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稿日期: 2017-02-17

Huang zhong - - 黄钟(武汉音乐学院学报) 年第 期 -

作者、译者简介:曼特尔·胡德( Mantle Hood),男,世界著名音乐学家,美国民族音乐学学科创始人;周晋民,男, 1986年随曼特尔·胡德教授攻读博士,是胡德教授的学术助理,近年以方案架构师( Solution Architect)和资深研究员的身份从事美国联邦政府IT项目的系统方案设计和科研工作,同时,以音乐学者的身份从事学术研究(美国马里兰州埃利科特市 21043)。

① 选译自Mantle Hood, The Ethnomusicologist.“Copyright © 1982 by the Kent State University Press. Translated and printed with permission”(肯特州立大学出版社授权翻译出版)。本译文是该书第7章 "Scientific Methods and the Laboratory"(科学方法与实验室)中的第一个部分。

② 1963 Frank Harrison,加州大学的Man译者注:普林斯顿大学人文理事会于 年邀请了三位有影响的学者(牛津大学的tle Hood,以及耶鲁大学的Claude Palisca)共同撰写了一部音乐学的著作( Musicology, The Princeton studies: humanistic scholarship in America. Prentice-Hall,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 1963),概括总结了当时“音乐学”作为一门人文学科的历史和现状。该书中胡德的部分题为“Music, the Unknown”。本文的“universe of untalkables”是该书论述的一个概念的延伸。

③ The Ethnomusicologist Quest for the Norms of Style”( musical con译者注:在 的“风格规范的探索)一章中,胡德提出了sensus(音乐共识), cultural consensus(文化共识)和social consensus(社会共识)这一组三个概念,并指出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The Ethnomusicologist, pp. 300-301)。在同一章中,作者详细论述了他的“G-S线”,即“From General to Specific”的音乐研究理论,意指研究的视角应从广泛具包容( General)到具体有深度( Specific)。此文提到的“纵向的G-S线”包括由“G”方向至“S”的各类因素:音乐风格、调音系统、音阶及调式、乐队组合、乐曲结构、歌词、结构设计、旋律和声及力度的特征、作曲和即兴演奏的技法、直至作曲家。有关这一理论的详细介绍以及在对音乐的记谱和诠释方面的应用,详见The Ethnomusicologist, pp. 56-61;在音乐风格中各类因素方面的应用,见该书pp. 300-309。

④ 译者注:在The Ethnomusicologist 的第3章“Organology”(乐器学)当中,胡德提出了organology, organography, organogram(乐器学、乐器志、乐器谱)的乐器学研究三维度体系。其中“乐器谱”是一种对乐器结构进行分类描述的图形谱。“乐器学和乐器志”的中文译文曾发表于《黄钟》2016年第3期( pp. 148-157)。⑤ 译者注“:硬度计”( Hardness Scale)是一个借用于材料科学的概念,用以量化对音乐各种因素的分析。这一概念在音乐各类因素分析的运用可详见The Ethnomusicologist, pp. 118-119(音量), pp. 153-156(音高), pp. 162-163(音质), pp. 153156(音的密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