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IP分布式KVM的终结者?

当下的可视化显控市场,IP分布式KVM已成为风口上的那只猪,不管是在各类专业展会,还是各种宣传渠道上,IP分布式可以说是大行其道,部分先知先觉的厂商抓住了这一轮的市场风口红利尝到了甜头,让不少跟随者趋之若鹜,也不乏企业盲目跟风并寄希望借此翻盘。

InfoAV China - - NEWS - 文/马开春

当下的可视化显控市场,IP分布式KVM已成为风口上的那只猪,不管是在各类专业展会,还是各种宣传渠道上,IP分布式可以说是大行其道,部分先知先觉的厂商抓住了这一轮的市场风口红利尝到了甜头,让不少跟随者趋之若鹜,也不乏企业盲目跟风并寄希望借此翻盘。

谁成就了IP分布式KVM?

到底是什么因素成就了IP分布式KVM走上风口浪尖?

在经历了模拟、数字技术发展之后,网络化时代用户对信息需求量爆发式增长,显控领域传统的传输方式已经不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但信息量的需求并未因此而减少,这就造成了传输路径与用户需求不能匹配的局 面。只有把信息量进行压缩,降低频带资源的压力,供求矛盾才能得以缓和。

正逢IT与AV融合的越来越紧密,IP技术的优势又非常明显,只要有网络,通过路由器进行信息的分配交换,就完全能实现将音视频、数据等各种信号传输到目的地。IP解决了信息量传输与频率资源的矛盾,从需求端满足了用户需求,迅速受到市场追捧。

对于厂商而言,IP分布式的优势也是相当明显。

IP分布式KVM以交换机和管理模块为核心,通过IP网络进行信号传输,相对于传统的AV矩阵切换,信号分配方式来讲,IP技术简单、成本也更加低廉。

“系统灵活、连接方便、系统架构简单、项目整合更加容易,只要通过接口连上网络,采用电脑控制解决方案进行组合分解,解决了传统中控、切换这些复杂方式所处理的信号传输问题。”深圳华光昱能传输系统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庄丹峰说道,“IP分布式的本质就是以IT的方式来改变传统AV的架构。”

对于系统工程商来讲,项目实施的技术门槛降低了,以往只有大型的工程商才能胜任的项目,很多中小型工程商完全可以接手,因为IT的方式对人的技术要求降低了。令厂商更高兴的是,IT化之后,数字编解码信号处理从模拟信号变成了纯数字的,系统的扩展性得到了提升,布线和后期维护变得更加容易。

认识到了IT必然为AV带来颠覆,部分AV厂商开始尝试更加IT化的方式,比如有厂商就引入了华为的IT人才,自己进行算法、源代码的开发,让音视频信号处理变得更加简单,进一步给传统AV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同时,也将AV与IT的融合推向了又一高潮。

IP分布式KVM可以说从市场需求端到供应端完美匹配了双方的诉求,这也造就了部分赶上这波红利的企业业绩爆发式增长。在厂商们不遗余力的宣传攻势下, IP分布式KVM独步天下,成为主流选择。

IP分布式各种优势明显,但这并非意味着其真的完美无缺。

IP分布式真的完美无缺?

“信息量的压缩和信号延迟是IP分布式的最大弊端,这也是IP架构的物理特性,再好的带宽也无法避免。”资深AV行业人士杨坤煜直言不讳地指出:从IP网络发展的起源来看,信息的传输依靠IP的数据包进行数据的分发,势必要将较大的信息量进行压缩分组打包,数据压缩则意味着以牺牲部分信息量为前提,从物理架构上来讲,信息压缩是IP分布式的死穴。

对此,庄丹峰感同身受:在各种展会上,用户看到的现场展示效果都很好,但实际使用中效果确实差强人意。为什么呢?只要信号切换要显示在不同地方的显示屏,画面就会被压缩的厉害,导致显示效果不太好成为普遍现象,甚至主席台视频信号的切换和控制都不能同步。我体验过不同厂家的IP分布式KVM系统,有的 厂商宣称自己传输的是4K信号,但观众却很容易看到屏幕上的颗粒感。主要原因就是音视频信息通过网络进行压缩、传输、打包、解码这个过程中丢掉了很多信号,导致了图像质量的下降甚至失真,甚至把原始的4:4:4的图像降到了4:2:0,这意味着图像的色彩、饱和度、还原度都下降了一半,唯一没有被改变的就剩下亮度了。

信号延迟是IP分布式KVM的又一大弱点。庄丹峰介绍,交换机架构的IP系统在信号传输中,声音、视频的同步性会出现延时,至少会有80毫秒的时间延迟,毕竟信号经过摄像头采集后要通过网络进行打包,再通过网线进行传输,这需要一个过程,必然导致时间的延误。

主流厂商往往会向用户宣传自身系统延迟非常低,用户根本就察觉不到。

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为什么用户会对这一弱点视而不见呢?

杨坤煜表示:对延迟最敏感的是那些需要实现实时控制的用户,比如演播、演艺、电竞游戏这些应用对图像分辨率要求很高,是完全不能接受系统延迟的。但是,这部分客户只占据了AV系统中的很小部分。大多数行业的用户对系统的需求还未达到如此高等级,也就是通常说的能用即可。而且,用户本身也不是专业人士,对压缩和延迟并不会太敏感。对于很多用户来说,平常不会关注这方面的技术,也没有进行知识的收集和积累,在没有更好的体验选择之前,这或许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既然网络带宽的受限是制约IP分布式KVM的重大因素。那能否通过提升带宽来解决压缩和延迟的问题呢?

目前确实有一种分布式解决方案采用万兆网络,每个节点都是独享网络带宽,比方说有10个节点的分

布,每个节点1万兆带宽,那就需要10万兆的网络带宽。对于普通的高清来传输需要来说,或许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但面对4K、HDR等各种高瓦率的信号源来说,万兆网络依然不够,那还得进行浅压缩独享带宽。对用户来说,最理想化的方案就是最高的分辨率还原、最大的数据量独享,但现阶段来讲,这个成本太高了,是不现实的,传输的距离和范围也有限,实现起来非常困难。

因此也就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来了,IP分布式成为市场最优的解决方案。

8K IP分布式的终结者?

既然IP分布式KVM存在着无法避免的缺陷,究竟有没有一种解决方案能在具备分布式的各种好处的同时又能避开其弊端呢?

答案是肯定的——光纤KVM。光纤的KVM传输的特点在于,传输信号基本上不失真、传输距离远,布线方便。

光纤可以说解决了IP分布式所存在的一切问题。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杨坤煜说:“如果不考虑系统成本和施工难度,仅仅从性能和技术指标来讲,光纤可以说秒杀IP分布式。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如果光纤能做到跟IP分布式同样的价格,用户一定第一时间就毫不犹豫地投向其怀抱。”

光纤KVM采用空分的方式,每个信号单独占用一个通道,随着4K、8K分辨率无穷尽的提升,IP无法满足信号的传输,从长远来看光纤是KVM发展的必然趋势。庄丹峰大胆预测:留给IP分布式的时间并不多了, 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采用8K来实现信号传输必定会给分布式带来转折性的改变。当8K全面来临时,IP分布式将面临生死选择,难有出路。而光纤KVM将会成为市场最终的选择。

光纤KVM既然这么厉害,那为何其市场发展如此缓慢,完全被IP分布式淹没呢?杨坤煜从市场角度来分析了这个问题。首先,成本方面,光纤KVM一个信息占用一个物理通道,而IP分布式则是所有的信息都通过一根网线传输,物理成本就决定了光纤KVM在价格上比分布式要高很多,而现阶段用户还不能承担这个价格。

其次,IP分布式系统安装简单,对工程商来讲门槛更低,受到系统集成商们的大力欢迎,毕竟能躺着挣钱没有人愿意站着挣。而光纤项目的技术含量则要高很 多,需要特别的设备、技术和经验,光纤KVM项目对系统速度要求非常高,有些工程商也还不具备实施的能力,这方面技术人才的缺乏限制了光纤KVM的普及。

那么,既然光纤KVM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工程商如果有长远打算,为何不愿意培养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呢?

这又回到了之前我们讲到价格的问题,IP分布式价格便宜,生命力也正处于旺盛期,对用户有着较强的吸引力。工程商即便投入大量资金和成本来培养光纤技术人才,但面临项目招投标时,用户仍然分分钟就投向IP分布式的怀抱,尽管能够意识到光纤是未来的必然发展,但现在着手去做却不能立即产生效益,对工程商来讲,这可就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赔本生意了。

只有等到图像分辨率真正达到4K、8K甚至16K, IP分布式已经无法承载信息量的传输时,光纤才会大规模应用起来。

作为专注于光纤产品的从业人员,从庄丹峰的切身体会来看,制约光纤KVM发展的瓶颈同样主要来自市场。他认为,光纤在很多项目应用中比IP分布式占有绝对优势。但从整个市场新老技术更替发展的角度来看,在中国市场特有的环境下,小企业在开发创新产品和技术后,新的创意一旦被发现,则容易出现一窝蜂跟风的现象,其中不乏出现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大企业、大资本嗅到味道,依靠强大的企业技术和资金背景,把最初尝试创新的企业打趴下,或者吞并掉。对于这一点,恐怕每个中国人都是深有体会的,比如这些年的3D、VR、激光,其中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并不少见。

正是出于对这种现象的担心,某些在光纤KVM领域有着特定技术专长的企业也不敢大肆宣传推广,对他们来说,稳稳当当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挣一些细水长流的钱,总比被大资本来入侵,自己的研发、生产、技术人员被人挖走甚至整锅端,要稳妥得多。

制约光纤KVM发展缓慢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庄丹峰介绍,光纤KVM是光技术和传统AV技术两个跨界行业的整合。而既懂光技术,又擅长AV技术的人少之甚少,有些厂商宣称自己专业,而实质上高度集成化的产品完全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

在未来,谁有能力将两种技术结合起来,谁将会尝到最甜的蛋糕。

目前,已经有先知先觉的企业开始了光纤技术和分布式结合的尝试。

扫一扫随身阅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