女士,从事服装行业40多年,她对您的影响是什么?

陈宸:执着。她不像一个生意人,她能花十三四年低头去做一个“立裁百号”的专利项目。没有营销没有品牌推广,把挣钱这件事放下,而且成功了,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我那会也小,好像做生意不该这样。我一直在这个氛围里面,从被迫到慢慢接受,接受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信服了。你喜不喜欢就不那么重要了。

《时尚北京》:在加拿大留学时,您有过在温哥华WELLDONE影视公司担任服装总务助理的经历,与国外的交流过程中,你感觉东西方对时尚,对品牌的理解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陈宸:我觉得我挺难客观地说这事的,我从小到大都觉得东方文化更深厚。咱们能看得到更多形而上以外的东西,我总是反复说一个例子,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广场上,全是文艺复兴的东西,就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 你站在故宫门口,就感觉没有那么多装饰,那种肃穆的感觉,让你觉得大声说话就特别没教养,我觉得这是咱们和他们的区别。中国在深厚的内涵上,更像一个学究。他们形而上的东西会更尖锐、更花哨、更让人耳目一新,但是咱们的东西亘古不变。

研究顾客需求,“工匠精神”不能丢《时尚北京》:2007年出任“靓诺”首席设计师,当时您只有25岁,担当如此重任,有没有春风得意的感觉?陈宸:没有春风得意的感觉,怎么会有春风得意的感觉?我觉得裁缝是个服务

性的行业,我始终没觉得设计师、设计总监,和艺术有什么关系,裁缝的定位绝对不低,但也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行业,踏踏实实把客户服务好就行了。我觉得一个有责任的设计师、设计总监,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称谓,不是一样的活吗?有责任心的设计师,应该多琢磨客户的需求,裁缝该想什么,咱们就想什么。

《时尚北京》:您现在的身份是“靓诺”的总经理、设计总监,那么服装设计和搞企业管理相比较而言,作为一种人生的历程,哪一方面更有挑战性,更刺激一些?

陈宸:我都挺认真的,这两件事都是分内,做事就要认真,尽可能做到最好,因为面对的是市场,所以都挺刺激的。但团队这块会越做越顺,设计这块没有越做越顺的可能,不断在翻新,老是在变化,下一步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

《时尚北京》:国内外很多大牌设计 师感觉我的设计就是这样,其他人不能七讲八讲。对此您怎么看?

陈宸:他们把自己当艺术家了。大牌的意思是火了,并不见得是活明白了。或者说人家本身就是艺术家,这个东西挺难界定的。

民族气质不能忘《时尚北京》:您认为做好衣服最基本的要素是什么?一个好的设计师应该具备什么?

陈宸:了解你的顾客。把一件衣服做好,我觉得是执着,能沉得下心。举个例子,法国、意大利很快很新很高级,他们每年出很多新东西,全世界都在看。然后大家都纷纷在学习借鉴。每个品牌每个设计师都会追逐这些元素,然后描述一些自己的设计思路。时尚就这么延续上了。我觉得做好一个产品,最主要的是要知道那些流行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人家 的袖子是怎么上的,人家的版是怎么把量推进去的,现在很多人不是很愿意花功夫去研究这事,因为这事性价比低,就是你的衣服穿起来有多舒服,动起来有多自然,因为人家花了几十年干这事。人家从制版,从工艺,堆砌出来的,这个是你想做一个好裁缝沉下心去思考的,而不是人家出来一个肩,你就把那肩弄出来。

《时尚北京》:前面您提到东方文化更厚重,能否谈谈对中国气质的理解?

陈宸:我从服装角度理解的中国气质是,我愿意我们的客户穿上我们设计的服装,看着像看世界名著的那群人,而不是看时装杂志的那群人,这两种感觉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裁缝、行业,脚踏实地找契合点,将这些人往中国气质上引导,而不是一下子。我心里的中国气质是大气磅礴,含蓄内敛,质朴包容,是高高在上的,即使最浮华的时尚界也不应该忘记我们的民族气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