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东势力加大经略中亚外高的动因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亚外高形势衍变中的中东因素 -

中东势力在中亚外高地区再趋活跃并非偶然,与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嬗 变密切关联,是多种因素促动的结果。

(一)中东形势剧变是直接诱因

“伊斯兰国”崛起以来,有关势力在中东地区的处境发生剧烈变化,促 使各方都把目光向中亚外高聚焦。

从“伊斯兰国”方面看,自2015 年 9 月 30日俄罗斯空袭叙利亚境内的 “伊斯兰国”后,国际社会明显加大了对“伊斯兰国”的围剿,迫其在叙利亚、 [3]伊拉克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控制区域不断缩小,逐渐陷入“四面楚歌”。 为缓解中东主战场的空前压力,“伊斯兰国”开始加大外线渗透,不断开辟 新的根据地,以图延续其“圣战”事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紧邻中东也是 [4]穆斯林集聚的中亚外高成为“伊斯兰国”扩张的重点区域之一。

[1] Эксперт: сближение Москвы и Анкары отразится на политике в ЦА. // Sputnik. 10 Августа 2016, http://ru.sputnik-tj.com/analytics/20160810/1020462110.html.(上网时间:2016 年12 月 24 日)

[2] Зачем Эрдоган едет в Узбекистан. // Sputnik. 17 Ноября 2016, http://ru.sputniknews-uz. com/analytics/20161117/4147733/turcia-erdogan-uzbekistan-vizit.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12月 3日)

[3] Политолог: боевики “Ислам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а” теряют хватку. // Sputnik. 12 Мая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0512/405122796.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 4] Эксперт: Кавказ может стать новой Сирией. // Sputnik. 14 Декабря 2016, http:// sputnik-georgia.ru/interview/20161214/234177457/jekspert-kavkaz-mozhet-stat-novoj-siriej.html; Эксперт: на нефтепроводе Баку-тбилиси-джейхан существует угроза теракта. // Sputnik. 12 Декабря 2016, http://sputnik-georgia.ru/politics/20161212/234160005/jekspert-na-nefteprovodeBaku-tbilisi-dzhejhan-sushhestvuet-ugroza-terakta.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与此同时,中亚外高地区本身也存在着诸多有利于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 渗透的因素,成为促动“伊斯兰国”向该地区转移的重要诱因:一是该地区 紧邻中东,土耳其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等国公民往来互免签证,为极端分 子通过土耳其向外高乃至中亚地区回流打开了方便之门;二是该地区大部分 穆斯林属于逊尼派,其中有一小部分是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派,与“伊斯兰国” 组织相同或相近;三是社会不公、贫富悬殊、贪腐盛行、失业严重等问题在 该地区国家普遍存在,与伊斯兰极端势力盛行的某些中东国家相似;四是该 地区国家立国时短,普遍存在部族矛盾、地方矛盾,加之地区国家仍处在新 旧模式的转型之中,存在诸多漏洞,易于被极端势力利用;五是随着美国、 北约联军撤离,阿富汗有可能重新成为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策源地;六是经历 独立初期的短暂复兴后,该地区伊斯兰教一直处于官方严密监管之下,能量 并未得到充分释放,存在随时再起的巨大风险。

对伊朗来说,近年来中东乱局下其在中东的地位不降反升,出现崛起之 势。美国先后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两场战争客观上改善了伊朗的外部环 境,尤其是什叶派在伊拉克得势,使中东隐然出现了一个以伊朗为核心的包 括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在内的什叶派“新月地带”,加之“阿拉 伯之春”后多个阿拉伯国家出现动荡和政权更迭,使伊朗地位在中东的力量 格局中更为凸显。伊朗核协议签署则使伊朗的外部环境更为有利。目前,伊 朗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打击“伊斯兰国”等中东热点问题上均扮演者 着重要角色,在中东事务中的分量明显加重。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伊朗雄心 勃发,开始重新加入到争夺中亚外高的竞争行列,意图把该地区打造成巩固 其中东强国地位的有力依托,进一步增强其在中东的竞争砝码。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伊朗在中东虽处境有利,影响上升,但仍面临诸多 严峻而现实的挑战,远未摆脱危险而孤立的境地。美国在伊朗核协议签署后 仍对伊朗保持高度戒备和疑虑。近期美国国会决定延长《对伊朗制裁法》、 [1]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公开质疑伊朗核协议等使美伊关系再次蒙阴。 美国国内

[1] После инаугурации Трампа возможны сюрпризы со стороны США и Ирана. // Sputnik. 26 Ноября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1126/407859939/posle-inauqurasii-trampa-vozmojnisurprizi-so-storoni-ssha.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反伊朗情绪强烈,不会任由伊朗在中东坐大。2016年初因沙特处决本国知名 什叶派宗教人士尼姆尔,伊朗与沙特关系急剧恶化,引发两国在中东激烈对抗, 双方在教派、民族、地缘等方面的矛盾冲突趋于白热化。伊朗与以色列仍是“水 火不相容”的死对头,与土耳其的结构性矛盾依旧。中东地区面临的多重险 阻使伊朗危机感挥之不去,这也使其更加重视经略毗邻的中亚外高,借以打 造稳定可靠的战略后方,避免腹背受敌。

对土耳其来说,“伊斯兰国”肆虐以来,其地缘政治环境明显恶化。在 地区层面,土耳其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引发沙特、埃及的不满,武装叙利亚反 对派力量得罪了什叶派主政的伊朗、伊拉克及阿萨德政权,支持哈马斯触怒 了以色列。在国际层面,土耳其对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恐联盟打击“伊斯兰国” 态度消极,漫天要价,一度拒绝向美军和北约部队开放空军基地,引起美国 [1]不悦。 在难民问题上,大量难民经土耳其涌入欧洲,引发欧盟成员国对其 [2]管控不力的指责。 土耳其现政府利用未遂政变事件广泛整肃国内反对势力, 更是招致美欧激烈抨击。2015年底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曾导致两国关 系急剧恶化。土耳其在中东外交陷入困境、进退失据使其倍感孤独,加大进 军中亚外高显然意在摆脱在中东的不利被动局面,借以拓展其国际空间。

(二)外部势力争夺加剧是重要刺激

一方面,域外势力近年来不断加大挺进中亚外高,使与该地区具有历史、 文化、语言、种族、地缘等密切联系的伊朗、土耳其相形见绌,危机感和紧 迫感陡增。2014年,欧盟与格鲁吉亚签署联系国协议,开启与格鲁吉亚深度 一体化之路,标志着美欧西化中亚外高迈出实质性步伐。2015年,美国、日本、 印度三国领导人史无前例地相继巡访中亚,推动与该地区国家关系全面升级。 美国启动了“C5+1”外长对话机制,日本积极落实“自由与繁荣之弧”计划, 印度大力推动“连接中亚”政策。与此同时,中国于2013 年提出建设丝绸之 路经济带倡议,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2015年正式落地,欧盟修订

[1] Отношения у Эрдогана с американцами даже хуже, чем отношения РФ и США. // Sputnik. 5 Октября 2016, http://ru.sputnik.az/columnists/20161005/407260407/jerdogan-putinobama-primirenie-sirija.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2] Мигранты - это социальный взрыв у границ Европы и Турции. // Sputnik. 6 Июня 2016, http://ru.sputnik.az/expert/20160606/405524208.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其“中亚新战略”,加之2015年上海合作组织乌法峰会启动接受印度、巴基 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程序,域外大国在中亚外高可谓动作频频,有声有色,这 对伊朗、土耳其难免不产生强烈的触动和刺激。

另一方面,域外势力挺进中亚外高对伊朗、土耳其既是挑战,但同时也 蕴含着机遇。中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框架内提出建设中国—中亚—西亚经济 走廊与伊朗、土耳其地区战略不谋而合。印度在推进“连接中亚”政策过程 中推出的“北—南”国际交通走廊(INSTC)把伊朗作为必经之地和重要一环, 令伊朗备受鼓舞。美欧与阿塞拜疆因民主、人权问题分歧关系趋冷,亚美尼 亚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全面倒向俄罗斯,为伊朗乘机改善与阿塞拜疆关系、拓 展在亚美尼亚影响提供了有利契机。

(三)中亚外高经济整体下滑是天赐良机

近年来,在世界经济形势低迷、国际能源等大宗原材料产品价格大幅下 滑、俄罗斯经济总体下降的连带作用下,中亚外高地区经济遭遇近15 年来前 所未有的下行压力,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普遍放缓,对外贸易剧烈 下降,金融市场动荡不宁,尤其是一直引领地区经济发展的哈萨克斯坦、阿 塞拜疆、土库曼斯坦等能源生产国经济下滑最为严重。阿塞拜疆2014 年 GDP 同比增长 2.8%,2015 年降至 1.1%,2016 年首现负增长,1月—9月同比下降 3.9%。哈萨克斯坦 2014 年 GDP增长为 4.4%,2015 年降至 1.2%,2016 年上 半年仅为0.1%。土库曼斯坦 2014 年 GDP 增长为 8.1%,2015 年为 8.0%,2016 [1]年 1 月—8月为 6.2%,增幅从 2000年以来的两位数回落到个位数。 为此, 各国纷纷出台应急措施,努力将经济下行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以维护社会 和人心安定。在此背景下,地区各国都把加强对外合作作为摆脱经济困境的 希望所在,渴望引进外部资金和技术,这就为以伊朗、土耳其为代表的中东 国家扩展在该地区影响提供了天赐良机,也与伊朗、土耳其将务实合作作为 [2]经略中亚外高重点的战略一拍即合。 与此同时,对以“伊斯兰国”为代表

[1] 王海燕:“中亚国家经济现状与趋势”,孙力、吴宏伟编:《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 7月,第 63-95 页。 [2] 参见李艳枝、常守锋:“土耳其的外高加索政策实践及其制约因素——基于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府的外交实践”,《中东问题研究》2016年第1期,第 111-129 页;金良祥: “后协议时代伊朗与大中亚地区的关系探析”,《新疆社会科学》2016年第4期,第 79-84 页。

的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来说,中亚外高经济普遍遭遇困境则被其视为不可错 失的可乘之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