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走出去”到“被接纳”

——《甄 传》和《琅琊榜》译介的“败”与“成”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吴湖北科技学院讲师

《文汇报》2013年9月11日头版“文汇深呼吸”专栏刊登了“中国文化如何更好地‘走出去’”系列报道之七《“抠字眼”的翻译理念该更新了》。文章表示,“莫言热”带给翻译界的启示应该是“好的翻译可‘连译带改’”,并强调“一部作品的最终译文不仅取决于原文,还取决于它的‘服务对象’,以及译作接受地人们的语言习惯、审美口味、公众心理等非语言层面的因素。,或许 只有从根本上认识这一点,卡在中国文化‘走出去’途中的障碍才能消失”。

2013年《甄 传》美版登录美国。同年1月份《甄传》制片人曹平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方面预计将斥资700万美元把76集的《甄 传》改为6集时长为一个半小时的电影,而中方完全不介入《甄 传》美国版的任何改编活动。 2015年《琅琊榜》登陆外国。电视剧名从“Lang Gia Bang”,改为“The Rankings of Lang Ya”,最终确定的版本是“Nirvana in Fire”。名为“《琅琊榜》字幕组”的团队已经完成了每集47分钟、共54集的所有英文翻译,在屏幕下方标注“《由 琅琊榜》字幕组翻译和校准”( Dubbed and Timed by the Lang Ya Bang Team@Viki)。除了一如其他大剧在亚洲受到热议,该剧还在北美受到热捧。

从《还珠格格》《到 爱情公寓》《甄 传》《花千骨》等,中文影视走出国门受到关注的程度远高于文学作品的传播速度和接受程度。“熊猫丛书”是国家对中国文学走出去高度关注的表现,而影视剧以他者的声音走出去所带来的直接效应更迅速也更为广泛。

中国译介的尝试及存在的历史问题

从历史上看,中国最早走出去的是文学。中国文学很早便以不同的方式对外译介:有目标语的主动译入,如国外汉学家翻译中国经典;有源语的主动译出,如中国政府机构对外译介中国文学。源语主动译出并得到政府支持 的代表是“熊猫丛书”。“熊猫丛书”得以传播的方式主要是图书馆藏和报刊杂志。而馆藏并不是中国文化走出去和文化接受的有效方式。书评刊物和大学主办的纯学术性刊物,针对的读者群和数量有限,“指望这些刊物来扩大译本在一般美国读者中的影响是不切合实际的”。

概言之,中国文化产品译介不成功的案例主要反映两个问题:一是中国作品改编以后的产品在西方的接受度不如人意;二是归化和删节是西方在译介中国文化产品时惯常采用的翻译方法。

受建立在“译入翻译”基础上的译学理念的影响,翻译者和翻译研究者通常甚少甚至完全不考虑翻译行为以外的种种因素,诸如传播手段、接受环境、译入国的意识形态、诗学观念等等,而只关心语言文字转换层面的“怎么译”的问题。而翻译最重要的是审美忠实。“忠实”不在于语言层面,而在于意义层面,最终是要“为读者翻译”。

《甄 传》和《琅琊榜》译介的对比及建议

译介学认为翻译的本质是传播,是文化译介。译介由译和介组成,意思就是“翻译”和“传播”。译本的接受和传播受到政治、赞助人、意识形态、、诗学 翻译规范、翻译政策、受众期待、传播渠道等因素的制约。文化译介要考察翻译产品是否达到目标语国家的语言要求、内容是否符合目标语主流意识形态和诗学,更要考察产品传播各环节是否有效。文化译介包含五大要素:“译介主体” “译介内容”“译介途径”“译介受众”“译介效果”。

1.译介主体。翻译主体在译者、作者和读者之间有所偏重。传播的主体包括个人、集体或机构。译介主体,尤其是文学译介主体应兼虑两者,“应该采取以非官方学术机构为平台和桥梁,中外合作译介主体模式,即国外汉学家或学者与中国学者优势互补,合作翻译,以西方汉学家为翻译主体,以精于中国文学翻译的中国学者为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