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生了三次大肠癌/ 杨秉辉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目 录 -

李经良,工程师,江苏无锡人氏,任职于一家大型机械工厂,技术精良犹如其名,工作中多有革新创造,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每获嘉奖。

李工虽已年过50 岁,但血压、血脂、血糖皆正常。头发虽稍花白,体态则犹挺拔,常穿一件灰色夹克衫配牛仔裤,戴一副半框眼镜,颇显秀气而干练。

李工数年前曾有一次因大便出血,就医做肠镜检查,发现结肠内有两枚息肉,随即在肠镜下摘除,病理切片检查诊断为“大肠腺瘤性息肉病”。医生告知:息肉虽为良性疾病,但此种“腺瘤性息肉病”常有家族遗传倾向,故应称为“家族 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其兄弟姐妹皆宜检查,且此病有较高(约50%)的癌变率,恶变为肠癌,故应定期检查,以策安全。

医生又问起其父母的健康情况,李工颇感吃惊,因其父确在十余年前死于肠癌,则是应了“家族遗传”之说。李工归来即说与其兄妹,概言应做肠镜检查之事。

李工程师之兄名李经明,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内地一省会城市任中学教师。李老师为人师表,教学认真,几乎年年“先进”,并晋升为语文特级教师,担任语文教学组组长。李老师虽得李工电话,但教学任务繁重,并未介意,亦未检查。不料半年之后果真有便血症状出现,想起其弟之说,赶紧就医检查,果然亦在大肠中发现息肉,摘除化验亦是“大肠腺瘤性息肉病”。乃告医生,其弟亦有此病。医生遂称此为“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需定期检查。

起初李老师也定期复查,唯觉肠镜检查颇多不适,在连续几年检查并无变化之后,又觉既无

出血症状,也无其他不适,乃以为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故对做肠镜检查一事有了放松之想。不过李老师终究是高级知识人士,又觉似乎不宜自作主张。正在犹豫间,忽然想到自己有一学生,医科院校毕业后分配在本地一大医院做外科医生,乃找出校友名册及其电话,寒暄两句之后便在电话中问道:

“为预防肠癌,有无做肠镜之外的检查方法?”

该医生忽接到中学老师之讨教电话,颇有些诚惶诚恐之感。知老师所询之事乃是预防肠癌之法,且老师已有限定——除肠镜之外,便答道:

“可查粪便隐血试验及做肿瘤标志CEA(癌胚抗原)检查,若有问题再做肠镜检查。”

此说大合李老师之意,心中颇喜,觉得既有此法为何每年要做肠镜检查?便又追问: “是否每年皆应做肠镜检查?” “那倒不必,每5 年做一次即可。”这医生说的也不错,不过是对一般民众而言的防癌检查要求,他并不知道李老师是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患者,李老师也没说。

李老师问罢心定,每年做一次粪便隐血及CEA 检查。

第三年检查粪便隐血呈阳性,李老师一惊,赶紧拨电话给他的高足。

适巧该医师刚进手术室,准备更衣、洗手,为手术做准备,忽接老师电话,知是为粪便隐血阳性之事,便问他老师CEA检查数据如何?回说: “正常”。此时该医师见其主任已为该手术之事到达,便不再多问,乃安慰老师:“无需紧张,有许多情况皆可出现粪便隐血试验阳性,若CEA正常,谅必无事……”

李老师深信其言,果然无事。次年检查亦复如故,仍无事。

又一年,一日李老师忽感左下腹隐痛,但不久即自行缓解,并未介意。其后虽常有此种症状发作,但李老师觉得并无便血,应无大碍。

如此两月后,一日腹痛甚剧,送医院急诊,诊 断为“急性肠梗阻,肠癌可能”。急诊手术,证实为乙状结肠癌、肠梗阻,切除了肠癌,缓解了肠梗阻。病情稍定,做肝脏超声检查发现肝脏已有多发性转移病灶,再做了肝脏介入治疗,病情始得控制。

消息传到李工程师这边,李工吃惊不小,想到自己也已有两三年未做肠镜检查了,赶紧去了医院,要求做肠镜检查。接诊医师告之可以做“无痛肠镜检查”,即在麻醉的情况下完成肠镜检查,李工大喜。肠镜检查前麻醉医师给李工注射了一支药物,片刻,李工已安然入睡。待醒,医生告之:全结肠皆己查到,共发现有三枚息肉,皆已在镜下摘除,送病理切片检查了。李工称谢而去。

一周后,病理检查报告称,三枚息肉中有一枚顶部有癌变,但未涉及基部。

李工得此报告亦惊亦喜,惊的是已经有癌变,即自己已经生肠癌了;喜的是医生告知,此为早期癌变,既已摘除,可以无需其他处理,但需继续密切观察。

李工之妹远嫁他乡,后随夫君出国定居。初得李工电话,告知他家有“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

杨秉辉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