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UTU

Fashion Beijing - - Contents -

辉子原名吴肇辉,地地道道北京人,一直活跃在北京朝阳区,一口纯正的京片子加上逗哏体质,网友说他像大张伟,他马上来了个标准京瘫嘴也不张的说:“不是说我像,可能北京孩子都这样,我平时就一挺没溜儿的人。”把他的采访回复做个剪辑也可以打个包演出了,耿直boy丢来的梗记者永远接不住。“你感觉为什么2016年能一直拿到battle的冠军?可能是因为颜值吧。你对现在晋级的六强选手有什么认识?我都认识。被淘汰时想过复活么?不活了。”

生于93的辉子已经是玩说唱的老司机了,从2011年开始参加北京大大小小的比赛,到2016年赢来了北京battle king这个称号。“2016年一整年甭管是北京站的还是全国站的,包括有那种分赛区的,大趴小趴,只要是battle的,我去参加的全是冠军,比了一百多个回合一个没输过。”

在辉子的处事原则里,他无法理解成了公众人物就要对粉丝隐瞒恋爱状况,对黑粉的攻击保持沉默这些“艺人处事原则”。人红是非多,最近让他头疼的不仅是觉不够睡,还有粉丝的表白,对他女友的攻击,刷票的质疑等等名气的副产品也随之而来。

从参赛以来他一直把女友带在身边,现在也是他的工作助理,帮他操持着所有的事情,对于粉丝的露骨表白辉子直接在网上怼回去,赢来了很多赞,也招致了更多的骂声,他也很无奈,甚至疲于应对这些意外,他只是感觉女友一路陪伴着默默无闻的他走到今天,值得他炫耀,怎么成了公众人物就不能了呢?“以前没名气时演出完太晚了,没地铁也没钱打车回家,就像我歌里写的‘现在我火了好多人想给我拥抱,但在我最惨的时候是谁愿意陪我睡地下通道’,那时候谁也不知道明天在哪,我现在有点起色了,就应该尽我的全力让她过得更好,我觉得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

当落魄的民谣歌手们终于苦尽甘来得到资本的垂青时,有一部分人怒了,说他们喜欢的音乐人不纯粹了没有个性了,那这简单的逻辑真是把商人想得太简单了,真正能大众化商业化的音乐大部分都是质量上乘的佳作,周杰伦和陈奕迅可不是因为有着热搜体制会玩转商业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作品好永远是前提。

当《中国有嘻哈》同样把嘻哈文化推到风口浪尖,以上那部分人又怒了,辉子在节目里耿直的说道:“在大家都在做地下rapper,没有人推这个文化的时候,大家说凭什么rapper不是艺术家,其他做流行音乐的,唱reggae的,各种风格的人都是艺术家,那现在机会来了,我们上这些节目能得到一定的曝光率,得到一定的支持,然后那些人又开始说你们都太商业了,你们不是keep real,你们不地下了,那我想问你想让节目组怎么做,没人帮你时你说地下没人关注,有人帮你时你说母们不需要我们有态度,那没法儿聊了。”

来参加《中国有嘻哈》,辉子坦言不是奔着冠军名次来的,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露露脸也能让以后的演出费涨点儿,坚持做说唱是因为真的打心眼里喜欢,但不能总在没演出时靠着父母和女朋友贴补着,该是回报他们的时候了。在‘辉子的一天’的视频最后,他和他的瓷们在一小饭馆喝着北冰洋,撸着串玩freestyle,牙签,辣椒油,北冰洋,看到什么张口就来,仨人玩儿的不亦乐乎,那种热爱的神情才最感染人,我问辉子对自己未来最大的期待是什么,他说就是希望自己能一直快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