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人生”旨在分享

Food Industry - - Contents -

记者第一次知道黄珂这个人大概是在八年 前。当时北京电视台报道了有关他开 家宴流水席的报道。那次的报道让记者记忆深 刻:“到黄珂家,可以随便吃,随便喝,吃好 喝好抹嘴巴走人。”天下竟然有免费的午餐, 这是怎样的一个“奇人”要做这样“奇特”的 事情?自那以后,记者开始关注他,发现有不 少媒体都在津津乐道地介绍他,其中就有中央 电视台、凤凰卫视、阳光卫视等等。关注多 了,记者也希望去他家中探访究竟。经过多方 打探,记者联系上了黄珂。直到近日,记者才 成行,去了他在望京606的家里。

办流水席是无意而为的

记者是在下午三点到的黄珂家。黄珂与 记者在媒体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因此,一眼便 能认出他来。他热情地与记者打着招呼。记者 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的同时,发现屋子里还有 其他人。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有的坐在沙发上 喝茶抽烟,有的看电视,有的相互旁若无人地 聊天⋯⋯这样的一番景象,在京城是难得一见 的。黄珂没有对我一一介绍屋子里的人,而我 则直入主题,问他是基于什么原因开办家宴流 水席的?

“办流水席不是故意做的,是无意而为 的。”黄珂说,我是1999年10月搬到望京的。 当初选择这个地方,主要原因是离中央美术学 院近,离798(艺术区)也近。搬来以后,遇 到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外面的饭菜不好吃, 还不如在自己家做。第二个原因就是自己有时 间了,加上我又是个单身汉,来吃饭的客人比 较方便。同时,我的朋友多是诗人、音乐家、 画家,他们喜欢来我这儿吃饭、喝酒、聊天, 完了,又带着朋友再来。拿老家的话说,多个 人就是多双筷子,时间长了就成习惯了,没想 到,这一开就是十七年。

黄珂被朋友们称作“望京孟尝君”(“门 个小国公子,通过养食客的方式,有计划招揽 们家饭菜,尽管来。”

黄珂说,好多年的年三十我都没走,没 走的原因就是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说,“三十 晚上在你那聚。”因为年三十这个日子对中 国人太特殊了,一定要寻找到一种家的慰藉, 有亲人团聚的感受,所以每一次过年,我这都 有三四十个人,在北京没有家的人,都跑到 这来。一般都是在这吃了年夜饭,12点放完鞭 炮,守岁,完了才有人离开。

黄珂认为,待客就得有待客的样子,比 如有日本人、韩国人来了,就要准备他们喝的 酒;如果是回族客人,做菜一定要照顾到;如 果碰到朋友过生日要准备蛋糕之类,这都是最 起码的。再就是在菜品上一定不能马虎,不能 老是重样,买菜当然要选质量好的、新鲜的, 能细致的尽量细致。

说起来,流水席上的菜品没人们说得那么 丰富,反而比较简单。基本上以川菜为主,而 且是四川家常菜。加工也很简单,比如大家喜 欢吃的连锅汤就是一锅清水,五花肉、萝卜一 炖,什么调料都不放,又健康,又美味,来客 赞不绝口。

通过媒体的报道,知道黄门流水席的人不 少,加上去过的人口口相传,到黄门吃饭人次 超过十万,黄家每天门庭若市。据黄珂讲,到 家吃饭的从跨国总裁到贩夫走卒都有,以文化 界的朋友最多。曾经有一段时间,由于来的客 人很多,客厅里常常站满了人,连一些国内著 下有食客数千”的战国四公子之一),但黄珂 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他说,“人家孟尝君是一 人才。我没有任何目的,大家喜欢我,喜欢我

“一分红薯就分你一堆红薯, 一分小麦就给你两袋小麦,别无他 物。”黄珂说,我必须千方百计变 放点儿油煎一下,或是蒸或是烤, 殊照顾。我们分粮食,看的是你挣 的工分。一个满劳力工作一天,大 概折算为一毛二分钱。我刚去的时 候,感觉他们还是排斥的。本来粮 食不够吃,人多地少,来一个人就分走一份口 粮,把他们的口粮给摊薄了。因为是来自上面 的安排,他们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不过,很 快我就与他们相处无碍了,家家户户有个大事 小事的,尤其是红白喜事,都请我去饱餐一 顿。自己做饭的事,还是小时候打的底子,很 快就上道。

虽然我们那里生产的稻谷还不少,但一年只 能吃几顿白米饭,大多时候要熬成粥,粥能胀肚 子,那个时候食量真的惊人,比如一天只有一斤 米,只能煮一大锅稀粥,要想吃得饱一些,做干 饭就不够了。粥里还可以加一点儿红薯,掺点儿 其他菜,混在一块煮,量就更大些。

我们每一个人都分了一块自留地,你可 以随意种菜。我特别喜欢种菜,而且种植技术 不差,就种了丝瓜、四季豆、南瓜、韭菜、茄 子、辣椒什么的,我真的对食物有着天生的爱 好。一个月发我那一斤猪肉票,那真是稀罕 物。赶场的时候,换回肉也就是一小块,少得 可怜,我往往只要肥的,不要瘦的。肥肉拿回 来,首先靠油,煮一下,肉汤就有了,然后把 肉再捞起来,切成片,下锅翻炒一下,加点佐 料和蔬菜,也就是回锅肉的样子。

“第一桶金”为流水席奠定了基础

黄珂在农村一呆便是三年。 年,他如愿回城,进入重庆财贸 干部学校读书,现在这所学校已经 1978 业务工作。但从小喜欢舞文弄墨的 黄珂对业务工作并不感兴趣,他喜 欢摆弄文字,在1983年,他在重庆办 了份医药报,主要报道行业内的一 些新闻。由于在财贸干部学校学的医药专业, 加上文字功底深厚,他办的这份报纸既生动又 专业,在医药系统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85年,这份医药报成为国家医药管理 局的机关报。而黄珂被派到北京,任记者站第 一任站长。两年之后,黄珂厌倦了京城的机关 生活,那种文人的浪漫、自由情怀凸显出来。 1988年,黄珂与自己亲手创办的医药报彻底分 道扬镳,他要下海经商,做个自由的人。

下海后的黄珂,开文化公司、广告公司、 餐馆,投资干细胞项目,做地产。他最初靠拍 广告片挣钱,像娃哈哈等风靡一时的著名品 牌,都曾经是黄珂的客户。

黄珂从小就迷恋摄影,甚至还自己建了个 暗室,按照书上的配方配制药水冲洗照片。所 以,拍广告片对他来说可谓驾轻就熟。当时胶 片不太容易买到,黄珂就跑到峨嵋电影制片厂 弄了拍电影的胶片自己裁,拍出来的广告色彩 细腻饱满,很受客户欢迎。

黄珂说,九十年代初期,那时钱好赚,满 地是机会。

黄珂真正赚钱还是在1993年那场车祸之 后。一个极偶然的机会,黄珂的一位老朋友, 个花样,才不至于让胃肠被一种食 物反复虐待。我会把红薯切成片, 或是煮汤。那时候,一个月供应半 斤菜籽油,还有一斤肉票,算是特

黄珂认为,办流水席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很多朋友,朋友圈子越来越大。别人收藏古董字画,我喜欢收藏友谊。

1975 并入重庆工商大学。 年,黄珂中 专毕业后进入了重庆医药站,负责

通过媒体的报道, 知道黄门流水席的 人不少,加上去过 的人口口相传,到 黄门吃饭人次超过 十万,黄家每天门 庭若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