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阿姨的故事/ 杨秉辉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目 录 -

包建萍毕业于商业会计学校,毕业后进了一家国营企业做会计,不久与厂里一位刘姓工程师恋爱结婚。刘工程师业务精湛,又奉调参加沪上一大型钢铁企业建设,包建萍随迁来沪,一瞬竟已30多年。刘工程师已经升任副总工程师,到退休年龄后,单位挽留,经上级批准延迟退休,每日仍是十分忙碌。

包阿姨的大儿子亦是工程技术人员,早已结婚生子,孙子的事由亲家母一手包办,全不劳包阿姨费神。小女儿到美国留学,不但留了下来,还嫁给了史密斯,生了个小史密斯。儿孙都不要她照顾,包阿姨就专心在家照顾老伴的饮食起居,偏偏刘工一心忙于工作,生活上的要求极为简单。包阿姨有力无处使,终于悟出个自己应该“享受生活”的道理来了。

拿包阿姨的话来说:“享受生活也要有享受的福气”。包阿姨喜欢热闹,跳广场舞人气足,但她人胖,跳不动。打麻将倒不太累,只是坐久了腰痛。胃口倒是好的,不过去年体格检查,查出血脂高、血压高,血糖也高,医生嘱咐要控制饮食,也不敢多吃。

关于“三高”的事,医生是开了药的。不过包阿姨想:人说高血压要头昏,我是一点也不昏,这 血脂高也没有任何不舒服;说血糖高要当心糖尿病,糖尿病的人瘦,自己不瘦反胖,足见没有问题。既然没有问题,而且这药单上明明写的要慎用,这些医生为什么一定要叫我吃这种有副作用的药呢?哦,报纸上说的:给病人开药,医生好拿回扣,这些医生真是黑良心啊!于是打定主意不吃药。

小菜场旁边新开了一家叫“南山堂”的卖保健品的店,店堂里挂了几幅针灸穴位图,门口坐了个穿白大褂的小姑娘免费给人量血压。既然是免费的,包阿姨就让她量一量,一量,说是176/102 毫米汞柱,包阿姨知道自己有高血压,所以倒也无所谓。倒是量血压的小姑娘叫了起来:“血压太高了,有危险!”这时来了另一个小姑娘,生得白白净净,说起话轻声轻气,说是名字叫小丽。

小丽十分关心地说:“阿姨,你血压这么高怎么治疗的啊?”说罢请包阿姨坐到里间来,还给包阿姨倒了一杯水。

包阿姨对这小姑娘大有好感,脑子里似乎就认她是自己的小女儿了,于是便告小丽,她不仅血压高了多年,血脂、血糖都高,不过因为怕有副作用,所以一直不吃药,倒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小

丽听罢说:“这些药确实都有毒性,不能常吃的,但是病也是要治的,身体要紧。”这话真是说到了包阿姨心里。

小丽又道:“阿姨,你真是好人有好运,我们店里是有这类药品,不过我今天不建议你买。后天下午我们要请专家来做健康讲座,听了讲座你再买不迟。这位专家原是中央首长的保健医生,我们好不容易请到的,机会难得,一定要来噢!”

这天下午包阿姨不但自己来,还带了赵阿姨、钱阿姨、孙阿姨、李大姐来听专家讲座。

“南山堂”里一间30平方米的屋子坐满了人,大都是些老阿姨、老大姐,老先生少数。小丽见包阿姨又带了好些人来,满脸堆笑迎了过来,又加了几张凳子让她们坐下。

不一会儿专家来了,60岁开外的样子,微胖、谢顶,带一副无框眼镜,穿一身灰色哵叽中山装,黑布鞋,满面笑容,见人都点头打招呼。店长是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言谈举止颇有些“阿庆嫂”的架势。她说专家姓贾,五代祖传中医,曾经治好中央首长“何老总”的糖尿病……贾专家开讲了,他说: “当初何老总的糖尿病西医要他打胰岛素,三顿饭前都要打,他那脾气怎么受得了?不要西医看了,改吃中药,京城多少名医看过,也没用。后来找到我,我一看何老总肝火太旺,身体里的水分被肝火蒸发掉了,哪有不渴之理?肝属木、木克土,土是什么?是人的脾胃。脾胃被这一克,不能运化五谷了,人还能不消瘦吗?消渴、消渴,消瘦、口渴就这么来了嘛!治病当求其本:先清肝火,再扶脾胃,十帖一个疗程,几个疗程下来,好啦!何老总高兴了,送我个锦旗,上写四个大字:华陀再世。又留我在北京玩了个把月。其他首长知道了,都要我给他们看病,首长保健有规矩的,不能往外说的,不谈了、不谈了。”

专家嘴上说不谈,但还是往下说了,因为正题还在后面:

“北京回来之后,我想我这点本事也不能只为中央首长服务啊,先祖当年悬壶济世,就是要普济苍生,要为人民大众服务啊,我便把给首长吃的方子再研究研究,发明了这个‘南山系列’保健药品:南山消渴丸,专治糖尿病的;南山降压丸,专治 高血压的;南山化脂丸,专治高血脂的。这些药全部由名贵中药制成,绝无副作用,你想,给中央首长吃的药能有副作用吗?”

专家又说了:“现在中医提倡‘治未病’,不是治胃的毛病啊,是还没生病的时候先吃药,就不生病了。我们这个‘南山系列’保健药品,有病治病、无病防病,预防为主嘛!”

专家讲到这里,店长鼓掌了,听众也跟着鼓起掌来。专家事忙,说是有外宾专程来请他看病,便告辞了。

听众们觉得吃药是为了治病的,无副作用这点最最重要。如果能吃点药预防这些病当然更好。店长又有许多优惠措施,不少人都觉得机会难得。

小丽、小华、阿芬、阿芳等一众小姑娘店员都出动了,她们每人负责五六位听众,“阿姨”“、爷叔”地叫着,再做些解释、帮助算出买多少最合算、说是可以送药到家里再取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