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在中国传统音乐教学中的实践探索及教学法意义/ 袁 环

Huang zhong - - 内容 - 袁环

摘 要:方言对于中国传统音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字音调值影响旋律走向;念诵节奏韵律影响音乐重音及节奏特点;字词发音影响演唱咬字和音色特征;特色方言字词塑造了区域性的风格韵味。笔者结合教学实践,探讨了方言教学的四个步骤:方言念诵;方言调值与语音学测音分析;国际音标标注唱词;模唱体验。重视方言教学,将方言教学纳入中国传统音乐教学法,实际上是传统音乐教学方式的一种变迁,是传统音乐面对社会变革中的主动适应。关键词:方言;教学实践;中国传统音乐;教学法中图分类号: J607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3-7721.2017.02.014

当前,学校教育已经成为中国传统音乐传承的一个重要渠道。中国传统音乐在民间主要以区域性的特点、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进入专业院校教育体系以后,传统音乐的原有受众、生存土壤、传承方式等均发生了改变。如何在学校教育渠道中传承中国传统音乐,实现中国传统音乐教学的学科化和体系化,成为众多中国传统音乐教学工作者不断探索的问题。⓪

自2013年起,我在中国音乐学院先后开设音乐学系主干课《中国戏曲( A)》,全院必修课《中国戏曲( B)》《中国传统音乐基础·戏曲音乐》,选修课《中国地方戏曲经典导聆与模唱》《区域音乐赏析》等。在这几年的教学工作中,我发现专业与中国音乐关系密切的学生更喜爱中国传统音乐,如音乐学系、国乐系、声歌系、音乐教 育系等。但也有许多学生并不喜爱传统音乐,甚至很难融入到中国传统音乐的审美意境中去,如管弦系、钢琴系、作曲系、指挥系等。如何培养广大学生对中国传统音乐的亲近感和学习兴趣,也是我在教学中不断思考的问题。我对这些问题的一个初步认识是,我们应探索、总结关于中国传统音乐的教学方法。西方学者很重视教学法的建设,而长期以来中国传统音乐教学积累深厚,却缺乏理论总结;高校传统音乐的教学实践在不断深化,但对于教学法的关注并不多。教学法的探索总结,应成为中国传统音乐教学重视的方向。我认为,方言是中国传统音乐(民歌、戏曲、说唱等)教学法的一个重要内容。以下将从汉语方言的角度,探讨其在中国传统音乐教学①中的理论、实践与教学法意义。

一、方言在中国传统音乐教学中的理论梳理

方言是语言的地方性变体。“十里不同音”是对我国汉语方言口音复杂现象的习惯表述。目前,语言学界对于汉语方言区有不同的划分方式。袁家骅等著的《汉语方言概要》②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介绍现代汉语方言的著作,其将汉语分成七个方言区:北方话、吴语、湘语、赣语、客家话、粤语、闽语。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③将汉语方言区的第一个层次划分成十大方言区:官话、晋语、吴语、湘语、闽语、粤语、赣语、客家话、徽语、平话。当前,运用较多的是七大方言区的划分方式。

方言对中国传统音乐有着直接影响,对形成传统音乐的地域性特征起着重要作用。音乐学界众多学者围绕方言与音乐的关系这一专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如,探讨方言对民歌、说唱、戏曲等声乐品种影响的有:于会泳《腔词关系研究》④、杨荫浏《语言音乐学初探》⑤、孙从音《戏曲唱腔和语言的关系》⑥、武俊达《谈京剧唱腔的旋律和字调》⑦、洛地《词乐曲唱》⑧、周青青《汉语语音的声、韵因素在汉族民间歌唱中的作用》⑨、章 鸣《语言音乐学纲要》⑩、许讲真《汉族民歌润腔概论》等;探讨方言对影响民族器乐风格方面的成果有:周青青《河南方言对河南筝曲风格的影响》、宋飞《中国江南音乐风格二胡作品演奏特点述要》等。近年来,钱茸在“唱词音声”系列论文中呼吁建立民族音乐语言学学科,并总结出“双六选点”的唱词音声系统探究模式,即“显性音乐符号”(代表性地域音声选点、色彩对立选点、衬字选点、认同回归和谐选点、地域声乐品种专用选点、导引特色声乐发声选点)和“隐性音乐符号”(唱词字调走向对唱腔旋律的影响、唱词习惯性语调对唱腔旋律的影响、唱词字量及结构变化对唱腔的影响、唱词音色对唱腔旋律的影响、唱词音声长短对唱腔旋律的影响、地域性唱词习惯性重音对唱腔旋律的影响等)。赵晓楠将方言与音乐的关系研究投向了中国少数民族音乐领域,他的博士论文《南部侗族方言区民歌旋律与声调关系之研究》正是对侗族大歌腔词关系的专题研究,该文提出了“侗歌实意歌词声调是决定其旋律基本走向的根本原因”、“入声不断、念诵简化和衬词自由是侗语声调不能影响音乐旋律的部分”等重要观点。

具体来说,方言对中国传统音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这是方言对音乐最直接的影响。中国约有95%的人口使用汉藏语系这一有着声调变化的语言系统。汉语普通话调值分为阴平、阳平、上升、去声,亦称为一声、二声、三声、四声,分别用数字55、35、214、51表示。不同方言区的字音调值有着较大区别。如河南方言的二声、三声调值与普通话相反,其二声念成普通话的四声,三声念成普通话的一声,旋律进行也相应发生变化。如豫剧《穆桂英挂帅》选段“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中的“同雷”二字,在普通话中是二声,而按郑州方言均需念成四声,其唱腔旋律进行则为

“”;“保”字在普通话中是三声,按郑州方言需念成一声,其唱腔旋律进行为

”。方言的调值高低直接影响了传统音乐的旋律走向,或者说旋律的高低进行一般需要依据方言的调值来行腔。我们常用“依字行腔”来描述方言调值与旋律音高走向之间的同步关系。若不按照方言的调值来行腔则会出现“倒字”的情况,这是传统声乐中最忌讳的问题。 第二,方言念诵的节奏韵律影响音乐重音及节奏特点

每个地区的方言念诵有着其内在的节奏韵律特征,这一方言韵律特征对传统音乐的节奏形态有着直接影响。通过方言念诵我们可以直接感受到唱词本身所蕴含的语调、节奏韵律与乐曲节奏之间的密切关系。如,在长沙方言中的“绣”和“菜”的调值都是55,在湖南民歌《洗菜心》“奴在绣房中绣花绫”一句中“绣”字念诵时是重音和高音,其方言念诵时韵律节奏中内含了附点节奏的特点。因此,这三字的旋律形态呈现为

”,出现了该句旋律中的最高 音和附点音符节奏型。《洗菜心》中“她叫妹子洗菜心”方言念诵时出现将“菜”字自然拉长并加重的情况。因此,这三字的旋律形态呈现为

“”,亦出现了该句旋律的最高音和切分节奏型。 第三,方言字词发音影响演唱咬字和音色特征

于会泳在《腔词关系研究》中详细分析了方言对音乐的影响,提出腔词的三类关系:腔词音调关系、腔词节奏关系、腔词结构关系 。钱茸的“唱词音声”系列研究亦强调了“唱词音色对唱腔旋律的影响”。从演唱的角度来看,除了以上3对腔词关系,还应补充“腔词音色关系”。例如,北方方言区分为4个方言区:华北官话、西北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官话。虽同属北方官话方言大区,不同方言区又有着各自的语音特点。西北官话区的陕北方言具有明显的后鼻音特征。如,陕北民歌《三十里铺》中的“名”唱成“ming”、“村”唱成“cung”、“人”唱成“reng”。因此,我们能在陕北民歌唱词中感受到带有浓郁后鼻音的音色特征。相反,在江淮官话区的安庆官话中则多出现前鼻音现象。如,安徽黄梅戏《打猪草》选段“郎对花姐对花”中的“埂”字需唱成前鼻音“gen”;黄梅戏《女驸马》“民女名叫冯素珍”中的“廷”需唱成“tin”。正是安庆官话字词发音的这些特点,使黄梅戏音乐具有发声方法整体“靠前”、音色较为明亮的特征。 第四,特色方言字词塑造了区域性的风格韵味

每个方言区都有独具特色的语音词汇,衬词的地域性更为明显。如,东北官话中普遍存在的“儿话音”现象,这导致了东北民歌中的“儿化音”非常突出。一般谱面上的唱词并没有标明“儿”字,但在演唱的过程中却要求唱成“儿化音”。如东北民歌《回娘家》中的“里”唱成“里儿”“四”唱

成“四儿”“喜”唱成“喜儿”“门”唱成“门儿”等。陕北民歌中的叠字现象则非常普遍,如圪梁梁、山丹丹、对坝坝、蓝花花,等等。如陕北民歌《那是一个谁》中的“对坝坝”“圪梁梁”等唱词。这些区域性特色语词的出现,凸显了该地域民歌的风格韵味,成为辨识当地民歌特色的标签。

二、方言在中国传统音乐教学中的实践探索

将方言运用于中国传统音乐的教学,是一个操作性很强的问题。在中国传统音乐的教学过程中,我尝试采用四个步骤进行方言教学:

步骤一:方言念诵

如果说演唱是具有一定难度的音乐实践活动的话,方言念诵则是相对直接又简单有效的体验途径。在中国传统声乐品种的教学过程中,每教唱一首新的乐曲,我都想尽各种办法,尝试利用各种途径,努力寻找到该首乐曲流传地区的人,请其用当地方言对唱词进行念诵并录音,在

例如,陕西秦腔《白蛇传·断桥》唱词“西湖山水还依旧”,这七字按西安方言的字音调值和旋律走向如下,基本体现了依字音的调值行腔的腔词关系(见下页谱例)。

运用语音学软件进行测音能够将学生对方言和乐曲的感性体验外化成频谱进行直观 课堂上带领学生用方言进行念诵。通过念诵方言,学生能直接感受到唱词本身蕴含的语音调值、节奏韵律、音色、特色语汇等,从而建立起方言与乐曲旋律形态、风格特点之间的联系。如前文所述湖南民歌《洗菜心》,学生用湖南方言念诵歌词时即能体会到歌词节奏韵律与旋律节奏韵律的对应关系。

步骤二:方言调值与语音学分析

为进一步深化学生对乐曲的认知和体验,可以上升到理性层面进行分析,采用方言调值标注以及语音学测音软件来分析唱词和旋律调值的走向。为方言标注调值,可以直观分辨出字音调值与旋律进行的关系是相顺还是相悖,有助于增进学生对乐曲方言原理的理性认识。

在中国戏曲音乐中,梆子腔是有着重要影响并广泛流传在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的戏曲声腔系统,涉及到几十个剧种。有学者按方言调值的不同,将其分为秦腔、晋剧、河北梆子、豫剧(河南次风格区、山东次风格区)四大音乐风格区。 分析。Praat语音软件是众多语音学测音软件中相对容易操作的一种,因此,我在教学中主要运用这一软件进行测音。下面仍以秦腔《白蛇传·断桥》中唱词“西湖山水还依旧”为例,对其方言念诵语调和唱腔旋律的关系进行测音分析(见下页图示):

张斌:《文化地理学视野中的梆子腔音乐风格区》,《中国音乐》2011年第1期。张斌:《文化地理学视野中的梆子腔音乐风格区》,笔者对该表格第五、六行中豫剧和河北梆子的顺序进行了调整。

表1 五大梆子腔的方言调值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