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东势力介入中亚外高新动向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亚外高形势衍变中的中东因素 -

中亚外高是世界穆斯林主要聚集区之一,与作为伊斯兰教发源地的中东 历来休戚相关。近年来,中东地区局势惊心动魄,“阿拉伯之春”、利比亚 动乱、也门乱局、叙利亚内战接踵而至,不仅导致该地区局势动荡不宁,也 使紧邻的中亚外高地区神经紧绷。随着2014年“伊斯兰国”横空出世,中东 变局更加牵动中亚外高,使之难以置身事外“隔岸观火”。近一段时间以来, 对中亚外高国家局势产生较大影响的中东势力主要源自三个方面,一是以“伊 斯兰国”为代表的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二是伊朗核协议签署后逐渐摆脱国 际制裁的伊朗;三是与俄罗斯关系大起大落的土耳其。

(一)“伊斯兰国”外溢中亚外高地区

2014年“伊斯兰国”突兀崛起,势如狂飙向伊拉克和叙利亚挺进,迅速 激活了中亚外高地区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受“伊斯兰国”在中东扩张鼓舞, 一度蛰伏在中亚外高境内的伊斯兰极端分子重趋活跃,突出表现在相当数量 的中亚外高激进分子纷纷前往“伊斯兰国”受训参战。国际危机组织2015 [1]年报告称,中亚约有2000 ~ 4000人被招募到“伊斯兰国”。 吉尔吉斯斯 坦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至今在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圣战的吉 [2]国公民仍有 600 名左右。 引人瞩目的是,“伊斯兰国”建立伊始即把中亚 外高纳入其妄图建立的“伊斯兰哈里发”版图之内。2014 年 6 月,“伊斯 兰国”头目巴格达迪曾在“建国演说”中宣布建立“呼罗珊省”(wilayah khorasan),辖区包括伊朗、中亚、南亚和中国新疆,基本相当于广义的中 亚外延。2015年初,巴格达迪宣称拨款7000万美元在中亚开辟“第二战场”,

[1] 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кризисная пруппа:власти повторствуют уходу смоих граждан а рады ИГИЛ. // Фергана. 21 Января 2015, 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2997.(上网时间: 2106 年 12 月 23 日)

[2] Человек без родины, или Как террористов лишат гражданства КР. // Sputnik. 11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ru.sputnik.kg/analytics/20160811/1028509474.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12月 23 日)

并派遣骨干分子秘密潜入中亚费尔干纳地区建立联络站,统一协调“中亚圣 [1]战”。

当前,“伊斯兰国”势力主要通过以下方式威胁中亚外高地区稳定:

一是通过派遣参与“伊斯兰国”圣战的中亚外高激进分子潜回,伺机作 乱并策应“伊斯兰国”对该地区的渗透。[ 2]“伊斯兰国”大本营在国际社会 重拳打击下面临危局,迫使其不得不另辟蹊径,以图生存。在此背景下,派 遣深受“圣战”思想影响并具备实施暴恐行为能力的中亚外高激进分子秘密 潜回是其重要一招。从目前中亚外高国家破获情况看,极端分子回流主要有 两条线路,一条是从土耳其到外高再至中亚,另一条是从南亚经阿富汗到中 亚外高。

二是直接策划发动针对中亚外高国家的恐怖袭击。如2016 年中,“伊 [3]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在哈萨克斯坦制造了系列恐怖事件。 2016 年8月 30日, 来自“伊斯兰国”的“东伊运”恐怖分子实施了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 [4]的爆炸袭击。

三是积极在阿富汗扩充势力,从外围对中亚外高形成挤压之势。“伊斯 兰国”势力渗入阿富汗后迅速壮大,目前已拥有2000 ~ 3000 人左右的武装 力量,并已赢得“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武装组织效忠,从而对中亚外 高形成两面夹击之势。种种迹象表明,中亚外高地区已成为以“伊斯兰国”

[1] Эксперт: Центральная Азия уязвима перед ИГ. // Sputnik. 5 Апреля 2016, http:// ru.sputnik.kg/opinion/20160405/1024008927.html; Террористы-смертники ИГ готовят теракты в Азербайджане. // Sputnik. 1 Апреля 2016, http://ru.sputnik.kg/world/20160401/1023890589. html; ГРУ России: террористы хотят укрепить свои позиции в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 Sputnik. 5 Апреля 2016, http://ru.sputnik-tj.com/analytics/20160428/1019425930.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12 月 23 日)

[2] Эксперт: активность”иг” распространится на Кавказ в Марте. // Sputnik. 13 Янваля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0113/403344580.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3 日)

[3] Создание террористического квазигосударства стало новой угрозой в ЦА. // Sputnik. 15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ru.sputnik-tj.com/analytics/20160815/1020484531.html.(上网时间:2016年 12 月 23 日)

[4] Почему посольство Китая? Эксперты о версиях и причинах взрыва в Бишкеке. // Sputnik. 30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ru.sputnik.kg/analytics/20160830/1028862415.html; Кашин: атака на посольство в Бишкеке - тревожный сигнал для всей ЦА. // Sputnik. 30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 ru.sputnik-tj.com/analytics/20160830/1020567530.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3 日)

为代表的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新的攻击目标之一,其危险性和威胁度不容小 觑。

(二)伊朗“重返”中亚外高

2015 年 7月,经过长达十余年艰苦漫长的谈判,伊朗核协议终于达成, 这极大地减缓了美西方对伊朗的政治经济压力,使伊朗的国际处境大为改善, 为其“重返”中亚外高创造了有利条件。毫无疑问,漫长的国际制裁对伊朗 经略中亚外高构成了严重掣肘,导致其在该地区竞争舞台上黯然失色。但随 着制裁取消,伊朗的大国雄心再度勃发,开始重整旗鼓,高调“返回”中亚 外高地区。伊朗此番“重返”中亚外高主要以经济为突破口,着重加强与该 地区国家在交通和能源领域的合作,凸显务实色彩,意识形态因素明显淡化, 意在切实增强在地区格局中的分量。

在交通领域,伊朗充分发挥自身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积极参与中亚外 高地区的互联互通建设项目,力图在该地区对外交通中占有一席之地,成为 地区交通中转枢纽之一。

一是积极倡导并开启地区重大对外交通项目。2016年 2月,中国第一列 集装箱货车通过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铁路(2014年12月建成运营) [2]顺利抵达德黑兰, 开启了中伊贸易的新通道,也标志着一系列连接中亚外 高与伊朗的交通项目迈出实质步伐,预示着伊朗再次成为中亚外高对外交通 和物流的重要竞争方。2016年 4月,伊朗力推的中亚国家与波斯湾交通运输 [3]走廊协议正式生效。 该协议由伊朗、苏丹、阿曼、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 斯坦于 2011 年 4月签署,各方计划共建阿曼—伊朗—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 斯坦交通走廊,以推动中亚和波斯湾国家之间的物流周转。与此同时,伊朗 与阿塞拜疆开工建设连接两国的“友谊铁路”,以打通外高进入中亚、波斯

[1] ИГ и новые угроз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постсоветских государств в 2016 году. // Sputnik. 9 Марта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0309/404082151.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3日)

[2] “中国货运列车首达伊朗 义乌百货直通德黑兰”,中国铁路网,2016年 2 月 13 日http://www.chnrailway.com/html/20160213/1335684.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12 月 20 日) [3] “中亚国家与波斯湾交通运输走廊协议生效”,中国驻土库曼经商参处网站,2016年4月 25日, http://t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04/20160401304953.shtml。(上网时间: 2016 年 12 月 20 日)

湾乃至印度次大陆的铁路线路。2016年 8月,伊朗总统鲁哈尼访问阿塞拜疆 并参加俄罗斯、伊朗、阿塞拜疆三方峰会,宣布合作共建“北—南”交通运 [1]输走廊(NSTC)。 该走廊将连接印度孟买、伊朗阿巴斯港、阿塞拜疆巴库 和俄罗斯圣彼得堡,并可继续延伸至北欧和斯堪的纳维亚,是结合公路、铁 路、海运的多模式运输通道,途径伊朗、印度、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 疆、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土耳其、阿曼、叙利 亚和保加利亚等众多国家,总长达7200公里。伊朗还与亚美尼亚积极商谈修 建连接两国的亚—伊铁路,探索建立“波斯湾—黑海”交通运输走廊,并与 吉尔吉斯斯坦探讨建设“伊朗—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国” 铁路的可行性。

二是为地区过境铁路货运提供优惠便利条件,吸引地区国家经伊朗外运。 2015 年 8月,伊朗铁路部门负责人对外宣布,从中亚国家运往伊朗阿巴斯港 的铁路货物将享受35%的运费折扣。中亚铁路过境伊朗运往巴基斯坦和土耳 其的货物将分别享受40% 和 50% 的运费折扣。

三是与地区国家合作推动交通领域的制度建设,营造良好的交通合作环 [4]境。伊朗正与里海沿岸国家加紧制定里海交通领域合作协议, 以规范里海 各国在里海的交通运输。同时,伊朗还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致力于为 彼此之间的货物运输建立单一的过境税,助力哈—土—伊铁路运输。

在能源领域,伊朗也积极运筹,力图凭借自身优势在中亚外高地区能源 格局中抢占有利地位。

一是积极进军地区油气领域。2015年中,伊朗向土库曼斯坦提出准备通

[1] “Север-юг”: причины присоединения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к союзному “кольцу”. // Sputnik. 9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0809/406712002.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2] “伊朗议员称吉尔吉斯斯坦正与伊朗探讨建设‘中—吉—塔—阿—伊’铁路”,中国驻吉尔吉斯经商参处网站,2015年 1 月 30 日, http://kg.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1/ 20150100883830.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12 月 5日)

[3] “伊朗为中亚过境铁路货运提供折扣”,中国驻伊朗经商参处网站,2015年 8 月 18日, http://ir.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8/2015080108438.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12月 5日)

[4] “里海五国在德黑兰召开会议讨论加强交通互联”,中国驻伊朗经商参处网站, 2016 年 1 月 6 日, http://ir.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01/20160101227913.shtml。(上网时间: 2016 年 12 月 20 日)

过易货贸易方式进口价值300亿美元的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并愿通过伊朗将 [1]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过境运至其他国家。 2016 年 11月,伊朗与亚美尼亚签 署伊朗过境亚美尼亚向格鲁吉亚出口天然气协议,并决定到2019 年将出口至 [2]亚美尼亚的天然气数量增加三倍。 伊朗还计划修建大不里士—埃里温石油 管道向亚美尼亚输送石油。在石化领域,伊朗和哈萨克斯坦拟在伊朗位于里 [3]海的阿米拉巴德港合资建设炼油厂, 以精炼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原油,供对 外出口。

二是进一步加强与地区国家的电力合作。2015年 8月,伊朗与亚美尼亚 [4]签署了建设新的输变电线路协议,合同总价1.7亿欧元,计划两年内建成, 意在扩大伊朗天然气换取亚美尼亚电力的规模。2016年4月,伊朗与亚美尼亚、 [5]格鲁吉亚、俄罗斯签署了四国电力合作协议, 并决定进一步扩大进口土库 曼斯坦电力。

(三)土耳其逆势而上

2015 年 11月,土耳其在土叙边界击落俄罗斯军机事件导致土俄关系急 剧恶化,使两国在中亚外高的竞争面骤然凸显。在此背景下,土耳其出于应 对俄罗斯经济制裁和实施“向东看”外交战略的需要,进一步加大了对中亚 外高地区的经略。

首先,强化对地区能源输出国的外交攻势。近年来,土耳其一直与欧盟

[1] “伊朗向土库曼斯坦提出300亿美元的天然气易货贸易协议”,中国驻伊朗经商处网站,2015年6月17日, http://ir.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6/20150601015519.s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2] “伊朗与亚美尼亚签署向格鲁吉亚过境出口天然气协议”,中国驻伊朗经商参处网站, 2016 年 11 月 8 日, http://ir.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11/20161101662691.s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3] “伊朗和哈萨克斯坦将在阿米拉巴德港合资建设炼油厂”,中国驻伊朗经商参处网站, 2016 年 6 月 30 日, http://ir.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06/20160601350383.s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4] “亚美尼亚和伊朗签署建设输变电线路协议”,中国驻亚美尼亚经商参处网站, 2015 年8月 17日,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508/20150801081094.s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5]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伊朗、俄罗斯四国签署电力领域合作联合备忘录”,中国驻格鲁吉亚经商参处网站,2015 年 12 月 25 日,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 e/201512/20151201220171.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12 月 20 日)

合作,共同推动以土库曼斯坦为气源地、跨过里海、穿越阿塞拜疆至土耳其, 最后抵达欧洲的“南部天然气走廊”。2015年 4月,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土 库曼斯坦以及欧盟的能源部长在阿什哈巴德共商该能源走廊建设,并建立了 [1]相关工作机制。 2015 年 12月,即在俄罗斯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后不久,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迅即访问了土库曼斯坦,主要目的就是要寻求替代俄罗 斯对土耳其的天然气供应,减轻对俄罗斯能源依赖。

其次,加快建设中亚外高经土耳其至欧洲的交通走廊。土耳其目前正在 土库曼斯坦实施建设投资总额达20亿美元的里海国际港,预计2017 年交付 使用,以扩大土库曼斯坦经阿塞拜疆、格鲁吉亚至土耳其的海上货物运输量。 2016 年 11 月 16日,土耳其与阿富汗、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就 建设五国交通运输走廊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各方同意简化签证手续,为旅客 [2]和货物运输通关提供便利。 连接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的巴库—第 比利斯—卡尔斯铁路即将竣工,预计于2017年初全线通车,年货物运输量有 望达 1700万吨,初始阶段每年可运送100 万旅客和 650 吨货物。

最后,进一步拉近与地区国家关系。2016年,土耳其与格鲁吉亚签订了 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国际货物联运、铁路及旅客运输及劳动和就业保护等 合作协议,战略伙伴关系续有加强。土耳其在新一轮纳卡冲突中力挺阿塞拜疆, 被视为阿塞拜疆的坚定盟友。土耳其持续加大对阿塞拜疆投资,迄今投资总 额已达 101亿美元,其中非石油领域为26亿美元,成为阿塞拜疆非能源领域 [3]最大直接投资来源国。 2016 年 4月,埃尔多安总统访问哈萨克斯坦,双方 签署了价值8亿美元的 19项合作协议,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赞称土耳其是哈萨 克斯坦最亲密、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之一。2016年上半年,土耳其跃升为

[1] “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欧盟成立四方能源工作组”,中国驻土库曼经商参处网站,2015 年 5 月 4 日, http://t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505/20150500959760. s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2] “5国就青金石走廊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中国驻阿富汗经商参处网站,2016年 11月 22 日, http://af.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11/20161101871807.shtml。( 上 网 时 间: 2016 年 12 月 20 日)

[3] “土耳其、英国和美国是阿塞拜疆非石油行业最大直接投资来源国”,中国驻阿塞拜疆经商参处网站,2016年 11 月 26 日, http://az.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611/20161101 961534.s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

土库曼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2016年 8月,土耳其与俄罗斯戏剧般地“重修 旧好”,两国关系重回正轨,为其发展与中亚外高国家关系扫除了最大障碍

[1]和阻力。 2016 年 11 月 17 日—18日,埃尔多安总统访问乌兹别克斯坦,这 是其时隔13年后再次造访,显示其要抓住乌兹别克斯坦政权交接契机,修复

[2]卡里莫夫时期趋冷的两国关系,以恢复对这一传统中亚大国的固有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