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民族国家形象内部生成中的语言因素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孟艳丽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语言学博士、硕士生导师李彦冰北京联合大学副教授、传播学博士、通讯作者

多民族国家形象的构建是一个多维度、多渠道、复杂、立体的系统工程。而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是最重要的塑造途径之一。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中“多民族”的背景会带来诸多现实敏感的问题。多民族意味着多种语言。多语言的复杂共存对国家形象的构建影响巨大。因此,在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中,语言因素因其显著性、敏感性、运用的广泛性、强渗透性而备受关注。

一、语言与民族、国家认同的基本关系

语言与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关系非常密切。语言问题说到底是社会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的语言规划和语言政策都反映了该国政府对内部民族的经济、、政治 社会地位的看法,同时也对国内民族关系、社会稳定具有巨大的影响。“语言除了是交际工具、思维()认知 工具外,还是文化资源、民族权利,而语言作为文化资源和民族权利,集中表现在民族语言群体的认

同功能方面。”

第一,语言是民族存在和民族认同的标示。语言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是民族认同、国家认同中很重要的一种元素,是标示民族存在与民族认同的重要依据。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都植根于对共同的传统和历史的归属感。与理解一个个体的人需要知道他的过去相类似,理解并认同一个民族也需要对该民族的历史有足够的知识。由此可以推测,如果一个民族集体忘记了自己的全部历史,那么该民族也就不可能以其原有面貌存续下去。历史主要是由语言记载并传承的,如神话、、、、传说 歌谣 谚语 地名等,如果把该民族的传统语言替换为其他语言,势必会导致

②该民族的历史在一定程度上被改变或曲解。 语言的代际传承对维持该民族的民族历史、民族文化乃至民族认同 都具有重要影响。,同样 对一个多民族国家来说,一种最能够代表该国家的共同历史文化的共同语言的推广与传承对维系该国的历史、传统文化以及国家认同也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二,语言是民族认同的构成要素。建国初期中国的民族识别工作主要运用的是斯大林关于“”民族 的定义,即“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其中“共同语言”是一个重要的依据。比如对壮族的识别就重点参考了语言这一因素。建国初民族识别时,在广西自报的民族名称有“布壮”“布越”“布雅依”“布衣”“布土”“布雄”“布侬”等。但这些自报的不同民族名称,经过甄别和说这些话的人相互对话之后,他们都同意自己所说的话都是出于同一母语,实质上,他们都属于侗傣语系的语言。,因此 最终把他们都归属于壮族。虽然语言不是唯一的参考标准,必须与其他特征结合在一起考虑,但不可否认的是,语言是民族认同的要素,是一个民族内部凝聚并且与其他民族相区别的重要因素。

第三,语言行为就是认同行为。近几十年来,随着建构主义思潮的兴起,对民族性的建构主义观点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以建构主义的视角来看,民族性是一种话语现象和心理现象。从20世纪70年代以后民族学者的关注从民族的“内容”“转向 边界维持”。此后“我们”和“他们”、“内群体”“和 外群体”成为民族定义的核心。在这一视角下,民族性不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而是相对的、随情境而变化的,甚至多重的。一个民族的核心文化价值观也总是随着时间和地域而渐变的。民族性是社会建构的,而不是基于客观、可测量的标准。在这个建构过程中语言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人们评判一个人是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