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茅台镇“假茅台酒”之谜

Food Industry - - Contents - 游天 文

2016年10月14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成为127个小镇之一。这个头戴多个“炫目”标签的小镇,大小酒厂数以百计,部分酒厂却利用高仿茅台酒包装,将自己的低端酱酒(酱香型白酒),制造成假茅台牟取暴利。一瓶假“飞天茅台”,利润在千元以上,销售则遍布全国。

茅台镇暗藏假“茅台酒”

的司机喜欢向外地人介绍茅台镇的酱酒经营现状。进入茅台镇,路过国酒门,小镇的街道由“这里是白酒供应一条街”,茅台镇摩上至下,绵延近两公里。数百家酱酒销售门店紧挨着。“茅台”、“酱香”二词成为当地的酒文化特色标签。汪曼,仁怀市人,从事酱香型白酒销售长达数年。

“从进入茅台镇到下面的赤水河,光是这一条街,卖酒的店家就有四五百家,如果算上中枢(仁怀市区),那就好几千家。”根据汪曼的描述,茅台镇的酒不愁没有市场。仿冒从改动包装上的名字和商标开始,“茅台”二字不做改动,只需要在“茅台”二字后方加上品鉴、内供、迎宾、接待等字样即可,商标可以

私人定制。今年3·15期间,贵州茅台集团发布公告公示称,只有“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贵州茅台酒才能称之为茅台酒,另外,市场常见的“茅台内供酒”“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机关服务局专用酒”“部队特供酒”等均属假冒侵权产品。汪曼说:“这些‘特供’酒都是没有注册的,你拿到外面去卖,不说是茅台酒,就说是镇上的。打茅台牌子的擦边球。”在汪曼提供的多款仿茅台酒包装盒上,

“猫鼠游戏”在茅台镇经常上演,大多数商家在这场“游戏”中往往能够取胜。

者的制胜法宝。“这是全部齐全的一套。做工都很好,拿出去后可以按照真茅台酒的价格卖,单瓶纯利润超过1000元。”张建操着当地的方言说。“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真假的。”张建表示,在这瓶假茅台的包装上,条形码、防伪标志一应俱全。

“茅台”两字背后的乱象

车程,从仁怀市到茅台镇,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仁怀市区距离茅台镇十五分钟大巴车每隔五分钟就有一辆,和来往两地之间的黑车司机收费一致,票价每人6元。白酒包装老板翁永成的店铺位于仁怀市区兴盛路入口处,店名为“顺利白酒包装材料”。假茅台酒的包装在翁永成店里的玻璃货架上并没有摆出,店内销售员刘姝透露,假茅台酒的包装需要现场调货,不会放在店里销售。“我们都是从别人那里拿的货,买来后就赚点差价。”刘姝向记者描述销售假茅台的方式。2月17日上午,翁永成来到店里,仔细打量记者后问道:“你要多少?” “价格很贵, 400多元一箱,一箱六瓶,有杯子,能过防伪检验。”翁永成说,这些假茅台酒的包装出自茅台镇。而对于制造商的具体身份,翁永成透露,只是在需要货源时,单线联系厂家,翁永成提供数量,制假厂家在晚上将假茅台酒的包装发往约定的地点进行交易,交易地点每次都不一样。“最少两箱才能发货。”翁永成给出交易条件。第二天( 2月18日)上午,记者接到翁永成 电话。电话中,翁永成要记者前往门店验货。在现场,翁永成拿出裁纸刀,划开“酣老头”的白酒包装箱,内部的两箱假茅台酒包装露了出来。“瓶子、酒杯、识别器、芯片都在里面。每箱酒还配有一个防伪器。”翁永成拿出手机,算着价格: “两箱一共800元,假茅台酒的防伪芯片做得跟真的一样,这种东西不敢放在商店里,被检查到就会坐牢。”和翁永成一样,在兴盛路这条街上,多名商家向记者透露,他们可以提供假茅台酒包装,成本虽然贵(平均一瓶假酒包装要66元),但只要能卖出一瓶假酒就能赚回两箱假茅台包装成本。除了售卖假茅台酒包装,翁永成和其他销售白酒包装的店主一样,店里放着多数高仿茅台酒包装材料,唯独没有茅台酒注册商标。有些包装虽然有厂名,实际上是无迹可循的“幽灵酒厂”。“我要的就是茅台这两个字,高仿酒绝大部分厂址都是假的。”

高仿的茅台酒包装是兴盛路的畅销货,包装上印有条形码,扫出的价格区间在500多元到上千元不等。在兴盛路另一家白酒包装销售店内,店主陈女士告诉记者,这些白酒包装盒均为“三无产品”,或者直接侵权,仿冒正品茅台酒。陈女士称,这些“三无”包装盒基本能解决茅台镇绝大多数酒厂的包装供应,酒厂在购买这些“三无”包装后,将自己的酒装入包装,进行售卖。每个包装可以根据白酒生产商的定价来制定条形码,销售商也经常按照条形码上的标价进行售卖。从生产包装到进入市场销售,整个过程一条龙服务。

包装内还自带防伪器,对假酒进行检验,可见酒瓶盖显现跟真茅台酒一样彩虹状的北京和“国酒茅台”字样。

制假售假“假茅台”暴利超千元

销售“假茅台”。酒商张建称,他可以根据顾客要求,按照原厂茅台酒的包装定制出一模一有了这些假包装,酒商就可以自行灌装样的假茅台酒。在张建口中,这种行为被称为“高端定制,看不出来”。从茅台镇白酒供应一条街出发,张建驾驶他的白色越野车带着记者往北行驶两公里,左转进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道路两旁有农田、高山环绕。一分钟后,越野车开进一处孤立的农家大院。“这就是我的酒厂。”张建一边开着车门,一边向记者介绍酒厂规模。酒厂占地近一千平方米,南北走向,各有两个产酒区,厂房中间是住宿房间和包装车间,两个产酒区共

有十多个酒窖。2月23日,酒厂里只有三个工人,一男两女,男的是调酒师,女的是包装工。张建称,

工人都是自己亲戚。包装车间正在工作,两名女工拿着白色的瓷瓶,从身旁白色塑料桶内,取出白酒手工灌装、包装,地上堆放着已经包装好的成品酒十余箱。厂区10多个酒窖里没有生产迹象,制酒设备齐全。张建告诉记者,他们厂的酒每年产

一次,一次产酒数量达数十吨,分别存在酒厂里的4个大型酒缸中待用。厂区产出的白酒主要是由高粱酿造而成,通过蒸煮、发酵再到取酒,会有专门的调酒师将产出的白酒调成酱香味。将自家酒厂酿造的酒进行调味勾兑后,装

入茅台酒瓶里,一瓶假茅台酒经过张建和酒厂内包装工人的手,摇身一变就成了市场价1200元左右一瓶的高档酒。

每瓶假茅台酒批发价200多元,净利润超过1000元,在暴利的诱惑下,制造生产假茅

台酒,风险极大。根据张建的描述,包装车间长时间存储“假茅台酒”,为防止被查,他只接受客户定制“假酒”。有时还会将酒运到外地包装成“假茅台酒”。当天,张建还带记者看了藏在他越野车内的各种假茅台酒样酒。样酒被装进塑料瓶,张建称,

他们经常制造的假茅台酒,都是自家酿造的、批发价每瓶120元-130多元的酱香型白酒,这种白酒经过他们的调味,味道和正品茅台酒相似。但造假也存在很大的风险。一年前,张建的几个朋友因为生产销售假茅台酒被捕入狱,那时候起张建开始对所有向他询问假茅台酒的销售商起了戒心,轻易不会让假茅台酒销售商看到他们的制假行为。为了让记者放心自己的货源,张建提出

可以包装两箱假茅台酒给记者验货。这两箱分别是批发价138元一瓶和122元一瓶的“假茅台酒”。拆开其中一箱的包装,这是一款经典“飞天茅台”的假酒,从外观上看这与真酒没有区别。包装内还自带防伪器,对假酒进行检验,可见酒瓶盖显现跟真茅台酒一样彩虹状的北京和“国酒茅台”字样。

张建称他包装的假茅台酒所有材料都齐全,这酒拿到市场可卖到1200元。

需要提高犯罪成本

白酒包装销售商翁永成等人可以提供假茅台酒包装。他在兴盛路公开销售“三无”高仿茅台酒包装、假茅台酒包装数年,茅台酒的品牌形象在他眼里早已成为过去式,真正为他带来利益

的还是高仿货。据媒体报道,贵州省工商局从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在全省范围内展开动。该行动以茅台酒等名优酒为重点,开展专项检查,突出查处侵犯3个月的酒类市场专项整治行

商标专用权、酒类虚假违法广告等行为。整治过程中,发现部分标注“贵宾1月中旬公布的数据显示,在

茅台酒、茅台内供酒等接待酒”等特供专供酒,并查扣假5692瓶。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道:“全面提升质量水平,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

入质量时代”。“品牌”二字再次划为重点。37月 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质检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理事长刘平均在会上强烈呼吁:继续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假冒伪劣行为。刘平均介绍称,自2012年国务院成立“双打”联合小组以来,打击假冒伪劣工作成效显著,譬如地沟油问题得到彻底治理,食品安全等问题也得到基本治理,然而,当“双打”转化为常态化后,“假冒伪劣”似有死灰复燃态势。“去年抓了七八个人,现在他们做得跟贩毒一样,非常隐蔽”,在记者的调查中,翁永成说。“曾有销售白酒的电商告诉我,假冒茅台50年陈酿,利润比贩毒还高”。刘平均提出,国家要加大处罚力度,提高犯罪成本,才能有效遏制不法分子的投机心理。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