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K.448作品及合作演奏分析/ 钱 程

Huang zhong - - 内容 - 钱程文章编号: 1003-7721(2017)02-0135-12

摘 要:笔者结合实际演奏对莫扎特《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K.448的曲式结构、核心材料、声部互换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并对该作品合作演奏中的要点进行了归纳总结,希望通过笔者分析与总结能给学习者、演奏者提供一定参考。关键词:莫扎特;《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K.448;作品分析;合作演奏中图分类号: J617.2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3-7721.2017.02.017

⓪ 1781年,时年25岁的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与萨尔茨堡大主教决裂,孤身来到音乐之都维也纳,在那里,莫扎特结识了约瑟夫·芭芭拉·奥恩哈默( Josepha Barbara Auernhammer),这位有名的女键盘演奏家、作曲家成为了他的学生,两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1781年11月23日,莫扎特在奥恩哈默当时位于帕斯奥尔霍夫( Passauerhof,维也纳郊外)的家中与其举办了一场家庭音乐会,这是莫扎特与其首次合作演出,音乐会上他们演奏了莫扎特的两首键盘作品:一首是《降E大调双钢琴协奏曲》K.365,另一首就是《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K.448。莫扎特在音乐会次日写给其父亲莱奥帕徳( Leopord Mozart)的信中提到:“昨天我在奥恩哈默家演奏……我们演奏了双钢琴,其中的奏鸣曲是我专门创作的”。①

这首双钢琴奏鸣曲并不是莫扎特唯一的钢琴二重奏作品——这位伟大的奥地利作曲家还有五首为四手联弹而作的奏鸣曲( K.19d, K358 K381,K 497,K521)以及一些四首联弹幻想曲、变奏曲等——但 K.448却是莫扎特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双钢琴作品(莫扎特还作有为双钢琴而作的《小广板与快板》及《赋格》,但都没有找到完整的手稿,为遗作,由后人补遗完成,无“克歇尔编号” Kv:deest)。同时,莫扎特更是维也纳古典风格三巨头(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中唯一作有双钢琴作品的作曲家。

这首三乐章奏鸣曲历来深受双钢琴演奏者与听众的喜爱,也是双钢琴比赛中的常见乃至规定曲目,可以说是是双钢琴艺术中的“瑰宝”之作。目前国内对该作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莫扎特效应,音乐治疗方面;第二,演

收稿日期: 2017-03-15作者简介:钱 程,男,武汉音乐学院钢琴系讲师(武汉 430060)。① 书信材料由笔者翻译自莫扎特博物馆官方网站Mozart in Wien》Wien verbindet Mozart und Josepha Auernhamme.的莫扎特书信。

奏与曲式结构方面。研究层次多为各高校的硕士学位论文。作为双钢琴合奏作品,现有研究成果在该作品合作方面的论述与分析也极少,且在曲式结构的分析上,还存在诸多问题(笔者将在下文中详述),作品分析方面对该奏鸣曲材料的研究也未涉及。故笔者对这首作品的研究主要涉及四个方面:曲式分析、材料分析、声部互换与该作品的合作要点。笔者认为:第一,曲式结构对于理解、演奏、诠释、处理作品具有指导意义,那么准确的曲式结构分析就显得格外重要了。第二,作曲家在一首作品中所用的材料通常具有贯穿性与关联性,从作品分析角度和演奏角度,了解这些“核心材料”是至关重要的。第三,在这首双钢琴奏鸣曲中,莫扎特运用了声部互换的写作手法,发现并理解它们对于演奏这首作品是极有意义的。第四,作为双钢琴作品,两位演奏者的合作与作品的表达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一方面,合作需要两位演奏者在手法和想法上进行沟通并尽可能达到高度一致,另一方面,在两者的关系与音响比例上又需要变化,这样才能使演奏 具有立体的层次感。

下面分四个章节来分别分析和论述上述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曲式结构分析与合作演奏

曲式的分析对于演奏专业来说是相对困难但又极其需要的理性思考与判断过程。曲式结构意识对于演奏的意义与建筑行业里图纸对工程师的意义一样。我们的演奏需要建立在理性与感性基础之上。理性的基础,无外乎曲式结构、调性、材料等。特别是对于古典作品——尤其是莫扎特的作品,作曲家给我们的力度及演奏标注都极少,然而,实际演奏又不能简单粗暴的“谱上没有就什么都不做”,这个时候,曲式分析就对我们处理莫扎特的作品提供了一些思路与可能性。

(一)曲式结构分析

1.第一乐章,精神抖擞的快板( Allgero con

spirito),4/4 拍, D大调,奏鸣曲式。本乐章再现部中的连接部较呈示部短8小节,省略了呈示部连接部中的“启下”( 25- 33)部分。展开部I段( 81- 94)与尾声 I 段( 175- 187)运用了同样的材料。呈示部的补充( 77- 80)也与尾声的补充( 191-194)材料一致(调性不同)。乐章结构图示中括号内字母为调性,下同,见表1。

2.第二乐章,行板( Andante),3/4拍, G大调,奏鸣曲式。本乐章呈示部与再现部中的主部、连接部与副部内容高度一致(调性不同),但结束部有显著不同:呈示部中结束部拥有一个结束主 题,而再现部中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阻碍延长——其材料来自呈示部结束主题中的内容( 43-44)。乐章结构图示见表2。

3.第三乐章,很快的快板( Molto Allegro),2/

4拍, D大调,回旋曲式与奏鸣曲式的结合(与贝多芬创立的“奏鸣回旋曲式”不同)。由五部分组成:主题-插部I-主题-插部II-主题。其中插部II与插部I主题相同,属换调再现(回归主调D大调)。而第二次主题段落内包含有一个篇幅较长的G大调连接段( 158- 206)。乐章结构图示见表3。

表1 第一乐章曲式分析图

表3 第三乐章曲式分析图

表2 第二乐章曲式分析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