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双边关系不断发展的动力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日越关系新发展:动力与前景 -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大国战 略博弈加剧,地区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争端升温,亚太地区力量格局与安全 态势发生重大变化。在此背景下,日越调整内外战略,相互借重的需求显著 上升,成为日越关系加快发展的重要动力。

对日本而言,安倍政府上台以来着力使日本成为“一流大国” [ 3],大幅 调整内外战略,对内实施“安倍经济学”、推动“修宪”等,以实现日本经

[1] “Vietnam, Japan to Boost Education and Training Cooperation,” People’s Army Newspaper, November 17, 2015, http://en.qdnd.vn/vietnam-and-the-world/vietnam-japan-to-boost-education-andtraining-cooperation/388413.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9日)

[2] “Vietnam Ranks Second in Number of Overseas Students in Japan,” People’s Army Newspaper, April 13, 2016, http://en.qdnd.vn/news/vietnam-ranks-second-in-number-of-overseas-students-injapan/406850.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5 月 2日)

[3] “Japan is Back,” Policy Speech by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at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 February 22, 2013, https://search.yahoo.com/search;_ylc =X3ODMTFIN25LATRVBF9TAZIWMJM1MZGWNZUEAXRJAZEEC2VJA3NYY2HFCWEEC2XRA3NYY 2h3zwi-?p=abe+csis+japan+back&fr=yfp-t&fp=1&toggle=1&cop=mss&ei=utf-8.( 上网时间: 2016 年 5 月 2日)

济复兴、扫除其成为大国的制度障碍,对外则三大战略并举,着眼于塑造有 利于日本成为一流大国的国际环境、制衡中国、优化与多元化海外贸易投资 布局。而恰在这些方面,越南对日本具有重要价值,出于利益与战略推进的 考虑,日本积极拉拢越南。

第一,塑造有利于日本成为政治军事大国的国际环境。

日本将深化美日 同盟、发展与东盟等伙伴国家关系、提升海外软实力、拓展海权等作为实现 其大国目标的战略重点。日本以南海问题为切入点,在能力建设上向越南提 供支持,有助于强化日本海上军事存在、塑造其在国际安全领域公共产品重 要供给者形象,实质性地推动军事“走出去”。近年来越南与美国亦不断走近, 日越加强合作,特别是在海上安全、可持续发展等与美越合作有交集的领域, 对于深化美日同盟并向东南亚地区拓展有积极作用。在发展与东盟关系方面, 日本将东盟国家视为其“大国化”进程中重要支持者,并试图通过与之发展 关系对冲其过度依赖美国的战略风险,扩大日本运筹大国地位的战略空间。 日本通过发展对越关系、获得其对日本大国梦的支持,并以越南为桥梁,深 化与东盟战略合作。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被称为战后日本开发援助政策的成功 样板。越南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挑战较多,这就为日本加强对越相关援助、进 一步打造样板、提升软实力创造了空间。在拓展海权方面,安倍政府着力维 护建立在所谓国际法基础上、事实上由美日长期主导的亚太海洋秩序,确保“这 条经过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红海、亚丁湾到达日本近海,其间穿越印度 洋、马六甲海峡、南海的日本海上交通线安全”。[ 1]“日本约95%的能源进口、 [2] 40%的海上贸易要经过南海”。 而越南国土为南海所环绕,最南端距马六 甲海峡不到1000公里。通过支持越南海上力量发展、与之加强相关安全合作, 日本可以达到以越南之力助其海上交通线安全,并以此增强其在南海军事存 在、提升在海洋方向制衡中国的军事能力,同时客观上亦有助于减少日本在

[1]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December 17, 2013, p.16.

[2] Nobuhiro Aizawa, “Japan’s Strategy toward Southeast Asia and the Japan-u.s. Alliance,” CSIS Report, April 2014, p.5, http://csis.org/files/publication/140422_aizawa_japansstrategysoutheastasia. pdf?crazycache=1.(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3日)

钓鱼岛方向的军事压力。外交上,日本可以通过与越南联手并支持其在国际 场合发声,彰显以所谓国际法处理南海问题的正当性、维护美日主导的海洋 秩序。

第二,制衡中国。

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发展令地区力量格局持续朝有利于 中国的方向演进,令长期以“亚洲老大”自居的日本焦虑感上升。安倍政府 上台后将对华焦虑感转化为一种时不我待、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的强烈行动 [1]意识。事实上,安倍及其阁僚多年前就提出过“自由与繁荣之弧” 、“亚 [2]洲民主安全菱形” 等倡议,主张联合海洋国家、民主国家制衡中国崛起。 为制衡中国,安倍政府支持美国重返亚太,发展与东盟、印度、澳大利亚等 伙伴国家关系,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鼓吹国际海洋法治等。 在此战略逻辑下,越南对日本具有重要价值。越南与中国陆海相连,所在的 湄公河次区域与中国有深厚历史文化与经济联系,是中国海外经济政治利益 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关乎中国和平发展的周边环境、海上通道与能源通道安全, 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等。日本试图通过与越南的相关合作,有效实施 对华制衡,比如联手推进湄公河次区域互联互通建设,对“一带一路”倡议 在该区域的实施形成牵制;加强与越南在TPP框架下合作,构建一套限制中 国发展的规则体系;深化在东盟共同体、湄公河次区域建设上的合作,推进 其经济融合与发展差距缩小,客观上使中国面对更强大、更有凝聚力的东盟 等。而最具制衡意义是,日本战略性地支持越南发展,在获取经济利益的同时, 打造一个经济上更依赖日本、不断走向强大的越南,以此牵制中国发展与区 域影响力上升,即“支持具有潜力成为一流大国或中等大国的国家的政治经 济可持续发展”,从而推动地区格局朝平衡的多极化、而非中国霸权方向发

[1] Taro Aso,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Arc of Freedom and Prosperity: Japan’s Expanding Diplomatic Horizons,” November 30, 2006, http://www.mofa.go.jp/announce/fm/aso/ speech0611.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2日)

[2] Shinzo Abe, “Asia’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 December 31, 2012, http://www. livemint.com/opinion/viqg2xc8fhrfjtuicctk0m/asias-democratic-security-diamond.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5 月 9日)

展。

第三,优化海外贸易投资布局。

减少对华经济依赖。 为构筑“一流大国”的经济实力基础, 安倍政府除了着力推动国内经济改革外,还将目光对准海外,着眼于多元 化海外贸易投资布局。日本从促进基础设施等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出口、打 造更具优势的海外制造业基地入手,2013年7 月出台《日本复兴战略》, 强调要战略性地开拓海外市场、扩大基础设施出口、推动企业海外投资与贸 [2]易。 2015 年 5月推出“有质量的基础设施伙伴”倡议,要在5年内向亚洲 [3]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1100亿美元,以促进日本相关产品出口。 日本还积 极参与 TPP谈判,支持日企实施“中国+1”投资战略,即在保持甚至减少对 华投资情况下,向更具禀赋优势的国家投资,以此加深与相关国家市场联系、

越南自身的禀赋优势、近年来较好的经济表现及其背后的东盟一体化 发展对日本的价值不言而喻。越南具有市场和劳动力优势,“越南总人口 约 9200 万,70%是有劳动能力与较强消费欲的年轻人,人口红利突出,单 [4]位劳动力成本仅为中国一半、泰国的40%”。 越南近年来经济年均增长约 7%,[ 5] 2010年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国内市场持续扩大,投资环境不断改善, 处在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发展阶段,基础设施方面需求旺盛。据世界银

[1] Corey J.wallace, “Japan’s Strategic Pivot South Diversifying the Dual Hedg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Asia-pacific, Vol. 13, July 2013, p.484.

[2]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 Japan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June 14, 2013, pp.128-135.

[3]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of Japan,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 ” May 21, 2015, http://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5/pdf/0521_01a.pdf?crazycache=1.( 上网时间:2016 年 1 月 2日)

[4] “Vietnam - One of ASEAN’S Most Promising Economies,” People’s Army Newspaper, December 29, 2015, http://en.qdnd.vn/vietnam-and-asean/vietnamone-of-aseans-most-promisingeconomies-thai-newspaper/395450.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6 月 3日)

[5] “Vietnam Hopes for Deepened Ties with Japan: PM,” People’s Army Newspaper, May 26, 2016, http:// en. qdnd. vn/ vietnam- and- the- world/ vietnam- hopes- for- deepened- ties- with- japanpm/411274.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11 日)

[1]行估计,2016 至 2020年,越南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超过1000 亿美元。 而 越南所处东盟地区,近年来经济一体化加快并于2015年底建成东盟共同体, 区域内市场扩大、经济要素有效整合,这与东盟毗邻中、印两大市场的地缘 优势相呼应,进一步增加了越南的经济比较优势。

对越南而言,近年来越共调整内外战略,更积极主动地推进国家革新事 业,形成了加快国内经济发展、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更积极实施大国制 衡战略的战略取向。以上方面,日本对越南的战略重要性显而易见,令越南 着力推动越日关系发展步入快车道。

第一,借力日本推动经济发展。

越共十一大推出《2011至 2020 年越南 社会发展战略》,提出了加快推进工业化、现代化,到2020 年建成“现代工 [2]业国”的十年发展目标。 为实现该目标,越南努力在市场经济体制构建、 人力资源水平提升、基础设施建设这三大领域实现“战略突破”,提升经济 竞争力与增长质量。与此同时,越南着力为国内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的外部经 济环境,继 2007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近年来掀起了又一波开放与融入世界经 济的高潮,以发挥自身比较优势、承接国际产能转移、深度融入世界生产分 工体系,打造出口导向型经济为重点,持续改善国内贸易投资环境、积极参 与自贸谈判、促进地区融合。2015年,越南分别与欧盟、韩国签署自贸协议, 推动 TPP谈判成功、实现所谓的“二次入世”,并且与东盟其他国家联手建 成东盟共同体。日本是越南发展经济、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重要依靠。日越两 国经济高度互补,日本在资本、技术与管理经验上的优势能弥补越南相应的 劣势,从而有效支持越南工业化与现代化。日本在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方面 有着先进技术与丰富经验,能够助力越南可持续发展。长期以来,日本将体 制构建、人力资源提升、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其对外援助的重点领域,其资本、

[1] “Japan Prioritizes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for Vietnam,” People’s Army Newspaper, March 26, 2016, http:// en. qdnd. vn/ vietnam- and- the- world/ japan- prioritises- infrastructuredevelopment-for-vietnam/405045.html.( 上网时间:2016年8 月 5 日 )

[2] “Vietnam’s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Strategy for the Period of 2011-2020,” http:// www.economica.vn/portals/0/maubieu/1d3f7ee0400e42152bdcaa439bf62686.pdf.(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10 日)

技术与经验方面累积的优势能够帮助越南攻坚克难,突破发展障碍。日本企 业通过大规模对越投资令越南承接相关产能,并形成产业集聚效应,联通上 下游,使越南本土企业嵌入世界生产体系。此外,基于日越产业结构互补性, 日本在吸纳越南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农产品方面的市场潜力,有助于越南发 展出口导向型经济。

第二,视日本为实施大国制衡的重要战略伙伴。

冷战结束后,越南积极 [1]实施“多元化、多边化” 的全方位外交,并在此框架下推进大国制衡战略。 近年来,出于应对中国崛起需要,加之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分歧加剧,越南 把中国作为制衡重点,在发展对华关系、重点推进经贸领域务实合作、从中 国发展中获益的同时,更加全方位地发展与其他大国关系,特别是与美、日 等西方国家关系,从而平衡中越关系发展,形成外部制衡力量以对冲中国崛 起的风险。对越南来说,日本制衡中国的价值显而易见,除了可以借助日本 提升海上能力并获得外交支持外,日越经济关系的发展可以令越南的对外经 济联系更为多元化,从而减少对中国的高度经济依赖、降低由此可能导致的 地缘政治风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