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春膳

Food and Life - - 品味 江湖食事 -

蜈支洲岛很妖。它只有1.48 平方千米,却不觉得小,盖因有着多层次、多维度的雄奇与清丽。它的最高海拔不过 79.9 米,却悬崖陡峭,礁石嶙峋。极目远眺,烟波浩渺,山海之间的万千气象澎湃出荷尔蒙的刚健本色。凭海临风,清气上扬,浊气隐退,身心皆空,物我两忘。

对于成年人,遭遇爱情、邂逅浪漫都不难,难得的是遇到理解。蜈支洲岛的日与夜,人犹如海天之间的一片枕草子,耳语,听涛,夜潜,这些不太真切的美,适合那种从不能追究的默契与快乐中走过的人……

蜈支洲岛又称“情人岛”,坐落于海南三亚北部的海棠湾内,相传为纪念因相恋被龙王惩罚变成石头的痴心恋人而命名。它是著名的私奔圣地,冯小刚《私人订制》的拍摄实景地,被誉为“中国的马尔代夫”。内心有空洞、手掌有痛纹的成年人来此疗愈,是最贴心的短暂逃逸,或许这就是广义的“私奔”。

最早有关蜈支洲岛的记载,是清光绪年间,崖 州府在岛上修建了一处庵堂,供奉汉字创始人仓颉,这为海南文化发展史留下了永恒的一笔。清廷衰败后,渔民改塑妈祖神像,祈求行船安全。岛的东南方向距公海仅12 海里,战略位置显赫。解放后,我军征用了此岛。进入上世纪90 年代,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的主题,解放军撤出,蜈支洲岛渐渐转型为度假休闲圣地,它以天涯豪侠的洒脱和得道圣徒的超然,在南中国粲然生辉。

私密爱情文化是蜈支洲岛的核心秘笈。在岛上,陌生人擦肩也要致“waailu”的问候(海南方言“我爱你”之意),随处可见身着婚纱的新人们依偎摄影。情人街、情人桥、私人定制、珊瑚酒店、船说、“求带走”等大小景点桥段星罗棋布。情人桥畔挂满祈求长毋相忘的木质风铃。入夜的观海长廊格外婉约,整片微醺的海在月色下摇曳,风在彼此间一纸相隔,让人爱上了某种不可能的光辉。

既是“私奔”,总得吃点有风情的、适合彼时彼刻情境的美食。智利科学家曾对古今催情食物进行过盘点,结果显示,几乎所有水中生物,尤以

贝类最具催情效果。而生蚝是个中翘楚,这是公认的事实。

生蚝利肾,含锌量极为丰富,17~18世纪的欧洲,男性常常举行秘密的食蚝仪式,在密室每人吃上一打。生蚝的美妙,既在于造型又在于气味和口感,自然会引发浪漫遐思。拿破仑曾将他的妹妹宝琳娜——一个绯闻连连的美丽荡妇放逐到圣多明哥岛,等她重返巴黎时,无可救药地带回一名黑种英武健硕男士。他每天喂她吃的早餐就是新鲜的生蚝与香槟。在前不久公布的各省烧烤大数据(即“撸串大数据”)中,五花肉、羊肉串、鸡翅等肉类是最受北地欢迎的炭烤食材,而沿海各省市最受大众欢迎的炭烤食材则以海鲜为主,其中上海、福建、海南最爱的是生蚝。我在蜈支洲岛吃了不少炭烤生蚝当宵夜,的确有生命的焕发感,不知是因为心情还是因为生蚝。

生蚝在上海常吃,美腿螺却是海南独具特色的贝类,出了海南则不易吃到。美腿螺的主要产地是陵水县的黎安、新村港一带海域。“美腿螺”是鸡腿螺的俗称,外表似梦露的美腿,高颜值,形状性感,入口鲜甜,肉质紧实肥嫩,十分 Q弹,高蛋白、低脂肪,以清汤汆煮为上,煮开口,说明鲜活,大料烹法则是暴殄天物。如此滑韧的尤物在唇齿间缠斗,总会让人想入非非吧!

与强劲的生蚝与妖艳的美腿螺相比,芒果螺像是低眉顺眼的贴身丫鬟,却也看惯场面,参透不少世情。芒果螺比海瓜子个大,有弹性,很少清蒸,因清蒸不易开口,也略寡淡无料。经典烹法是 家常辣炒:先把芒果螺煮到开口,热油下姜片和干辣椒,煸出香味即下芒果螺翻炒,然后伺时机成熟,加各式调料。无需加水,此物会自然出水,这也是貌不惊人的它的风情暗藏吧!

贝类大餐后,用椰子饭和海南酸汤鱼收尾才算圆满。我是第一次吃到海南酸汤鱼,迥异于贵州酸汤鱼采用番茄自然发酵出的酸味,海南酸汤鱼的酸是用杨桃、本地酸豆与番茄一同熬制的。酸豆又叫“酸梅豆”,豆科热带常绿乔木,腌渍后的酸梅豆酱是海南许多风味美膳的上乘佐料。海南酸汤鱼的汤底口感清新怡神,十分异质化,投入鲜活的大石斑同煮,口味惊艳独特,叫人没齿难忘。

迥异于南部的风高浪急,蜈支洲岛北部风平浪静,白沙滩恍若玉带天成,海水能见度达 27米,享有“中国第一潜水基地”美誉。吃完这些美食,潜水或散步,都是佳选。环岛一周,繁芜树种茂密葳蕤,从恐龙时代流传下来的桫椤,到地球上留存最古老的植物龙血树等南方特有的奇花异草、古树名木,混合着热带海洋的濡湿气息,在中国海陆交界一隅,竖起了一方世外桃源的存在。而神秘静谧的妈祖庙,俨然神明之眼,洞穿俗世喜悲牵绊,让踯躅纠结最终涅槃羽化,与天地相融。

时光多情似故人,岛上日夜,简衣素颜,春膳佳酿,云水禅心,让人事后相思成瘾,离愁成疾。果然,这个孤悬山海间的秘境,能够高保真一段刹那芳华。突然想到泰戈尔的一句诗: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何菲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市情感作家,专为本刊撰写熟男熟女的奇情美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