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泠汐

打破次元壁的人生体验家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cters - 文:本刊记者 大卜

“牛轰轰”早已是漫画届的名女汉子,范冰冰和李晨曾用她做微博情侣头像,刷过《奇葩说》的弹幕表情,微博粉丝达274万,在微信上经常被我们使用的表情包就有14套,有自己的出版物《向前吧,牛轰轰》,系列动漫视频《轰啪啦》,最近限量“牛轰轰 好奇心”盲盒公仔也开始发售了,可爱的轰轰终于可以从纸上屏幕上走到你的手心儿里了。

牛轰轰形象的创作者是80后美女漫画家刘泠汐,在漫画界是风头正盛的作家,除了这个身份,还是玩得了直播的网红,开得了公司的嗨翻科技有限公司CEO,但她自己说还有很多理想和身份没有完成,所以更喜欢把自己定义成人生体验家,这个身份不会限制了任何一种可能性。

看过她的照片或者微博的人会认为刘泠汐是个又萌又软的二次元,但见了本人却意外的干练和符合CEO的人设,在一问一答间尽管我认为她是个足够聪明的姑娘,但她对自己的评价是“又蠢又笨”,她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比别人更坚持,“我是一个比较笨的人,我完全就是靠自己的那种努力,比如说同一件事情,别人干可能就是五分钟时间,我可能就得一个小时。”

刘泠汐是陕西人,在四川美院读完大学,回到西安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牛轰轰就诞生在西安的工作室,事业发展也正在上升期,此时工作室的一名员工却成了改变她人生轨迹的关键人物。聊到来北京的契机,刘泠汐说:“当时工作室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非常的敬业,然后每天就是工作,做不完就不会走,因为有了这样的人,就特别希望留住她,但是她身上也会有一些局限性,所以我当时就想带她到北京来看看,带她去参观我很多朋友的一些公司,转了一圈以后我的意思就是说就让她开阔下眼界。”结果这次北京之行,却让刘泠汐的心活分了起来,她认真思考了下西安工作室的现状,仿佛已经看得到天花板,再看看朋友们在北京的公司,她认为那才是深挖发展动漫文化该去的地方,所以想通了之后,放弃了西安已有的成就,来了北京重头开始。

和偶像见面的故事也听过很多版本,但听到她的版,着实让我激动了一番。周星驰一直是刘泠汐的偶像,13年西游降魔上映时,因为是周星驰久未露面后的作品,所以在宣传和票房上星爷自己也没什么把握,刘泠汐当时看完电影感觉很多点都很触动她,她就用漫画画了一版《西游降魔》,结果很快在互联网上传播起来,达到一定的宣传效果。周星驰知道了后就联系她见面,这个见面可不是小粉丝去见偶像,而是偶像来感谢她,为电影在新媒体上的传播帮了大忙。

公司现在的发展,牛轰轰已经由独立的形象向NHH Factory(NHH 工厂)转型。在内容形式不断更迭,产品不断叠加的今天,她需要一个核心来不断输送价值观,这

也正是NHH Factory的逻辑。NHH Factory旗下有许多人气表情包,如鹿卡斯、梦鹿、后田花子、国民富贵天团。刘泠汐说现在已经更多的从一个公司管理者的角度来看问题,不像之前更多以作者的角度看,她说动漫行业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发芽,还有很多空白和可能等待完成,她的目标是做成一个可以跟迪士尼公司叫板的全面型企业,制造我们中国自己的经典文化形象和产品。下面来看看刘泠汐和《时尚北京》分享的创客人生。

《时尚北京》对话“牛轰轰”刘泠汐 《时尚北京》:先介绍一下这次“牛轰轰 好奇心”盲盒公仔的发售。

刘泠汐:其实想把牛轰轰做成公仔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从我开始做漫画,我就很希望有个自己的公仔,这个公仔应该是15年底的时候我就开始设计了,最后到了16年中旬的时候已经出来一版了,但是我觉得那个感觉可能不是我最终想要,我更希望它能有收藏价值在里面,然后16年差不多6月份的时候又重新设计,就有了今天和大家见面的好奇心公仔形象,也希望这个产品线能持续下去。

《时尚北京》:“牛轰轰”发展到现在其实它身上附加的东西已经很多很多了,那此时你和它的关系是怎样的?还能代表你吗?

刘泠汐:还是我,但是我身上很小的一部分,就是我们俩都是有共通之处的,会有一些交融的部分,但是它比我更小女生一些,我的内心现在已经更像个男人,哈哈。

《时尚北京》:所以你经历的比较失望的东西,不希望附加在牛轰轰身上?

刘泠汐:嗯,因为牛轰轰这个形象一直以来都是跟粉丝站在一起的,跟他们会有一样的困难和困扰,甚至有一样的阴暗面,但我现在不太会像我以前小女生那个状态去解决问题,我现在可能会变得有点可怕,会理解一切事情的发生甚至是不合理的,但这个东西其实不能作为牛轰轰这个形象去展现出来,它可以是我个人的成长,所以还是希望牛轰轰的形象比较一致。

《时尚北京》:那喜欢现在这个“有点可怕”的自己么?

刘泠汐:也喜欢,其实之前的牛轰轰算是很内核的一个我自己,然后做公司的时候是我需要扮演公司老板这个角色,这时候我是必须要对自己有要求的,比如说我很爱睡懒觉,但是作为老板的时候可能就没有办法这样做,这段时间内我需要把这个角色做好,如果没能履行好,那我可能会讨厌自己。

《时尚北京》:怎么看地域和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

刘泠汐:还是有一些,我是陕西人嘛,陕西人可能比较内敛,比较中规中矩,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太喜欢往前冲,喜欢什么东西都稍微往后退一步,不要冲的那么前,不是那么放得开的一

个地方。但是由于我去四川读书,然后我们的学校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学校,你会看到很多很夸张的人以及想法很怪的,所以在那里面我还是受到一些影响,虽然我在学校的时候我就是一个路人甲,但是回到陕西的时候我就已经算是以前同学里的一个异类了。

《时尚北京》:感觉自己最害怕什么?

刘泠汐:怕走下坡路,我现在就是属于人生低谷期,因为人生一旦到了低谷的话,最终所有跑的方向就一定是往上的方向,我不怕在低谷期,但是我很害怕朝下的那个方向,会让我觉得很恐慌的,我会觉得这个发展可能不够好了,会很焦虑,这个意思就是说不再进步了就没有成就感了,这就是属于下坡路了。

《时尚北京》:对现在所处的动漫行业现状满意吗?

刘泠汐:我不能说满意不满意,这个就是我刚说的我可怕的一点,就是我对所有的现状都觉得是一个很理解的状态,就是它没达到那么好,但是我可以理解它,现在我们国家的动漫市场也好,类似我们这样的公司也好,都处于一个就是刚发芽的状态,你非需要让它挂果那我可能就会觉得也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做法,所以慢慢来, 我们也在努力让这个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好。

《时尚北京》:怎么看勤奋和天分?

刘泠汐:我觉得人是一旦遇到自己特别想要做的事情,他会比任何人都勤奋。就比如说再懒的人,遇到喜欢的人,他都会想要去好好地追求人家。所以不能说一个人是懒还是勤奋,而是他有没有遇到那个特别让他想要去奋斗的事情。其实我也不算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我的确很懒,自己喜欢的事情才会去做。然后天分我认为是你对事情的感知力,如果说你是一个没有天分的人,一件事情发生了,它在你身上起不了连锁反应,你可能需要十件事发生才能有思考,但是有的人可能一件事情就已经有了一些感知或者觉悟,所以天分这件事情还是蛮重要的。

《时尚北京》:分享下用画画这件事赚到的第一笔钱。

刘泠汐:第一次赚到的也不多,但是它会让我开始有安全感,我刚毕业的时候开了一个画室,在两个月内赚了有6000块钱吧,在一个特别特别小的地方,就是一个居民楼里面的一个客厅,然后自己把那个客厅设计了一下,用最便宜的材料,搭一些木架什么的,放一些树枝啊,就搞得很文艺,然后有点像现在咖啡厅那种感觉,就开了一个画班,从招生到处去贴广告啊什么的都是自己,上课也是自己,讲课讲到自己嗓子都哑了,然后收了学费,这让我知道用画画这事我能赚钱了。

《时尚北京》:现在一天的时间大概是怎么安排的?

刘泠汐:白天的时候会在公司,最近这段时间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我会去见一些行业内比较厉害的前辈或者一些朋友什么的,跟他们去聊天,让自己的思维不仅仅是局限于此,让自己更开放一些,然后到了晚上回家的话可能会想一些创作上的事情,公司管理上面的一些事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