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歌剧《伤逝》《紫藤花》复排中的创新性看当下声乐表演专业的教学改革/ 宋 璐

Huang zhong - - 内容 - 宋璐

摘 要:随着中国歌剧的全面复兴,国内对专业声乐表演者质量和数量的需求均大幅提高。2016年笔者参加了歌剧《伤逝》《紫藤花》的排练演出,深刻感受到了现阶段艺术实践需求与人才培养规格之间存在的差距。本文中,笔者将通过借鉴歌剧《伤逝》与《紫藤花》的成功经验,对目前声乐表演专业教学体系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反思,并探讨声乐表演专业教学改革方向等问题,提出优化课程体系、建设跨学科协同课程,以及构建中国歌剧作品表演教学体系的建议与设想。关键词:歌剧;伤逝;紫藤花;声乐表演专业;教学改革中图分类号: J609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3-7721.2017.03.015 前言

艺术实践的发展总是会给音乐教育带来一些新课题。虽然近年来我国声乐表演专业的课程建设和教学改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迅猛发展的艺术实践仍然期望音乐教育能够提高人才培养效率。尤其是处于中国歌剧全面复兴的当下,国内对专业声乐表演者质量和数量的需求均大幅提高,如何优化声乐表演专业的课程体系,改进声乐表演专业的教学模式,以满足中国歌剧发展的人才需求,成为声乐表演专业教学改革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⓪

2016 年,笔者先后主演了歌剧《伤逝》和改编自《伤逝》的歌剧《紫藤花》。正是通过这两部歌剧的排演实践,引发了笔者关于声乐表演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本文以歌剧《伤逝》《紫藤花》 的复排实践为基础,通过展现两部歌剧复排中的创新性,以及反思我国声乐专业教育的发展历程,最终提出优化课程体系、建设跨学科协同课程,以及构建中国歌剧作品表演教学体系的建议与设想。

一、歌剧《伤逝》《紫藤花》复排中的创新性

2016 年4月24日,歌剧《伤逝》在福建大剧院成功首演; 2016年12月3日,歌剧《紫藤花》在湖南音乐厅成功上演。两部作品的同年上演,重新燃起了《伤逝》这部伟大艺术作品的生命之火,照亮了2016年中国歌剧的舞台。它们对中国歌剧所做的不同探索与创新,值得我们讨论与借鉴。

2016年1月11日,歌剧《伤逝》剧组以“中国青年歌剧艺术家演修班”的形式招募《伤逝》演员,笔者受邀参加; 3月5日,歌剧《伤逝》演修班如期开课; 4月24日,经过近两个月的排演,歌剧《伤逝》在福建大剧院成功首演。

围绕排演展开教学,是此次《伤逝》复排的创新之处。在排演过程中,剧组将演员分为AB、、C三组, A组以排演为主, BC、 组以观摩学习为主,效率颇高。在排演之外,剧组还开设了角色表演个别课、表演小组课、声乐艺术指导个别课、台词课等课程,以将排演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分解到不同的课程中解决。因此,歌剧《伤逝》的整个复排过程,是以演出实践为中心,以培养“学员”综合表演能力为目标,最终实现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提高演员们的综合表演能力。

与通常意义上的歌剧剧组编制不同,《伤逝》剧组除了拥有以导演为核心的二度创作团队以外,还配置了强大的教学团队,两个团队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殷秀梅老师作为歌剧《伤逝》女主角子君的首演者,对歌剧《伤逝》有着深刻地领悟,她在本次复排中担任总导演和教学总监,协调排演和教学的进度,是两个团队的核心;戴玉强老师作为此次复排的发起人,担任表演指导的教学工作。

从歌剧《伤逝》复排冠以“青年歌剧表演艺术家演修班”的名称可以看出,主办者显然是从实践中发现了歌剧表演者职业能力缺失的问题,并试图在专业音乐教育体系之外,提出补充性的解决方案。因此,复排歌剧《伤逝》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排演本身,而是要通过排演培养“学员”的歌剧表演能力,尤其是对中国歌剧作品的表演能力。“舞台上的问题要在舞台上解决”,实践证明,歌剧《伤逝》剧组的这一做法是有效的,也是有意义的。在排演中,青年艺术家们通过导师的示范与教学、导演的指导与调度,有效地提升了自身 综合能力和艺术标准,很好地完成了演出任务;在演出实践和演出后的再教学中,也让青年艺术家们全方位地认识了舞台上的自己,这对他们形成需不断提高自身能力的观念大有裨益。

歌剧《伤逝》剧组通过排演提高表演者综合能力的探索,为现阶段迅速、全面提高歌剧表演人才的职业能力提供了可选方案。因此,歌剧《伤逝》的复排,与其说是经典版本的温故知新,不如说是为解决我国歌剧演员表演能力不足而做的一次探索。笔者认为,专业音乐教育也可以借鉴其中的一些做法,以提升学生综合能力为目标进行教学改革。

(二)歌剧《紫藤花》——为适应校园需求而“定制”的歌剧

歌剧《紫藤花》是由指挥家郑小瑛改编自歌剧《伤逝》,是为适应校园演出而“定制”的版本。其创新之处在于,通过改编作品和重新设计舞美,减少客观条件对于歌剧演出的限制,主动贴近年轻观众的审美,努力提高歌剧的适演率。

《紫藤花》的改编涉及三个方面:一是,剧目由原本的四幕、时长2小时,改编为三幕、1小时30分;二是,乐队编制由双管编制改编为由一架钢琴、一支长笛和少量弦乐构成的室内乐队;三是,制作方面由全景写实的版本改为布景写意的音乐会版本。作为一部改编歌剧,《紫藤花》改版的指导思想非常明确:要以一种合适的形式,在大学里演出。 2016年12月3日,湖南交响乐团在湖南音乐厅的演出是《紫藤花》改版获得成功的实例,证明了它作为一种室内歌剧在大学里演出的可行性。

郑小瑛老师在歌剧《紫藤花》的总谱前这样写到:“我曾经向施光南提过一个建议:‘请将《伤逝》改编为室内歌剧形式,以便它走进校园。’今天,为了更加贴近当代青年的欣赏期待,我征得了原编剧韩伟的同意,并采纳了歌剧《紫藤花》首演导演李稻川的建议,将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原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