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网络时代的城市形象片

——以上海为例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孙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钟怡复旦发展研究院传播与国家治理中心博士后

引言

在影像技术滥觞之际,城市形象片已然成为城市文化的一个部分,并且构成了城市以及国家对外传播的一个重要方面,如2011年“中国名片”之城市形象片系列,就在有“世界的十字路口”之称的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播出,作为中国国家对外传播的一个重要举措,上海则是这个系列第一个亮相的中国城市。城市形象片既是媒介技术的产物,媒介变迁必然是影响城市形象片的重要因素。以上海为例,2016年就出现了首部4K加VR的城市形象片《我们的上海》。这个新技术拍摄城市形象片的风潮也在世界蔓延。网络上流传的《50部手机拍摄旋转的纽约》,就是一种城市形象片使用新技术的尝试。本文认为,城市形象片进入了一个新时期——移动网络时代。这个时代的特征,至少可以从两个层面理解,一是技术的更迭与融合带来媒介形态的变化,二是移动网络激发的新型文化氛围及实践。本文试图从上述两个层面,以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国家战略为背景,探讨新时期城市形象片如何塑造了人与城市的新型关系,以及城市形象片怎样能够达成建构城市认知、激发城市实践、提升对外传播能力的途径与举措。

人类为什么需要城市形象片?在诸如建构城市品牌、提升城市认知度、塑造城市认同、增强对外传播的效果等等功能性的理由之外,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技术 影像)是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的?维利里奥的“速度美学”理论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他将影像视为一种“技术义肢”,“这些义肢既是我们不断成熟但终会衰退的视力的非自然弥补或替代,也日益成为当代文化中的艺术基

础”。维利里奥的代表作《消失的美学》“旨在探讨处于世界先进文化中的人类知觉的发展过程和现代状况。是关于在一个摄影与技术、科学与影视的时代,人们是如何感知和适应这个世界的,而这种特异的诸种方式又是

②如何被整合入一个后现代文化的”。 维利里奥用“”走神(或称为频发性感性缺席)这个核心概念来阐述他的速度美学理论,所谓走神,“是 一种基于速度而产生的人类

感受,暗示了人类与自己所处世界之间的缝隙”。 因此,维利里奥此书的核心问题是,“人类存在和个体性是如何通过对特定历史条件下的走神的排列组合而创造出来

的”。 借用维利里奥的理论,我们或可说,城市形象片的意义,就是人类试图借用影像技术填补我们与城市的缝隙。城市形象片是“技术义肢”对我们无可避免的“”走神状态的一种回应,用来缝合我们对于城市感知的断裂。我们看到,这种体验已经成为大众普遍性的感受方式,人们渴望越来越多的城市影像来填补他们的城市认知,城市影像也正在不断渗透进、内化于大众的城市体验。

本文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六部上海城市形象片作为经验材料,《包括 上海协奏曲》( 2007)、《上海》( 2011)、《上海:灵感之城》( 2012)、《行走上海》( 2015)、《上海:创新之城》( 2016)和《我们的上海》( 2016)。《上海协奏曲》被视为第一部上海城市形象片,《上海》是中国城市名片系列在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展映的第一部形象片,《上海:灵感之城》《和 上海:创新之城》重在表现上海城市某个侧面的特质,《行走上海》是旅游局与民间公司合作制作的一部形象片,《我们的上海》集合了4K和VR这两项最新影像技术。本文也兼及非一般意义上的城市形象片,一些网络流行的上海城市影像,如彩虹合唱团的《魔都、魔都》、微电影“”,天台 等等以展现移动网络时代技术与主体的多元化激发的城市影像多样性的状态。本文主要采取城市影像的文本分析方法,兼有观者访谈。

观看城市的视角:上帝还是人

对于城市空间的呈现,是城市形象片最基本的表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