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东势力在中亚外高影响前瞻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亚外高形势衍变中的中东因素 -

中东历来是影响中亚外高形势走向的一个重要因素。历史上波斯、阿拉 伯、奥斯曼等帝国势力曾先后进入这一区域并产生过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打 下了深深的历史烙印。古老的祆教、摩尼教即是由波斯传入中亚,伊斯兰教 自七世纪由阿拉伯半岛传入后开始取代当地诸多宗教,并逐渐成为这一地区 占统治地位的宗教。虽然苏俄曾暂时中断了中亚外高与中东的联系和交流, 但随着苏联解体,两地迅即恢复联系,重续前缘,并迎来一个新的合作高潮。 独立之初,土耳其、伊朗、沙特等中东大国纷纷进入这一地区,发挥各自优势, 力图填补力量“真空”,引导地区格局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演变,为此不惜 大量投入,政治、经济、文化全面介入,深度参与地区事务。到21 世纪初, 经历与地区各国的磨合和同包括中国、俄罗斯、美国等大国的博弈,中东大 国对中亚外高的政策逐渐趋于理性,其在该地区的作用开始回归到与其实力 相匹配的水平,双方关系趋向务实平等合作。近一时期,伊朗、土耳其加大 进军中亚外高明显更具地缘政治色彩,凸显务实合作,意识形态因素趋于弱化。 未来一个时期,中东各种势力必将不遗余力地继续进一步加紧渗入中亚外高, 进而影响该地区局势演变和格局变迁,但总体来看,中东势力各自为阵,都 有自己的短板,难以在该地区发挥决定性作用。

(一)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难成气候

中东是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策源地和大本营,向中亚外高扩张是中东伊斯 兰极端势力的既定目标。中亚外高国家自独立以来,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从 未停止过对这一地区的渗透,从瓦哈比派的迅猛发展到“伊扎布特”势力的 猖獗,从 1999年在塔什干制造的直接针对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的系列 [1]爆炸活动,到2005年引发震惊世界的安集延事件, 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在

[1] 邓浩:“从吉尔吉斯斯坦剧变看中亚地区形势走向”,《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1年第1期,第 30-36 页。

中亚外高地区的活动可谓此起彼伏,连绵不绝。近年来,中东伊斯兰极端势 力活动在地区各国坚决打击下虽陷入低潮,转入地下,但并未偃旗息鼓,而 [1]是在积蓄力量,伺机反扑。 2016年,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连续发生 伊斯兰极端势力制造的恶性恐怖暴力事件,标志着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 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在中亚外高重趋活跃。当前,中亚外高地区内外环境都 面临严峻考验。从内部来看,受俄罗斯经济陷入停滞连累,加之世界经济持 续不振影响,各国经济普遍陷入低迷,导致失业增加,居民贫困化加剧,社 会不安定因素增多,对各国稳定构成巨大隐患;从地区来看,有关国家在领土、 边界、水资源、能源、交通等方面存在分歧,相互关系错综复杂,冲突时有发生, 尤其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卡归属争斗日趋白热化,给地区安全蒙上 浓重阴影。从外部来看,俄罗斯与西方陷入“新冷战”,阿富汗、叙利亚、 乌克兰等周边国家不靖等使中亚外高地区的外部环境不容乐观。凡此种种都 给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渗透以可乘之机。可以断言,未来中东伊斯兰极端势 力在中亚外高地区的活动只会加强和扩大,难以萎缩和削弱。

但同时也要看到,中亚外高并不是中东,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要在中亚 外高复制“伊斯兰国”模式绝非易事。一是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很难得到中 亚外高地区大部分穆斯林民众的支持。苏联时期多年无神论教育和各国独立 后坚定走世俗化道路以及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在世界各地种种劣迹,使当地 多数穆斯林对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企图建立的所谓“伊斯兰哈里发”并不向往, 反而心存恐惧和排斥。二是地区各国当局均明确反对一切伊斯兰极端势力, 并采取政治、法律、安全、经济等多重手段坚决打击,对中东伊斯兰极端势 力渗透形成有力阻遏。三是中东伊斯兰极端势力渗透也威胁中国和俄罗斯的 安全,两大国不会袖手旁观。上海合作组织和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 条约组织均是防范和打击伊斯兰极端势力有效机制。四是伊朗作为伊斯兰什 叶派大国对中东逊尼派伊斯兰极端势力向本地区渗透也是一个制约因素。

[1] История Халимова: как таджикский омоновец стал военачальником ИГ. // Sputnik. 6 Сентября 2016, http://ru.sputnik.kg/analytics/20160906/1029031003.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月 24 日)

( 二 ) 伊朗尚难成为地区主要玩家

伊朗是奉行原教旨主义的什叶派伊斯兰大国,伊朗核协议签署和国际制 裁取消给伊朗恢复和加强与中亚外高国家关系提供了强大动力,伊朗在该地 区的影响和地位有望得到显著提升。首先,伊朗核协议签署为伊朗正式加入 [1]上合组织铺平了道路, 使之有可能最终被纳入地区一体化轨道,从而大大 增加在该地区格局中的分量。与此同时,伊朗也在积极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 [2]经济联盟建立联系,有可能签署关于建立自贸区的合作协议, 这亦有助于 其深度参与区域合作进程。其次,在国际制裁取消的大背景下,由伊朗牵头 的各种进展缓慢甚至停滞的地区机制有可能被重新激活。如20世纪90年代, 伊朗与土耳其、巴基斯坦共同倡议成立的中西亚经济合作组织(ECO),成员 还包括中亚五国、阿塞拜疆及阿富汗;2007年,伊朗倡建成立的里海经济合 作会议,成员国包括伊朗、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 里海沿岸国。最后,伊朗将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在中亚外高对外联系 中发挥重要枢纽作用。随着制裁取消,伊朗有望吸收更多外资进入其基础设 施建设领域,从而为其与中亚外高地区的互联互通奠定坚实基础,吸引地区 国家更多选择经伊朗外运。目前,多条经伊朗的国际运输走廊或在积极酝酿, 或已破土动工,预示着后伊核时代伊朗在中亚外高地区的经济合作中将扮演 更为重要的角色。

伊朗未来有可能在中亚外高地区实现局部突破,但很难从根本上改变现 有地区格局,不可能成为本地区主要玩家。对伊朗取消国际制裁并不意味着 国际社会放任伊朗对外输出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伊朗仍是美国严加防范对 象,中亚外高有关各方也会保持高度警惕。中亚外高大部分穆斯林属于逊尼派, 伊朗奉行的什叶派原教旨主义很难为地区国家所接受,土耳其、沙特等逊尼

[1] “伊朗专家:上合或迎合伊朗审议其加入申请”,俄罗斯卫星网,2016 年 11 月25 日, 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611251021252871/;“俄总统代表:莫斯科坚决支持尽快吸收伊朗加入上合组织”,俄罗斯卫星网,2016 年 11 月 15 日, http://sputniknews.cn/ politics/201611151021169648/。(上网时间:2016年 12 月 24 日)

[2] “伊朗驻俄大使:伊方希望在2017年签署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协议”,俄罗斯卫星网,2016 年 12 月 16 日, 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612161021418286/。(上网时间: 2016 年 12 月 23 日)

派伊斯兰大国也会从中作梗。能源是伊朗主要优势所在,但对同样富有能源 的中亚外高国家来说却是平添竞争,地区能源富国并不愿与伊朗分羹。伊朗 多年遭受制裁,国内问题成堆,加之与中亚外高国家经济互补性弱,很难凭 借经济合作实现对地区国家影响质的飞跃。

(三)土耳其也有诸多局限

土耳其是突厥语伊斯兰大国,经历与俄罗斯关系的大起大落,土耳其正 在重整旗鼓推进其对中亚外高的战略。经过多年经营,土耳其在中亚外高地 区已占有一席之地,其在该地区的作用和影响与日俱增。2009年,土耳其与 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共同成立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标 志着彼此合作进入机制化轨道,为其参与中亚外高事务创建了有利平台。同时, 土耳其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建立了定期三方会晤机制,与阿塞拜疆、土库 曼斯坦也建有类似机制。土耳其目前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库曼斯坦第 一或第二大贸易伙伴。该地区两大新建外输油气管线,即巴库—第比利斯— 杰依汉(BTC)管线和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BTE)管线均经过土耳其, 彰显其在地区能源外运中的重要地位。

土耳其十分注重对中亚外高软实力建设,突出表现在高等教育上。土耳 其迄今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建有两所国立大学,每年向中亚各国学 生提供数量可观的“奖学金项目”,并在中亚开设中级学院、语言教学中心 等机构传播土耳其语言文化。今后土耳其将在现有基础上继续稳步推进与地 区各国关系,其在该地区作用有望得到进一步提升:第一,土耳其面对现实 调整其起初带有浓厚“泛突厥主义”色彩的地区政策,转而强调平等互利的 经济合作,这有助于打消该地区国家的疑虑和担忧,减少来自域外势力的阻 力,也符合该地区国家现阶段将发展经济作为国家治理首要任务的实际需求, 因而受到地区国家的普遍欢迎。在此背景下,土耳其与地区国家尤其是突厥 语国家的关系将会得到长足发展,双方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合作也会进一 步密切。第二,土耳其地理位置优越,不仅连接着古往今来穿越欧亚的陆上 商贸之路,而且占据着贯通欧亚的重要海上通道,这使土耳其对大部分处于 欧亚腹地而无出海口的中亚外高国家具有难以抵挡的吸引力。土耳其正积极 致力于促使中亚外高国家把土耳其方向作为其对外贸易、交通和能源通道,

并深化和扩大与地区国家的经济合作。凭借地缘优势和包括突厥语国家合作 委员会等有利平台,土耳其未来必将在地区经济领域中发挥更大作用。第三, 拓展软实力影响是土耳其经略中亚外高地区的一大特色和优势所在。2015年 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统一发行中小学历史教科书《突

[1]厥通史》,下一步将推出《突厥地理》和《突厥文学》, 还提出建立突厥 语电视台的倡议。土耳其推动的突厥世界一体化正在文化教育领域加快实施。 今后土耳其将通过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和自己的渠道继续向中亚外高地区 扩充软实力影响。

从现实和前景来看,土耳其无疑是中亚外高竞争舞台上的一个不可或缺 的重要角色,但种种局限使其始终难以成为主角。首先,俄罗斯仍是土耳其 在该地区扩展影响面临的最大障碍和阻力。土俄关系修复并不意味着双方停 止在中亚外高地区的竞争,只是出现了由明争向暗斗的转变,双方在该地区 存在结构性矛盾,竞争不可避免。俄罗斯在伏尔加河流域、乌拉尔、高加索、 西伯利亚等地区分布着多个以突厥语民族为主的行政单位,克里米亚和伏尔 加河流域的鞑靼人历史上曾是泛突厥主义始作俑者。土耳其向中亚外高尤其 是该地区突厥语国家扩张对俄罗斯国内稳定和其主导的以欧亚经济联盟为平 台的地区一体化均构成直接挑战,危及俄罗斯地缘政治利益,俄罗斯绝不会 袖手旁观。地区国家在发展对土关系时也不得不顾忌俄罗斯的感受和反应。 其次,地区大国伊朗一直与土耳其在该地区暗中角力,双方在地缘、民族、教派、 [2]政治体制、边界等诸多问题上存在结构性矛盾, 导致双方对中亚外高地区 的竞争乃至争斗难以避免。伊朗在中亚外高始终对土耳其构成重大牵绊。再次, 地区国家尤其是突厥语国家对土耳其欲当突厥语国家老大始终抱有戒心。土 耳其正义与发展党领导的政权已显现伊斯兰化倾向,也令地区国家畏而却步。 最后,土耳其自身实力有限,很难与俄罗斯、美国等全球性大国在中亚外高 争雄。目前土耳其深陷叙利亚危机,受到难民潮拖累,本身又不断遭到极端

[1] 杨波:“从突厥语国家统一历史教科书谈起”,《文汇报》2015年 10 月 21 日。

[2] 汪波:“土耳其与伊朗关系演变的内外因素分析”,《阿拉伯世界研究》2001年第3 期,3-5页; В Москве встретятся главы МИД Турции, России и Ирана. // Sputnik. 6 Сентября 2016, http://ru.sputnik.az/russia/20161215/408102233/vstrecha-mid-turcii-rossii-irana.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4 日)

势力恐怖袭击,对挺进中亚外高更显力不从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